首頁 > 尋兇策 > 第28章 十二橋(8)

第28章 十二橋(8)

    那聲音飄忽,其中似喊著極大痛苦,間或有細碎人語,隱隱傳來。

    遲夜白和司馬鳳對視一眼,同時發足狂奔。

    身后樹杈搖動:一直緊隨的兩個人也趕了上來。但他們腳力不濟,很快就追丟了。司馬鳳和遲夜白隱藏在樹上,看著那兩人轉身回去,立刻跳下樹!奥曇魪哪沁厒鱽淼!边t夜白飛快道,“要不是你我內力深厚,也不一定能聽得到!

    “走吧,在邵金金趕來之前!彼抉R鳳當先跑了出去。

    遲夜白在他身后低聲道:“可這也太湊巧了。邵金金放心讓你我二人這樣上山,卻不加以防備,簡直就像故意讓我們發現那聲音一樣!

    兩人短促交談,幾個起落間已經到了一處破敗院落外。院子以粗糙磚墻圍起,痛苦的呻.吟聲就是從里面傳出來的。兩人才走到那院子外頭已聞到一股腐爛的臭味,似有食物或動物尸體丟棄了許久,惡臭撲鼻。

    兩人將劍提在手上,司馬鳳走上去推開了門。

    院子不大,院中有一間小房子,小門小窗。門內延伸出一根鐵索,牢牢捆住院中一個人的腳踝。遲夜白將火折子稍稍遞出,照亮兩人前方坐著的那個人。那人腳踝處一片血肉模糊,長發蓬面,渾身臟污不堪,正抱著那處潰爛的傷口嗚嗚痛呼,連來人了也沒有反應。

    司馬鳳和遲夜白都吃了一驚。他們沒想過這里竟囚禁著一個如乞丐般的人。

    遲夜白左右看了幾眼,果真見到有被啃食了一半的雞鴨老鼠等東西扔在墻邊,在微弱火光中可以看到已堆成一團,雜物之下淌出臭水。那人就坐在臭水里,看不清面貌,手腳都瘦巴巴的,只一抽一抽地哭泣。

    “你是什么人?”司馬鳳走前兩步,小心問道,“怎么會在這里?”

    那人抬起頭,司馬鳳發現是個容貌蒼老的男子,頭發已經花白,亂糟糟的一大團。

    但他啊啊地叫著,聲音含混,聽不清楚。司馬鳳緊緊盯著他,從遲夜白手里拿過了火折子,以便看清楚男子模樣。

    “這人似是瘋了!彼吐暤,“神智很不清醒!边t夜白聞聲也湊過去細看。

    男子突地嗬嗬怪笑,臉上全是流出來的眼淚,嘴巴卻咧得很大。司馬鳳被驚得退了一步,鞋子踏進了臭水里頭,啪嘰一聲怪響。

    此時院外隱約騰起火光,隨后有嘈雜的腳步聲遠遠傳來!吧劢鸾饋砹!彼抉R鳳低聲道,“他是故意讓我們看到這個人的。這人左手小指和無名指沒了,左臂上有三道陳舊刀傷,雙眼下方各有一顆痣,模樣倒是讓人印象深刻,可我想不起來他是誰!

    遲夜白點點頭:“他將這人折磨成這幅樣子,是為了發泄心中怨憤!

    司馬鳳奇道:“你認識這人?”

    “不認識,但我知道!边t夜白說,“這人左手的小指和無名指,連帶左臂三道陳舊刀傷都是被他妹妹砍的。雙眼下方各有一顆痣,是賀家的獨門標記。這是賀三笑的二哥,賀二英!

    司馬鳳一驚,立刻想起了容堅所說的赤神傳說的真相。

    “不對!彼抉R鳳立刻說,“賀三笑恨自己兄弟,但這跟邵金金并無太大關聯。真正折磨賀二英的不是邵金金,應該是賀三笑的徒弟賀靈!

    來人已抵達院外,將火把各各高舉。邵金金站在當中,面無表情地看著從院中走出來的司馬鳳和遲夜白。

    “邵閣主,這是什么意思?”司馬鳳看著烏煙閣弟子手里的兵刃,笑笑問道。

    “兩位遠道而來,說想上赤神峰看看,邵某也沒有阻攔,是也不是?”邵金金平靜道,“烏煙閣雖身在赤神峰,但從不敢以主人自居,司馬家主和遲當家上赤神峰是為了什么,你我都很清楚,邵某心中坦蕩光明,從不懷疑兩位用心。兩位更主動問候我妻,邵某心中更是感激!

    “既不懷疑,這又是什么架勢?”司馬鳳環視一圈,發現烏煙閣人眾將此處圍得緊密,兩人著實不好脫身。

    他想了想,開口直接問道:“邵閣主既然坦蕩光明地讓我們上來了,自然也知道我們會見到這院中之人。邵閣主不為我們解說一二?”

    “如遲當家所說,這位正是賀二英!鄙劢鸾鸬。

    他也是江湖名家,內力渾厚,早就聽到了二人在院中的交談內容。司馬鳳立刻意識到,他應該也聽到自己提起賀靈了。

    “賀二英早年時與其兄賀一雄聯手,多次針對我夫人的師父捏造謠言或引眾發難,累得照梅峰弟子日夜緊張,惶惶不安。賀二英之后因為遭到敵人追殺,武功盡失,神智狂喪,我妻心善,多番尋找后還是將他接回了山中。但他狂癥十分嚴重,我們都無法近身,只好安置在這里!鄙劢鸾饦O其平靜,“讓二位看到這不堪的一幕,是邵某不對。賀二英狂癥未愈,在下是怕兩位貴客受傷!

    司馬鳳和遲夜白對視一眼,都沒有說話。

    “夜深露重,請兩位隨我回閣歇息吧!鄙劢鸾疬@時臉上才有了點兒笑意,“這地方太臟,也不好久待。賀二英雖做了許多錯事,但我妻始終狠不下心去懲戒他,一直十分矛盾。若是知道這人驚嚇了兩位貴客,只怕她又要自責了!

    遲夜白心中有一堆問題想問,司馬鳳卻捏了捏他的手!昂冒,請邵閣主帶路。我們要啟程回去了,赤神峰上沒什么線索,是我們打擾了邵閣主,請閣主見諒!

    邵金金笑了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司馬鳳和遲夜白在山路上走了很長一段,回頭時還是看到邵金金和烏煙閣的人站在山腰目送兩人。

    火燭的亮光映亮漆黑山路和密林,邵金金袖手站在前頭,只顯出一個黑魆魆的影子,全然看不到神情。

    “司馬,我們不應該走!边t夜白低聲道,“賀靈還未見到,赤神峰還有上頭一截沒看過,指不定……”

    “不走不行。就算藝高人膽大,烏煙閣的人那么多,萬一出了事,邵金金反口給我倆安一個擅闖的罪名,我倆,還有司馬家跟鷹貝舍,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彼抉R鳳騎在馬上,搖頭晃腦,“邵金金很明顯是想把賀二英展示給我們看?墒菫槭裁茨?為什么要讓我們知道賀二英的存在?”

    “這是一個試探。他說的每一句話都離不開賀靈!边t夜白說,“我們是為了查城里的幼童誘拐案才上的赤神峰,邵金金很清楚。他把賀二英展示給你我看,是為了探一探我們知道多少事情。如果你我知道賀二英,他可以將照梅峰賀三笑的那樁往事說出。如果你我知道賀二英,見他現在這般模樣,也只覺得罪有應得!

    “嗯……”司馬鳳捏著韁繩,慢慢道,“我記得,他主動說賀靈心善!

    “若我們不知道賀二英,他說出賀氏兄妹的往事,賀靈便是受盡了苦難卻還要為師父復仇的堅毅女子。若我們知道賀二英,賀靈也一樣這般堅毅,在這堅毅之外還多添了一份心善。你瞧她還將賀二英接回赤神峰了,多善良!边t夜白也壓低了聲音,“總之說來說去,最終都落在賀靈身上!

    “好善良啊……”司馬鳳點點頭,“善良得很有意思!

    “我總覺得賀氏兄妹的事情還有些隱約沒理清楚的線!边t夜白說,“先回去吧。我問問分舍的人。有些情報他們也不一定會呈送到我這兒,我若沒看到,自然也記不住!

    “鷹貝舍可以進烏煙閣查探查探!彼抉R鳳說,“世上還沒有鷹貝舍進不去的地方吧?你們去查一查,自然就能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比我們這樣一步步地走要快許多!

    遲夜白驚愕地抬頭看著他:“那不行的!

    司馬鳳:“……為何不行?”

    “鷹貝舍查探情報主要是出于兩個目的,一是為了完成雇主的委托,二是因為這個情報的價值太大,我們才會主動去接觸。如果有人委托,且情報價值很大,但風險遠遠高出它的價值,我們也會衡量,有時候更是直接拒絕!彼目谖巧睬也蝗葜靡,“烏煙閣和蓬陽這件事,兩個條件都不符合,而且風險太大!

    司馬鳳萬沒想到他會拒絕,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兩人的說話聲驚動林中眠鳥,鳥雀紛紛騰飛而起,咕咕亂叫。司馬鳳勒了馬頭,小步趕上遲夜白,低聲道:“這和蓬陽孩子的性命相關,你不要太擰了。之前你連絕密的情報都可以跟我分享,何況現在是為了做好事?”

    遲夜白卻再次搖頭:“鷹貝舍能成為如今的鷹貝舍,我們有自己的鐵律。烏煙閣是江湖上有名的幫派,我們去查探,風險是很大的。我手下的人馬并不是個個都有你我的身手,即便是慕容海,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司馬鳳沉默著抿嘴,無聲地瞧遲夜白。

    遲夜白:“……你是說,讓我去?”

    司馬鳳:“不是!

    遲夜白:“除了我還能有誰?”

    他頓了一頓,又低聲問道:“你是覺得我冷血?”

    司馬鳳連忙否認,但遲夜白臉色已經不太好了。他沒再回應司馬鳳,一路沉默著,直到回了鷹貝舍的蓬陽分舍。

    兩人沒再繼續方才的小小爭執,遲夜白將分舍的幾個人叫過來詢問,結果真的問出了些有意思的事情。

    “邵夫人出生在照梅峰,但從小就被送到烏煙閣,跟邵閣主一起長大!蹦欠稚岬念^頭快速地說,“我們今日在蓬陽城中尋到了一位產婆,她當年上過照梅峰去接生,產婦正是照梅峰的天母!

    遲夜白一下站了起來:“賀靈是賀三笑的女兒?!”

    “是的!蹦穷^頭立刻回答,“賀三笑生下孩子后曾想掐死,但被產婆搶了過來。當時邵金金的母親正好在照梅峰,便將那女嬰帶回了烏煙閣照顧!

    “難怪賀靈要折磨賀二英……”司馬鳳喃喃道,“她是在為自己娘親復仇!

    “那產婆還說了一件事!蹦穷^頭又道,“賀三笑絕不是初次生產!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