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31章 十二橋(11)

第31章 十二橋(11)

    待洞中人聲漸小,遲夜白才起身謹慎靠近。

    尸骨曝露在風雨日頭中,全身皮肉盡去,只剩光禿禿一具骨骸。骨骸遠看無甚分別,遲夜白撕了一片衣角,捏在手里去碰那骨頭。一副骨骸比另一副要略微瘦小些,是頸骨被折斷而死的。另一具骨骸右臂骨頭十分粗壯,手腕上甚至還可摸到一些突起的骨刺,且胸前肋骨還斷了兩根。刺殺他的人下手很重,連帶著背上的骨頭也一樣斷了兩根。

    遲夜白心中驚疑不定,把手縮了回來。

    賀三笑的大哥賀一雄也是江湖上一個響當當的俠客。他擅長肉搏,右拳極為有力,因為常年練武,右臂比左臂還要粗壯一圈。因他以右手的猛虎殺拳最為有名,多年前仇家便專門伏擊,雖然沒辦法殺了賀一雄,卻將他右腕折斷了。賀一雄以驚人毅力,重新把右手的猛虎殺拳練了回來,第一件事便是殺了那仇家滿門。

    遲夜白無聲退回灌木叢之中。這兩具骨骸中,右腕有骨刺的應該是賀一雄。他胸前背上骨頭都斷了,是被人以重劍刺殺而成,這應該是他的致命傷。但另一具是誰,遲夜白想不出來。那具尸體雖然比另一具略微高大,但骨頭卻十分瘦弱,像是尚未成年的少年人。

    殺了便殺了,還要釘在這里受日曝雨淋之刑,遲夜白只知道賀靈應該從賀三笑那里學到了對賀氏兄弟的恨意,卻想不出另一具骸骨可能是誰。

    他想了一會兒,理不清楚,便不再去想了。這事情之后可交由司馬鳳來做,他當下決定首要事情就是要救出被賀靈關著的那個孩子。

    等候了許久,遲夜白倒不覺得悶。他在心里回想自己看過的赤神峰的故事,想完了赤神峰便回憶郁瀾江。他事事都記得很清楚,因而每每梳理起來都能找到些以前沒發現的聯系和趣味。

    正思忖間,忽聽山下傳來隱約喧鬧之聲,有燈火亮光隱隱騰起。

    “邵閣主,晚輩又來打擾了!彼抉R鳳對邵金金拱手作揖。

    邵金金臉色很糟糕。司馬鳳去而復返,不過一天。他前日做足了戲,司馬鳳和遲夜白看似上了當,卻這么快又回來了,令他心頭隱約不安。抬眼一掃,邵金金驚訝地發現來的只有司馬鳳一人,沒有遲夜白。

    “有事嗎?”他也懶得再客氣,硬邦邦地問了一句,“遲當家呢?”

    “他日夜奔忙,現在還在城里休息。我心里有個問題,想問問邵閣主,一時半刻都耽擱不了,因而連夜趕過來了!彼抉R鳳笑著說,“這問題呢,跟賀二英有關!

    邵金金緊緊地盯著他,渾身都是戒備之色。連帶著他身后的幾十個人也繃緊了神經,手全都按在刀柄上。

    “什么問題?”

    司馬鳳見他異常緊張,心知自己猜度的事情極有可能是正確的。他來路上一直思考著一件事,為什么邵金金要把賀二英亮給他和遲夜白看。

    榮慶城的案子引來了司馬世家和鷹貝舍,絕無可能善了。邵金金浸淫江湖多年,自然知道這兩個幫派的厲害之處,連帶著這案子損傷幼童,人人驚慌,又和十年前的事情相似,只怕始終是壓不下來的。

    若是兇手本人,在意識到壓不下來的時候,為求脫身,若不逃匿隱藏,便是找一個替死鬼。

    烏煙閣在江湖上聲名赫赫,邵金金又俠名遠揚,只怕無法消失,更沒法逃去。因而也只剩最快、最方便的一條路:用賀二英來做替死鬼。

    第四個孩子消失的時候他和賀靈正好在那條大道上,再加上他們每次去找大夫都要經過城門,兵士全都認識他,自然會留下印象。只要深入一查,邵金金這個最大的嫌疑人便會立刻浮出水面。

    他沒辦法再等了,于是恰好碰到自己和遲夜白說要探查赤神峰,于是將計就計,讓賀二英出場。

    昨夜邵金金說的話不多,先說了賀二英有狂癥,隨后反反復復強調一點:賀靈是個心善的人。

    只是這個替死鬼,不知是替邵金金,還是替的賀靈。

    司馬鳳展開扇子,慢悠悠搖著,開口道:“邵閣主昨夜對我們說,賀二英武功盡失,神智狂喪。我們拜訪過為邵夫人看病的大夫,他也說邵夫人是武功盡失,神智狂喪。既然都生了病,那大夫又能對癥下藥,為何只有邵夫人去看病,卻不見賀二英也去呢?”

    “賀二英武功雖然沒了,但力氣很大,且常?窈縼y叫,說些亂七八糟的話,沒辦法帶到榮慶城去!鄙劢鸾鸫鸬,“我妻也曾想過帶他去,但還未到山腳我們便差點制不住他,賀二英滾落馬車,受了重傷。于是之后就再沒帶他出過門了!

    “啊,夫人心真好!彼抉R鳳說。

    邵金金臉上也不見有別的神情,只點點頭:“她確實心好!

    “夫人心這么好,是否也曾因可憐賀二英,而悄悄瞞著你打開過那腳銬和鐵鏈呢?”司馬鳳又問。

    邵金金一愣。

    “舅舅雖身有頑疾,但日夜困在那小院子里也不成。夫人心善,看不得親人受苦,又受了那人言語蠱惑,應該是有過這種事情的吧?”司馬鳳仍搖著扇子,笑瞇瞇地問。

    “夫人心善,卻不知那賀二英早已恢復了武功,還騙了她。只要那腳銬鐵索一打開,賀二英便立刻竄出去,眨眼就沒了影子!彼抉R鳳搖頭晃腦,扇子也搖來晃去,“這故事,邵閣主是想這樣說的吧?”

    邵金金臉色鐵青,手掌緊緊攥成了拳頭。

    “也許細節有許多不同,但歸根結底都是一個意思。如你反復說的,夫人心善。心善者被欺騙,她有什么錯呢?她沒有錯。賀二英跑去榮慶城綁了孩子回來,總是要被你們發現的。孩子為何被養得白白胖胖?還是因為夫人心善,你們從賀二英手里搶回了孩子,夫人便照顧著。你疼愛夫人,覺得她可憐,于是也不忍心將孩子送回去,任由夫人把那搶來的幼童當做自己孩子這樣來照顧。雖然不對,但也沒有什么實在過分的錯處,畢竟若不是夫人和你出手救了孩子,只怕孩子很快就死在賀二英手里!彼抉R鳳收起扇子,在掌中清脆一擊,“邵閣主,我這故事和你的故事相比,哪個更有趣些?”

    “……我不知你在說什么!鄙劢鸾鸪谅暤。

    “晚輩這來回途中一直在想,為什么你要讓我們看到賀二英。后面我才曉得是我猜錯了?吹劫R二英是目的之一,確認賀二英是個瘋子,是目的之二!彼抉R鳳斂了笑容,語氣一凜,“夫人心善,或許會軟了心腸放賀二英走,誰料賀二英卻三番五次借故作惡。夫人心善,或許會受賀二英蠱惑,為他誘拐孩童;蛘叻蛉艘驗樘纳,為他誘拐兒童,又因為被那瘋子的胡話魘了,竟懵懵懂懂地聽從那瘋子的教唆去殺人。雖然每個故事的內容不一樣,但說的總歸是一件事……”

    他話音剛落,邵金金突然低喝一聲,只見他身后眾人手中的燈籠,連帶著烏煙閣的燈火,竟全在一息間熄滅了。司馬鳳立刻噤聲并鼓起內力防御,只見黑暗中突然彈出數枚細細銀針,沖自己激射而來。

    他一躍而起躲過那暗器,忽聽耳邊風聲呼呼,竟是數枚涂成黑色的鐵釘沖著自己腦門飛來。他娘的……這么毒?!他雙足在樹干上一蹬,順手從懷里掏出在阿四那里拿來的兩枚鐵蒺藜朝著鐵釘來路扔了過去。那頭啪啪兩聲脆響,是有人用兵刃擋下了自己的暗器,這頭的枝葉簌簌亂搖,他已在這間隙中輕巧躲過。

    “無妨。這點兒手段,晚輩還能對付得起,讓邵閣主見笑了!彼抉R鳳朗聲開口,安撫正試圖出手的阿四,“邵閣主這么沉不住氣,晚輩有些驚訝。晚輩的話還沒有說完呢!

    “你說的盡是你的猜想,沒有證據!鄙劢鸾饛牡厣蠐炱痂F蒺藜,“司馬家也玩兒暗器?這可不夠光明磊落!

    他說到“磊落”二字,突然沖著司馬鳳跨出一步。司馬鳳有心提防,立刻閃身躲避。邵金金的步法十分怪異,明明相距兩三丈,不見他雙腳離地,卻在兩步之內欺近了司馬鳳身邊。司馬鳳日夜與兇惡之徒打交道,見他來勢洶洶,心中也不慌亂,手肘一抖便從袖中彈出兩柄短劍。

    但邵金金卻沒有與他對打的想法。他猛地亮出雙拳,一拳沖著司馬鳳腰腹,一拳沖著他頸脖,重重擊出。司馬鳳立刻后躍,以短劍格擋?缮劢鸾鸩椒ü之,手法也怪異,只覺他雙手似是突然一長,竟在不可能之處抓住了司馬鳳的腰帶和衣襟,大吼著將他舉起,狠狠扔向烏煙閣那頭。

    司馬鳳大吃一驚:他沒見過江湖大家有這樣打架的,這明明是市井流氓的斗毆方法啊……邵金金力氣很足,司馬鳳被他扔得頭暈,就要撞上烏煙閣墻壁的堪堪一旋身,雙腿在身后墻壁上一蹬,又彈了回去。

    但那處卻不是墻壁,是烏煙閣用以警示的大鐘。

    那鐘被他這樣一踢,頓時晃蕩著,慢吞吞響起來。第一聲鐘響還略顯沉滯,但隨即第二第三聲越來越密,宏聲如同巨浪般涌出去,把夜間沉眠的鳥獸和青山全都驚醒了。

    鐘聲一起,遲夜白立刻低頭藏進了黑暗中。

    那洞中一陣亂響,孩童被鐘聲驚醒哭泣,嗚哇大喊。賀靈顧不得孩子,提了燈就沖出來,拔腿往山下跑。

    “阿邵……阿邵!”她凄慘地喊著,哭腔中還帶著慌亂,手里的那盞燈也在奔跑中晃動不停。

    遲夜白見她跑出一段路,立刻飛竄入山洞把孩子抱起。孩子身上沒有傷,穿著整齊干凈的衣服,只是一張小臉哭得通紅,看到遲夜白沖進來更是嚇得發不出聲了。遲夜白不知如何料理小孩,干脆下手點了他睡穴,隨即抱在懷里跑出去。

    帶著個孩子肯定不能再從原路返還了。山下烏煙閣一片混亂,黑暗中鐘聲仍在回蕩,震得他腦袋疼。既然一片混亂,那便趁亂從那邊跑了吧,順便還可偷匹馬……遲夜白將孩子穩穩抱牢,也往山下跑去。

    他腳程快,很快趕上了跌跌撞撞的賀靈。

    遲夜白方才沒有注意,此時才發現賀靈手中的燈看上去竟然有些熟悉。

    燈上鏤了幾處空洞,燈光從空洞之中漏出來,儼然是一個人的眼耳口。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