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72章 骨頭寨(3)

第72章 骨頭寨(3)

    唐鷗和沈光明見這幾個人似乎有要事相談,便隨著仆從先去下榻的地方了。

    司馬鳳和遲夜白不作耽擱,進入田苦的書房后立刻表明來意。田苦招手讓宋悲言走到自己面前,命他閉上眼睛。

    宋悲言依照他的話做了。他感覺田苦松松握著他的手,隨即一股溫暖的內勁便平穩進入了自己的筋脈里。這內力十分柔和,毫不霸道,很快走完一圈,宋悲言竟被烘得額上微微沁出汗珠。

    “他的筋脈沒有問題,也沒有任何阻滯,所以文玄舟用的不是平常手段!碧锟嗾f。

    “何謂平常手段?”甘樂意連忙問。

    “比如用針。有一種手法是以三寸長針刺入人的后腦或頸脖,刺入時那人呈熟睡狀態,且要在他耳邊不停念誦關鍵字句。懂得這種手法的人非常少,頭入長針卻行動無礙,施法者不僅是醫術高手,且武功必定十分卓絕。但這位小兄弟不是!碧锟嗟吐暤,“他身上無外傷痕跡,骨頭駁接完整漂亮,且沒有受過重傷。文玄舟操縱他的方法一定不是借助外物!

    宋悲言十分失落:“那怎么辦?我沒辦法救了嗎?”

    田苦注視著他,面露輕笑:“有辦法的,但我得想一想!

    神鷹策的事情不能在宋悲言面前說,司馬鳳讓他出去找沈大俠玩兒。宋悲言知道諸人還有要事商量,乖乖走了。

    司馬鳳和遲夜白說出了神鷹策的事情,正如他們所料,田苦果真點頭。

    “神鷹策和神鷹營,在杰子樓里確實有記載!碧锟喟櫭妓妓髌,“放得很深很深,大約是第十層!

    “我們可以看看么?”司馬鳳問。

    出乎意料的是,田苦卻搖頭了。

    “在杰子樓里,凡是十五層以下的東西都是絕密卷宗,不能外借,不能旁閱。除了杰子樓樓主夫婦之外,任何人不得接觸!

    司馬鳳正想說那不是你么,突然想起田苦只是少樓主,他的父母始終沒有把樓主之位讓給他。

    “我爹娘說過,只要沈晴生了孩子,他們就讓我徹底接受杰子樓的所有事務。十五層以下放著什么,我只知道目錄,但不曉得任何的具體內容!

    在沉默之中,司馬鳳長嘆了一口氣。

    “田伯伯什么時候回來?”

    “最少也得半年!

    等不及了。文玄舟步步緊逼,如芒在背。

    田苦見三人面露憂色,不由開口問道:“我很奇怪。你們既然猜測,文玄舟是想從夜白這兒得到神鷹策的資料,為何還要孜孜以求?若是他絲毫不知,文玄舟也無能為力!

    司馬鳳看了一眼甘樂意,決定不對他隱瞞。

    “文玄舟第一次接觸小白的時候是他……”

    “發瘋的時候!边t夜白平靜地接話,“大概是那種狀態。之前我父母及身邊人都說是我記得太多,沒法理清楚所以才成了那樣,但實際上,我是在鷹貝舍地庫的密室里無意看到了神鷹策的一些資料,才會變成那樣的!

    田苦恍然大悟:“所以他那時候其實已經知道,你看過了神鷹策資料,但看得不完整。他想要神鷹策的全部資料,當時恰好知道鷹貝舍里有,而你又有過目不忘之能,所以才會對你感興趣?伤趺淳湍艽_定,你現在已經看過了所有資料呢?”

    “不知道!彼抉R鳳坦白說,“我們也很困惑!

    田苦又沉默了。他手里拿著一本已經修復完成的《龍蛇異文注疏》第二卷,目光落在紙面上,茫然而緩慢地左右逡巡。

    司馬鳳和遲夜白都熟悉他的習慣,知道他正在思考。

    “好吧!碧锟嗥鹕淼,“我去為你們看一看神鷹策的卷宗!

    這已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讓步。雖然無法親自翻閱,但司馬鳳和遲夜白知道田苦同樣具有過目不忘之能,俱都放下心來。

    田苦出了書房的門,立刻去找自己夫人。

    他爹娘出門之前,給二人留了開啟杰子樓底下十五層機關的鑰匙和密令。只是鑰匙和密令全都分成了兩份,由田苦和他的夫人各執一份。

    走到一半,田苦便聽到前方傳來沈光明等人說話的聲音。

    他的夫人名叫沈晴,是沈光明的妹妹。兩人于少意盟大火中相識,因沈晴與林少意的妹妹是好友,林少意妹妹的死給她帶來極為沉重的打擊。當時又恰好正值少意盟重建,林少意把許多人安排到杰子樓這邊,其中就包括沈晴。沈晴在忙碌的事務之中漸漸打起精神,也因此和田苦越來越熟悉。

    沈晴和沈光明長得并不像,兩人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兄妹。沈光明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若是論及骨血,三人都是陌生人,但說到情誼,卻不比世上任何血脈相連的親人淺。

    沈晴正和沈光明等人說話,嘰嘰喳喳,樂成一團。

    田苦把她叫出來,拉著她往臥房走:“爹和娘給你的鑰匙,還有密令,先交給我!

    “不行!鄙蚯缌⒖叹芙^,“爹娘說了,只是給我們暫時保管,絕對不能全放在一個人手中。你要這些東西做什么?你要下到十五層以下么?”

    “朋友有難,我不能坐視不管!

    “他們不讓你我進入那里,定有他們的原因!鄙蚯绨櫭颊f,“雖然我也不明白為何一定要等我生了孩子……”

    她臉上微紅,壓低聲音:“不是快了么!你再等七個月!

    “是八個月!碧锟酂o奈,“你怎么連這個都記不清楚!

    “……大約七個月!鄙蚯鐮恐氖,“真的不能等么?”

    “事態緊急!碧锟嘤昧ξ瘴账氖,懇求道,“夫人……”

    沈晴與他手牽手,想了一會兒,仍舊拒絕:“不可!

    田苦:“其實我知道你把鑰匙和密令藏在哪兒!

    沈晴一驚:“你怎知道!你騙我!”

    “我當然知道的。只是沒有問過你,不愿就這樣瞞著你去取!碧锟鄿厝岬卣f,“給我吧,夫人。我看完了就離開,立刻將你的那部分交還給你,絕不偷偷留著!

    沈晴曉得田苦不會騙她,既然說知道,那就一定是知道了。但公婆臨行前密密叮囑,她總是覺得十五層之下存放的東西,都不是什么好東西。為何要等自己生了孩子之后田苦才能繼任樓主之位?無非是因為怕那里的東西險惡得會影響田苦和沈晴的孩子,這令沈晴愈加不安。

    “你若要去,我和你一起進去!

    “不行!”田苦一愣,立刻厲聲拒絕。

    他難得用這樣的口吻跟沈晴說話,但沈晴一點兒也不怕:“你若不讓我進去,我就不答應把鑰匙和密令給你!

    田苦思慮再三,兩人已經走到臥房的院前。

    “我說的朋友是遲夜白和司馬鳳,你也見過的,我倆成親的時候他們也來了,還帶來了珍貴的禮物!碧锟嗤蝗徊黹_一筆,說起了往事。

    沈晴點頭說我記得的。

    “你知道我有過目不忘之能,實際上遲夜白也有。他現在遇到一件大事……”田苦隱去了重要內容,略略對沈晴提了提神鷹策之事。

    “文玄舟……江湖上可從未聽過這樣的人。他竟這般厲害?”

    “方才司馬鳳說的話讓我心中有種怪異感覺!碧锟喟欀,“有一個地方,存著與神鷹策相關的重要資料。有一個人,擁有著過目不忘之能,而他就生活在存放著神鷹策資料的地方。文玄舟想要知道神鷹策,他想找這樣的人——于是他恰好知道了遲夜白!

    沈晴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急急攥著他的手:“你也……”

    “對啊,我也是!碧锟嗥届o地說,“杰子樓有神鷹策的資料,而我恰好也是一個過目不忘之人!

    田苦將沈晴叫走之后,沈光明頓覺無聊,又因為唐鷗方才擠兌過他,不太愿意搭理,便熱切地和宋悲言聊起天來。

    宋悲言對平易近人的沈大俠十分傾慕:“兩位大俠都住在子蘊峰么?”

    “對!碧弃t點點頭,“有空的話歡迎來玩兒!

    “你把雞屎都掃干凈了么就請人回家玩兒!鄙蚬饷髡f。

    唐鷗:“這個月負責打掃的是你!

    沈光明:“你上個月也沒有好好掃!還有新結的桃子和梨子,都被鳥啄了,你也不管管!

    唐鷗手指圈著沈光明的頭發纏在手上,打了個呵欠:“它們在天上飛,我怎么管得著!

    宋悲言樂顛顛地左看右看:“你們山上這么好玩吶!

    “說到好玩兒的,你曉得骨頭寨么?”沈光明神神秘秘地說,“我們來的路上聽人說的,就在不遠處的天生谷里,有一個寨子,全是用骨頭搭建而成,一根木頭沒有!

    宋悲言頓時來了興趣:“我沒聽過!

    沈光明其實也不太清楚骨頭寨是怎樣的,只是來路上見到進山打獵的獵人,聽他們提了幾句,覺得十分有趣。

    “那寨子難進難出,但最近不曉得怎么回事,似乎有猛獸鉆了進去,寨子里老有呼嚕嚕的響聲,連獵人也不敢靠近!鄙蚬饷鳒愡^去,“小宋,你想不想去看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