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60章 蛇人(11)

第60章 蛇人(11)

    遲夜白懂他每一個字,但不懂司馬鳳話中的意思。他抬起手在他肩上抹了抹,擦去從葉上滴落的雨水。

    “我不太明白!边t夜白低聲道,“但……別問了。我不曉得怎么回答!

    司馬鳳點點頭,忽地一把將他抱住。

    “你不明白就不明白,沒關系,我不會怪你!彼麑⑦t夜白緊緊抱在懷里,語氣溫柔,“我不是真的生氣……我懂得你的意思!

    遲夜白安穩下來。他連日奔波,心中惴惴,此刻終于寧定,只覺得又是疲倦,又是安心,抬手攬著司馬鳳的腰,長長嘆了一口氣。

    困倦之意又濃了幾分,現在身邊有司馬鳳,不需借助其他手段,他覺得自己能睡著了。

    第二日,宋悲言一早就過來找遲夜白,看見也正從另一頭走過來的司馬鳳。

    “遲大哥醒了沒有?”宋悲言打量著他,小心問道。

    司馬鳳覺得他眼神奇怪:“你問我?我怎么知道?”

    “甘大哥說,你倆昨晚趁著夜色,提劍在后院里好好打了一場哩!彼伪哉f,“皆因你欺辱了遲大哥!

    司馬鳳:“……甘令史說的話,你聽一半就行了,不可全信!

    他給遲夜白帶來的是鷹貝舍十方城分舍探子回報的消息。

    遲夜白已經起了,正在院中練劍和松動筋骨。昨夜司馬鳳一直陪著他,等到他再次睡過去才離開。他休息足夠了,精神很好,見到司馬鳳和宋悲言,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礙于宋悲言在場,司馬鳳忍著要撲過去親他的想法,規規矩矩地給他遞上紙條:“消息回來了,東菜市那地方,還真是很值得琢磨!

    昨夜陪遲夜白的時候,他便簡單給他說了少意盟卓永和謝安康兒子橫死的事情。所有疑點都集中于東菜市,但東菜市是連十方城官府都不敢隨便進去的地方。

    十方城有東西兩個菜市,歷史也算悠久。過去西菜市主要售賣菜肉等食料,東菜市則比西菜市大了一倍,除了出售各類食料、用具,還包括刀槍等武具。也因此東菜市的人員來往比西菜市復雜,也比西菜市更受官府注意。后來東菜市中的幾個商鋪由于爭搶客人,爆發了一場規模頗大的械.斗,死了幾十個人。據說當日東菜市滿地橫尸,血流成河,十分凄慘。

    事情過去之后,東菜市的商鋪便漸漸遷走,而慢慢地,有許多怪異的故事開始流出。

    如東菜市的街巷中終日游蕩著冤魂,或是鬼群集聚于暗處,專挑行人夜路時蹦出來啃噬,如此種種,不一而足。商鋪遷走后留下了大量空房子,因受那事件影響,無人愿意再來這烏煙瘴氣的地方做買賣,房子價格下跌,后來大多租出以作住房,不再成商鋪。而肯在東菜市租住的人,大都不是什么善人,一不怕死二不怕鬼,個個都是走偏門的。

    時間慢慢過去,東菜市變成了十方城一個極難滲入的地方。

    鷹貝舍的消息到遲夜白手上之前,司馬鳳和林少意已經看過了。鷹貝舍的探子只用了幾日時間就查出了陳劉兩家公子的埋尸之地和死時的情況。兩人的死狀果真與謝公子、卓永無二,而兩人在失蹤之前,都曾被人看到進入春煙樓旁邊的小巷子。

    陳公子和謝公子陳尸城西,劉公子陳尸城南,而卓永陳尸城北:這四人失蹤的地點都在城東的春煙樓和東菜市附近,但丟棄尸體的地方卻都離城東很遠。司馬鳳因此更加懷疑:兇手極可能就藏身于城東某處,因而拋尸時才會故意挑選這些遠離城東的地方,以防被查到。

    遲夜白飛快看了紙上內容,與司馬鳳匆匆走出去,告訴前來送信的十方城分舍頭領,一切都聽司馬鳳安排。

    “既然是拋尸,且路途遙遠,說不定有人看到過形跡可疑之人!彼抉R鳳對那頭領說,“在拋尸地附近細細查問,任何可疑的消息都要回報給我!

    林少意生怕鷹貝舍人手不足,分撥了幾十個少意盟幫眾供頭領差遣。頭領領命去了,司馬鳳回頭對林少意說:“林盟主,我們也得去東菜市看看!

    若兇手真的藏身于東菜市,四個人莫名走入那地方,又莫名死了,一定有人看得到。

    東菜市儼然一個隱隱獨立于十方城官府管理之外的小天地,越是這樣的地方,人與人時間的防備就會越嚴密,隨處都有眼睛。

    林少意自然懂得他的意思,但也說出了自己的顧慮:“我和李亦瑾成日出入十方城,東菜市里的人說不定也會認識我們,倒不方便進去了!

    “喬裝吧!边t夜白接口道,“人也不必去太多,我們幾個都是身懷武功的,可以自保!

    林少意思索片刻,回頭叮囑李亦瑾看家,自己隨著司馬鳳和遲夜白去東菜市。甘樂意躍躍欲試地想去刨墳,宋悲言一臉悲愴,無奈無人相幫,哭喪著臉跟他走了。

    “誰來幫忙喬裝?”林少意問司馬鳳,“少意盟里似乎沒誰懂得這件事!

    “我來!边t夜白平靜道。

    林少意吃了一驚:“遲當家?”

    “鷹貝舍探子可不僅是輕功好身法好,他們要潛入各種地方打探情報,所以喬裝技術是基礎!彼抉R鳳略帶點兒讓旁人莫名其妙的驕傲,“再說了,小白看什么都能記住,喬裝對他來說,不成問題!

    他小心翼翼地夸遲夜白,遲夜白臉上沒什么喜色,只抬眼盯著他,眼角有些彎。

    讓少意盟幫眾買回各類必須的東西之后,遲夜白便開始上手干活了。李亦瑾沒什么事情做,抱著辛重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林少意的俊臉變成個莽漢之后,辛重猛地抓住李亦瑾的手臂,哇地一聲哭出來。

    林少意嚇了一跳,回頭看到李亦瑾捂著辛重的眼睛,正小聲安慰:“莫怕莫怕,丑是丑了些,但里頭還是你的林哥哥!

    林少意:“誰丑?”

    李亦瑾:“你丑啊!

    兩人一個皺著眉頭,一個笑意盈盈。李亦瑾還不忘提醒他:“粉沒糊牢,你別皺眉,小心又掉下來了,還得再貼過!

    給林少意喬裝打扮花了最多時間,司馬鳳和遲夜白對十方城的人來說是陌生人,兩人只簡單換了束發的方式和衣著,不再搗鼓別的東西。司馬鳳把自己打扮成一個船工,褲腳和袖口都高高挽起,上面抹了一層黑的,又貼了幾根面粉揉捏而成的疤疤,似模似樣的。遲夜白則十分簡單,他臉色仍舊蒼白,身上草草套了件白色長衣,腰背微微佝僂,頭發凌亂,渾似一個病鬼。

    司馬鳳盯著遲夜白猛看,遲夜白不解:“看什么?哪兒沒做好?”

    “都很好!彼抉R鳳笑道,“小白,你怎么總那么好看呢?天上地下,沒見過比你更好看的人!

    遲夜白眉頭一皺,臉上一紅,低聲道:“這種青樓調笑的話,不許再跟我說了!

    司馬鳳連忙收起臉上嬉笑神情,鄭重點頭。

    一旁的辛重已經不哭了。他坐在李亦瑾懷中,抽泣著,看李亦瑾把林少意鬢邊沒梳好的頭發整齊別到了耳后。

    三人從十方城東面城門入城,大約走了半個時辰,便到了東菜市。

    和城門熱鬧熙攘的景象不同,東菜市即便在白天也一片死氣沉沉。內河的另一邊同樣也是十分安靜的煙花巷,只是那處色彩艷麗,眼前卻破敗凌亂。

    三人按照之前說好的,分頭行動,很快走入了東菜市中。

    雖名為菜市,但面積很大。由于沒有規劃,許多房舍都胡亂占地建起,巷子又小又窄,地面污水橫流,十分難走。司馬鳳跟在遲夜白身后不遠處,聽到遲夜白低聲向人詢問東菜市中的“薛神醫”。

    自然沒有什么薛神醫,只是一個捏造出來的人物而已。巷中的人不多,愿意搭理病鬼的更少,遲夜白繼續往前走,偶爾扶著墻,戲很足。

    司馬鳳跟在他身后,裝作找地方的樣子,四處張望,偶爾低頭看看手中一張皺巴巴的紙條。

    經過一個拐角時,他差點撞上了迎面走來的一個人。

    那年輕人步履匆匆,手上提著兩筐魚,顯然也是被他嚇了一跳。

    司馬鳳粗著嗓子罵了他一句,年輕人彎腰把魚撿起來,也不生氣,饒有興味地打量著他:“這位大哥這么面生,是來這兒做什么的?”

    “關你屁事?”司馬鳳瞪他一眼。

    那年輕人起身往他紙條上看了看。司馬鳳現在是個大老粗,反應不能這么快,紙上的內容便被他看了去。

    “找薛神醫啊!蹦贻p人點點頭,“那你走錯地方啦。從這兒往回走,到米鋪那兒往右邊拐。薛神醫在東面呢!

    司馬鳳沒想到真有薛神醫這么一個人,頓時裝出氣憤的樣子:“你說在東面我就一定要信?”

    年輕人還未說話,從一旁的門里鉆出個小孩子,怯生生喊了句:“長慶哥!

    “哎!蹦贻p人回頭笑道,“要買魚么?”

    “要。娘說要一條小的!

    年輕人立刻將魚筐放下,為那小孩翻找起來。

    司馬鳳忽地皺起了眉頭。兩個魚筐放下的位置,恰好將他前路堵死。眼見前方那病鬼拐到了別處,他跟不上了。

    事實上遲夜白聽到了后面傳來的說話聲,但他現在與船工并不相識,且今日主要是來探一探東菜市的道路與是否有可疑跡象,他便沒有停下等司馬鳳,繼續往深處走。

    巷子越走越深,極易迷路。遲夜白謹慎地記憶著這個路途。他看到前面不遠處有人推門走出,便慢慢走過去,向他詢問“薛神醫”。

    那人年約四十來歲,或是更加年輕,因衣著與東菜市中人略有不同,遲夜白悄悄地多看了幾眼:氣質沉穩,身材高大,舉止間盡是書卷氣,仿佛一個文士。

    中年文士打量著他,立在臺階上略略彎腰,笑著問道:“你要找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