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漫步洪荒 > 章節目錄 第二百零二章賓客紛至

章節目錄 第二百零二章賓客紛至

    (第二章送上,下一章在下午一點。)

    柳莊前院,客廳門外。

    驕陽肆意的傾灑著光熱,將大地映照的讓人忍不住瞇上眼睛。

    “林管事不若留下喝杯茶水再走!崩罹仆荒樉执俚牧种枪苁,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

    “不敢打擾大人,小人還要盡快回稟家主,先生還請留步!绷种悄樕蠋еt卑的笑容,弓著腰說道。

    他作為負責姜家長安事物的管事,又豈是沒有眼力的人。眼前之人貴不可言,但是對他而言卻是遙不可及的人物。只看這位先生的穿著,就知道在辦大喜之事,自己身份低微,若是真的留下來不是自討沒趣。

    林智笑著搖了搖頭,連忙揮手示意李君浩停下腳步,心中想到。

    李君浩看到林智的表現,自是不好太過親近。他停在客廳外,望著林智消失在影壁墻后,正打算轉身,卻看到三道人影隨后走了進來。

    “哈哈,沒想到竟是你最先來到,請!崩罹瓶吹綇拇箝T外走進來的李靖,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

    對于李靖,他的感官一直很好。不僅是當初的授意之恩,同樣也有李靖的淡然處世。

    “不知這兩位如何稱呼?”李君浩↘,v迎了上去,看到蒼老的楊戩,以及高大英俊的哮天犬,拱手笑道。

    從哮天犬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熟悉氣息,但是細想的話卻沒有絲毫頭緒,因此他不禁多看了哮天犬一眼。

    兩人對視,李君浩能從哮天犬的眼中看到明顯的驚愕,似乎在這里看到自己非常的意外。他心中沉思,定是此人認出了自己,否則不該有如此表情。

    不過看幾人的模樣,似是非常熟悉,想來應該是李靖的朋友。他心中對于李靖,還是比較放心的。李君浩雖然有些詫異,但是也沒有繼續追問。

    “咳咳,果然是你回來了!睏顟烀夹牡呢Q眼打開一條微不可見的細縫,其中金色的神光流轉不息,一閃即逝。因為使用天眼,他的臉色瞬間又白了幾分,止不住輕咳起來。

    他一邊輕咳,臉上露出幾分果然如此的表情,臉上表情復雜萬分,有恨,有敬,更有幾分解脫。

    李君浩被楊戩的天眼盯住的瞬間,命丹一陣跳動。他臉上笑容斂去,冰冷地望著楊戩。

    此人當真是無禮,竟然敢在自己家中,如此挑釁。他深深地看了李靖一眼,雙目幽深一片。

    “楊戩你失禮了!崩罹冈谝慌,看到楊戩的表現。頓時他面容輕皺,一臉正色地說道。

    他本來不過是抱著同僚一場,楊戩又是大限將至,才帶他來參加師父的婚事,但是他沒想到楊戩竟然如此無禮。居然對師父使用天眼探查,這簡直是**裸的挑釁。

    想到楊戩的行為,李靖心中一陣惱怒。楊戩此舉,不僅是在打師父的臉,更是在打自己的臉!

    “還望師父贖罪,楊戩大限將至,故而心中抑郁才會做出這等失禮之事!崩罹皋D為面向李君浩,一臉歉意的拱手拜道。

    他不過好心一場,沒想到竟然惹得師父不快,而且還是在這么重要的日子里,心中倍感歉意。

    “算了,你們進去吧。外面又有賓客前來,我先去了!崩罹粕裆珡碗s地望著蒼老的楊戩,擺了擺手說道。

    在神話故事中,傳說中的二郎神楊戩,一直是他比較喜歡的一個角色。但是當楊戩真的出現在自己眼前,并且已經大限將至的時候,他心中卻倍感復雜。

    連上古仙神都有隕落的一天,自己的將來,又在哪里?李君浩向著門外迎去,心中不禁生出幾分迷茫。

    “此事,是楊戩莽撞了,還請李兄見諒!贝罹谱吆,楊戩一臉歉意地對著李靖拱手拜道。

    他不過是一時氣急,又不是那種無腦的蠢貨。對于自己剛剛的舉動,他心中當然明白有些冒失,但是面對李君浩卻怎么也低不下頭去。

    “你啊!崩罹改樕⒊恋負u了搖頭,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楊戩與師父之間,實在有著太多恩怨糾葛。他能夠理解楊戩的行為,但是卻無法原諒。李靖心中想著,也不再去問楊戩,轉身向內院走去。

    “主人,剛剛那人就是當初有著南天門令牌之人!毕烊粗凰﹂L袖,臉色陰沉地向著內院行去的李靖,在楊戩耳旁小聲傳音道。

    當第一眼看到李君浩的時候,他就認出了此人就是當初斬殺了自己化身的存在。他還真沒想到,此人居然還是炎皇轉世之身。早知如此,當初就算拼了老命也要讓他好看,給主人出口惡氣。哮天犬心中有些后悔的想到。

    “是與不是,又有什么關系!睏顟炜粗嗯聪睦罹,臉上露出一抹歉意的表情。李靖好心一場,卻是被自己的高傲給傷到了。他聽到哮天犬的話,臉上露出幾分自嘲的苦笑。

    如今自己的愿望即將實現,南天門令牌有還有什么意義?若是能夠見到嫦娥,天庭又還有什么意義?

    哮天犬聞之,沉默了下來。主人很快就能再見到嫦娥,有沒有南天門令牌,確實已經沒有意義。

    “走吧,萬古的愿望即將實現,我又有什么還放不下。等他回來,我會向他道歉的!睏顟炷樕下冻鲆荒ú徽5某奔t,雙目之中透著遮掩不住的激動,對著哮天犬說道。

    自己已經是將死之人,又何必抱著與炎皇的仇恨而去。當年之事,錯綜復雜,其中的緣由又有誰能夠說得清。只能說,立場不同吧!

    柳莊門外。

    李君浩剛踏出莊門,就看到張尋龍從不遠處的樹蔭小道中走來。

    “哈哈,小道沒有什么好東西。這幾張自制的符文,還請先生收下!睆垖埳碇鴯湫碌牡S色道袍,一頭烏發用紫色的發箍固定,梳理的整整齊齊,看上去就好像打了一層蠟一樣。他遠遠地看到李君浩,大笑著迎上前來。

    他手中拿著幾張散發著紫色熒光的符篆,一臉神秘的湊到李君浩近前,猥瑣地笑道:“你們行房事的時候,只要將幾張符篆置于床頭,明年就等著抱可愛的小寶寶吧!

    張尋龍說著,曖昧地向李君浩眨著眼睛,一副你懂得的模樣,直看的李君浩哭笑不得。

    “你小子,果然還是這幅猥瑣的模樣!崩罹浦钢鴱垖埿αR道。不過他說著,還是臉色如常的將幾張符篆珍重的收入了懷中。

    這種東西,當然要測試一番,才能知道有沒有效果不是。如果沒有效果,當然要找老板退貨!

    張尋龍臉上露出一抹我懂的表情,隨后徑直的向著后院走去。

    李君浩看到張尋龍這副模樣,笑著搖了搖頭,隨后將目光轉向柳莊右側的一條小路。

    小路從郁郁蔥蔥的楊柳林中穿過,透過隱隱綽綽的垂柳,能夠看到一道紫色的身影不急不緩的從中走來。

    李君浩望著從遠方走來的少司命,心神有些恍惚。在那一瞬間,他仿佛看到了一幅幅久遠的畫面,其中多是殺戮!

    蒼穹之上一片玄黃之色,無邊鮮血從天而降,化作永不停息的血雨。

    “回神了!”就在他心神恍惚之際,少司命嬌俏的站在他對面,舞動著自己如玉的纖手,面紗后的俏臉露出幾分嬌嗔地說道。

    少司命雙手負立,嬌軀微微前傾,一雙紫色明眸怔怔地盯著李君浩失神的雙目。在那一刻,她仿佛回到了久遠的過去,見證了無邊的血腥與殺戮!

    那一幕幕一閃而逝的畫面,全是鮮血與戰斗。她心中隱隱有一種感覺,那是屬于自己的過去!

    “哈哈,多日不見少司命風采更勝往昔!崩罹瓶粗嚯x自己不過幾公分的俏臉,不動聲色的退了幾步,打著哈哈笑道。

    若是自己成婚前,他倒是不介意調戲少司命一番。但是今日可是自己的大喜之日,他還沒有喪心病狂到這種程度。

    少司命白了他一眼,嘴中歡快地哼著古老的楚歌,隨后風姿萬千地向著內院柳傾城所在行去。

    李君浩聽到少司命哼出的歌謠,心神一頓升起幾分熟悉的感覺。

    “恭喜先生,春秋來晚了!笨状呵锷泶┮簧淼嗟膹V袖長袍,長發用一方布巾簡單的束于身后。他從遠處而來,望著已經消失在影壁墻后的少司命,對著有些失神的李君浩拱手拜道。

    “不晚,正是時候!崩罹苹剡^神來,顧不得尋找那股熟悉的感覺。他發出一聲輕笑,拱手還禮,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就在此時,孫兵一身正式的黑色長衫,大步流星地從遠處而來。

    長安城外。

    姜無雙仰望著高大的城墻,風塵仆仆的俏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她為了能夠盡早趕到,并沒有使用姜家的域門,而是使用了無序傳送域門。之后憑借自己對師父氣息的搜索,降臨在長安城外數萬里的地方。此法雖然兇險,但是卻能讓她及時趕上李君浩的婚禮。

    “無雙姐姐,我們真的要去見那個大壞人?”姜無雙的肩頭,九葉血蘭一臉憤憤不平的神色,無奈地問道。(未完待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数据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对股票有什么影响 高手群pk10人工精准高手群 2020年开码现场直播 股票查询00073 贵州11选5前三直最大遗漏 七星彩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跨度012路 官方精准三半半波中特 股票自动交易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