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56章 蛇人(7)(捉蟲)

第56章 蛇人(7)(捉蟲)

    地庫的門關上之后,嵌在四壁的夜明珠幽幽亮起,照亮內部陳設。地庫的布局與遲夜白記憶中的“房間”極為相似,不同的是每個書架都有三人高,每隔幾步便有一盞被琉璃燈盞罩著的燈,嵌在書架之上。

    遲夜白無心細看其他,徑直奔向地庫的深處。

    在地庫深處的墻上,是五個緊閉的密室。事實上除卻天花板與地面,地庫的三面墻上都是這樣的密室。而其中遲夜白要進入的這個,正位于東南方向的角落。

    暗鎖果真便是他上次偷聽到的那幾道。密室的暗鎖比地庫的更復雜,等遲夜白完全打開,背上已沁出薄汗一片。

    機關發出嘶啞的嘎吱聲,紛紛縮入石壁之中。沉重的石門裂出一道窄縫,遲夜白伸手推開。

    手掌觸到石門的瞬間,他突然停了。

    腦中有一些模糊的記憶紛紛竄出來,令他泛起了嘔吐感。

    自己似乎曾觸碰過這道石門。遲夜白慢慢把手往下移動。當時似乎比現在矮一些,小一些,門也還未加固到這么沉重,只要一推就能打開……他停了手,深呼吸以平靜下來。

    密室里有什么,他突然恐懼起來。

    但下一刻,他仍舊將門推開了。

    這個密室遠比存放少林、武當等大幫派之事的密室要小。室中放著一個架子,架上有七八個木盒,全都被鐵制鎖頭牢牢鎖著。

    遲夜白拿起最上面的木盒,伸指弄斷了鎖頭。木盒之中放著不少書冊,擺放整齊,他拿起最上面的那一本。

    封面寫著“神鷹營”及一個壹字,除此之外全是空白。遲夜白翻開它,發現是一本詳細的名冊。

    第一個人叫裴樂天,死的時候十一歲。經過考核,體能項目幾乎全不及格。進行了拷打實驗后,三天后死亡。

    第二個人叫朱平,死的時候九歲,因為在考核中被同伴刺傷,左腿無法行走。他在水中浸泡了五天,始終未進食,是餓死的。

    第三個人叫童正德,死的時候十一歲,因為試圖逃離神鷹營而被抓住。讓神鷹營的學徒在他身上試驗了十六種拷問技巧后,因流血過多而死。

    遲夜白飛快往下翻。

    彭程、萬家英、程明朗、嚴文德、向大安……在寫著每個孩子姓名、身高、體重與死亡日期、年紀的紙張后面,是極其詳細的拷打實驗記錄。

    裴樂天接受的拷打由三個神鷹營學徒來完成,先后使用了三十一種刑具。他們既要讓裴樂天活著,又要從他口里挖出盡量多的內容。記錄中所問到的事情極為詳細,包括裴樂天家在何處、父母年紀、家中土地種了什么、叔伯的家如何布置,等等等等。盡是無用的東西,但遲夜白明白這些問題的用意:他們將裴樂天當做一個俘虜,一個被抓獲的敵人,讓學徒練習如何盡力從他腦袋里挖出最底層的內容。

    拷打裴樂天的三個學徒中,有一個就是童正德。遲夜白翻開著他被抓住的日期,是裴樂天死后的第二日。

    他的頭很疼,深藏的記憶如同針一樣要跑出來,帶來尖銳的痛楚。

    遲夜白放下書冊,大口喘氣。他閉上眼睛,迅速落入無人的房間之中。房間里頭依舊昏暗,他快速地奔跑,朝著越來越深的地方。

    司馬鳳拉著他,試圖阻止他的腳步。在燈火照不到的深處,文玄舟靜靜地站著,那雙手沖他做了個請的姿勢:“它們在這里!

    遲夜白猶豫片刻,抬腿走向文玄舟指點的方向——但他動身的瞬間,身后司馬鳳卻緊緊地抱住了他。

    他猛地睜眼,清醒過來,渾身汗如雨下。

    這本冊子他其實是看過的。遲夜白終于想起來。他不止看過,至今還牢牢記得住里面的內容。

    第一本冊子里有二十一個孩子,他們幾乎都是拷打致死的。第二本冊子里是十二個,神鷹營的學徒在他們身上收集了從放血到死亡的時間數據。第三本冊子里有七個人,全是因為發狂而自盡的。

    當時自己只看了這三本,而這三本不過是這個木盒里的三分之一。

    嘔吐的感覺始終無法消去,遲夜白貼著墻壁緩緩坐倒。

    他想起來了。文玄舟教他制作那個“房間”的第一件事,就是教他把和神鷹營有關的記憶封起來,放在房間的最深處,放在不會被自己找到的地方。

    “神鷹營的事情,我倒也有所耳聞!崩钜噼Φ。

    他拎了桂花釀,和司馬鳳一同喝酒。席上司馬鳳跟他說了神鷹營和神鷹策的事情。

    李亦瑾還是少林和尚的時候,因為受少林方丈器重,因而接觸到不少江湖機密。神鷹營雖然是朝廷建立的,但也受到許多江湖人的關注。

    “不過朝廷在神鷹營里如何操作,你說的魯王又做了什么事,我確實不知道!彼吐暤,“少林關注神鷹營,只因為它培養了不少高明的刺客和武人,和背后的勢力無關!

    司馬鳳想想也是,便不再問了。他現在只想等林少意回來,看他是否帶回了和遲夜白有關的好消息。

    想到林少意請自己過來的目的,他連忙向李亦瑾問起十方城發生的事情。

    十方城前段時間死的三個人都是富貴人家的公子,但因為天氣炎熱,包括最近身死的謝公子在內,三個死者都已經入土了。前兩位我不清楚,但謝公子出事的時候,十方城中很是轟動了一番。謝公子是城中巨賈謝安康的獨子,謝安康悲痛萬分,在看到兒子尸首的時候就要求官府一定要抓出兇手。

    “但一個時辰之后,怪事發生了!崩钜噼裆衩孛氐卣f,“仵作驗尸之時,謝安康也在場。據我們打探到的消息,當時和謝安康一道的還有仵作和兩個捕快。驗尸才進行到一半,謝安康便收回了前言,不許外人再碰尸體。那仵作和兩個捕快守口如瓶,我們問不出什么消息,只知道謝安康給官府塞了錢,最后甚至連抓兇手之類的話也不提了。謝安康將兒子尸首帶了回家,沒幾日便埋了!

    司馬鳳瞇起眼睛。

    “看來是尸體身上有什么古怪!

    “尸體被發現的時候,渾身不著寸縷,蜷縮在水溝之中!崩钜噼獙⒕票畔,口吻很像是在說故事,“謝公子手腳的骨頭全都碎了,死狀并不好看。那水溝極窄,他是被塞進去的!

    司馬鳳:“……”

    李亦瑾:“據看到的人說,只怕謝公子腰背和脖子的骨頭也都斷了,不然是進不去的!

    司馬鳳覺得一陣反胃,忙將手里的點心放下:“還有別的么?”

    李亦瑾想了想:“有的!

    謝公子尸首被發現之前,已經失蹤了半個月之久。

    謝安康原先并不確定兒子是失蹤了,只以為他是去煙雨樓喝花酒,不想回來了。但一日過去,兩日又過去,謝安康坐不住了,謝公子家里的三妻四妾也坐不住了,紛紛鬧騰著要去煙雨樓找人。謝安康派了管家過去,誰知管家很快回來,說公子最近從未去過煙雨樓。

    謝公子在青樓是有相好的姑娘,且不止一個。管家一通亂問,是誰都沒見過謝公子。

    等到去謝公子那幾位狐朋狗友家中詢問的仆人也回來,謝安康才覺得不對:自己兒子竟是哪兒都沒去,就這樣失蹤了。

    少意盟開始尋找卓永時,也發現了十方城中幾位世家子的失蹤案子。但和謝安康一樣,他們對自己兒子失蹤和橫死的事實諱莫如深,竟不肯透露一個字。

    司馬鳳越聽越覺得怪異,心中生出了莫大興趣。他決定去找甘樂意商量商量。

    甘樂意和宋悲言進了少意盟,是阿甲和阿乙帶路的。宋悲言是第一次見到雙生子,好奇得不得了,逮住兩人東問西問。

    “阿甲受傷了你會疼嗎?”他問。

    阿乙看來已經被問過很多次這樣的問題,甩手就給阿甲后腦勺上來了一巴掌。

    “不疼的!彼卮。

    “我疼呀!”阿甲喊。

    兩人帶客人到廂房住下,不過半日時間,已經混得很熟,開始互通少意盟和司馬世家各類八卦的有無。

    阿甲和阿乙是看著林少意跟李亦瑾交好的,連盟主和大師兩人悄悄互通書信的事情都說出來了。宋悲言能說的八卦全從阿四和慕容海那邊聽來,加之他到司馬世家住下還不夠久,詳盡程度遠遠不及阿甲阿乙。甘樂意此時開始熱心地給他補充各類細節,從司馬鳳小時候抱著穿女裝的遲夜白親個不停,到兩人如何在鷹貝舍練武場上你來我往地練劍,都一清二楚。

    三個小孩佩服得不得了,全都凝神聽他說。

    司馬鳳一溜煙地跑過來,殘忍地打斷了滔滔不絕的甘樂意。

    “等我走了你們再說!彼w快地把李亦瑾那頭的消息告訴甘樂意,問他有什么看法,要不要去挖墳。

    甘樂意忍著沖他翻白眼的心:“別人家的墳頭,是你想挖就能挖的嗎?”

    “不挖的話,找不到線索啊!

    “這也不好挖啊!备蕵芬庹f,“看那謝老爺這般忌諱,定是他兒子尸體上,有了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