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系統讓我天天撩漢 > 48.第 48 章

48.第 48 章

    薄暮瑤飛升一事在修真界影響極深,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深遠,一瞬間就傳遍了整個修真界。

    畢竟,這是七萬年來第一次有人飛升。

    又因為眾人對薄暮瑤眉間的那抹血色蓮紋印象深刻,于是便叫她紅蓮仙子。一時間紅蓮仙子成了一種信仰,誰不談論幾句好像就跟不上時代似的!

    “誰說修真界已經式微再不能成仙了?紅蓮仙子不照樣飛升了!”

    “雖說靈氣比上古稀薄了點,但只要努力還是能看見成仙希望的!紅蓮仙子不是也說了:唯有心智堅定勤奮不綴之人方能成就大道!

    “吾輩修士,修煉不就是期待有朝一日能飛升仙界?紅蓮仙子的飛升讓我等又看見了希望!”

    “紅蓮仙子真漂亮!嘖,她回首的一瞬間,我覺得天地都黯然失色了!”

    “聽說紅蓮仙子出身太一宗,果然是大宗門,就是不凡!”

    “紅蓮仙子飛升之時,吾正在閉關,錯失親眼目睹這場盛事的良機,甚為遺憾!吾打算去飛升之地看看,了此心愿!

    “我準備去太一宗看看,瞻仰一下紅蓮仙子修煉過的圣地,說不定能得到一番感悟!

    ……

    各路修士紛紛前往飛升之地觀光,完了又意猶未盡地去太一宗瞻仰,一波又一波,層出不窮。

    蔣臣乾忙的焦頭爛額,各大宗門都打著瞻仰紅蓮修煉故地的名號前來拜訪,他這個一宗之主總得盡一盡地主之誼。元嬰以下的修士自然不用他招待,但元嬰及化神修士卻怠慢不得。

    并且這些人來了一時半會兒還不走,四處閑逛打探紅蓮仙子舊事,好像這樣就能知道她怎么成仙似的!

    幸虧薄暮瑤根本沒有飛升的事,凌虛已經告訴他了,不然他真帶著人去參觀霧隱峰薄暮瑤的小木屋了!

    他剛知道這件事時,震驚之余又覺得這簍子捅大了!這是騙盡天下修士!但即便覺得師妹玩大了,他還是得幫著圓謊。

    先是緊急弄出一個“紅蓮仙子”的修煉洞府,宗門里知道薄暮瑤眉間有一抹蓮紋的人沒有,所以這點不必擔心說漏嘴。又給她編了一個身份,何時進的宗門……然后對宗門弟子說“紅蓮仙子”常年閉關,飛升之前已經整整一千年沒有出關過了,所以這些小輩不知道她的存在……

    這些弟子本來也在對宗門出了一個飛升修士云里霧里,不知道宗門還有這號人物,他們還以為是有人在傳播謠言呢,沒想到竟然真的是自家宗門出了一個飛升仙子,頓時覺得與有榮焉。自家人都信了,外人還怎么懷疑呢?

    這么一編,倒也符合一個修煉狂人的刻苦形象。不知道別人信沒信,反正蔣臣乾自己是信了。

    不過還有一件事讓蔣臣乾頭疼不已,招待客人總要花靈石!修士雖然不必吃飯,但待客之時總得奉上靈茶靈果吧。靈果可以從靈果園里摘,但靈茶太一宗沒有,總要買的。買就得花靈石……但是他囊中羞澀!

    說出來可能有人不信,太一宗的全部身家就那幾條靈石礦,還都被師妹“飛升”給用完了。

    宗門這個月的份例都沒發,好在紅蓮仙子一事轉移了弟子門的注意力,暫時沒人問份例之事。不然他這個一宗之主可能真的要丟臉了!

    他沒辦法,只能找凌虛求助,但凌虛的儲物戒跟他的仙獸一個名字。

    “哼!那丫頭用完的你找我干什么?誰欠的找誰去!”兜比臉還干凈的凌虛老臉一紅,惱羞成怒道。

    “師妹想必是沒有,不然也不會在緊要關頭靈氣不濟了!

    “她沒有,她師父有!徒債師償,天經地義!”

    耿直的蔣臣乾不禁問道,“咦?師妹的師父不就是師伯嗎?師伯你愿意掏靈石了?”

    凌虛:“……”

    最終蔣臣乾還是厚著臉皮來找薄暮瑤了。

    薄暮瑤震驚不已,太一宗竟然這么窮嗎?她師兄隨手都是一條靈石礦,太一宗偌大的宗門竟然才那么幾條!

    她臉上的同情之色太過明顯,蔣臣乾臉皮都快掛不住了。好在薄暮瑤很快就收斂了臉色,從自己儲物戒里翻了翻,掏出一堆東西,“掌門師兄若是為靈茶之事發愁,師妹這里倒還有一點,您拿去應急吧。若是不夠,這里是一些靈器寶器,您拿去變賣吧!

    蔣臣乾眼睛一亮,“清心茶?哎,師妹你還有這等好東西!這可不能便宜了外人,招待他們用兩塊靈石一斤的大葉茶就行了,這好東西還是留著自己喝吧!

    薄暮瑤愣了一下,正常人都會把好東西拿出去招待客人吧?畢竟是一宗之主,拿出好東西不是顯的宗門有底蘊么?

    蔣臣乾看出她的意思,訕笑一下,“放心,不會有人說的,誰不知道劍修最窮了,咱們若要突然拿出好東西來,指不定他們怎么想呢!說不定會說我們打腫臉充胖子,就這樣才最好。反正他們都習慣了!

    薄暮瑤目瞪口呆,對太一宗的窮更是有了深刻的認識;蛟S當初太一宗甘愿讓出正道之首的名號,也是因為怕舉行二十年一屆的宗門大會吧?畢竟那得花不少靈石呢!

    一瞬間,薄暮瑤刷新了對太一宗的認知。

    蔣臣乾不知她在想什么,待看到那堆法器不禁驚呼,“八品寶器?!師妹你哪來的?修真界已經上萬年沒有出過八品寶器了!這一看就是最近新煉的,修真界什么時候出了一個八品器師?”

    薄暮瑤沒有隱瞞,道,“我在拜入師尊座下之前,已經拜過師了,這是我那位師父煉的!

    “你那位師父是誰?若已是八品器師,不可能沒有傳出名號!笔Y臣乾倒沒有因為她拜過師而有不滿,反而對她口中的師父充滿好奇。

    薄暮瑤斟酌道,“吾師衡蕪!

    “是他?”蔣臣乾驚訝道,又打量了她一眼,“那就難怪了!

    難怪什么?薄暮瑤好奇,按說她只說了師父的道號,不是特別熟悉之人很難一下子想到是誰,師父只是合歡宗的一個元嬰修士,蔣臣乾是堂堂太一宗的宗主,八竿子打不著關系的兩個人,為什么她一說,對方就立刻知道是誰?

    “師兄認識我師父?”

    蔣臣乾面色有一瞬間的不自然,雖然很快消失,卻被薄暮瑤捕捉到了,但他卻搖了搖頭,“不認識,聽說過!

    薄暮瑤真想送他一個白眼,就那反應說不認識鬼信吶!

    薄暮瑤更加好奇了,師父過去到底跟太一宗有什么淵源!一個兩個的都是這反應。說有恩吧,他們又都不愿意提到他,但說恨吧,也不是,提起他態度還是挺和氣的,所以薄暮瑤也猜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蔣臣乾聽說這是她師父給的法器,死活不肯要,既然是他師父送她的,必然是讓她用來防身的,他拿去變賣了是怎么回事!不過,那包清心茶他實在眼饞,便厚著臉皮帶走了。

    回去途中遇見沈寒衣,蔣臣乾無恥道,“沈師侄啊,我現在脫不開身,你去山下買兩斤大葉茶用來待客!眳s絕口不提靈石的事。

    好在沈寒衣比他這個掌門還是富了一點,幾塊靈石還是有的,抱拳應下了。

    “掌門師叔留步!

    蔣臣乾正準備走,卻又被沈寒衣叫住,心里一虛,該不會跟他要靈石吧?

    沈寒衣面無表情道,“掌門師叔,薄師叔至今未歸,需要再加派弟子去尋嗎?”

    蔣臣乾一拍腦袋,他說他好像忘了什么事呢!“不用不用,她已經回來了,修為長進,正在閉關!

    拖這些天與各路人馬打交道的福,說起謊來,蔣臣乾現在是張口就來。

    不過他說謊的時候有個毛病,會下意識的眨眼,別人不知道,沈寒衣卻是知道的,他心思一動,“薄師叔沒事吧?”

    蔣臣乾還不知自己的謊話已被看穿,笑道,“沒事沒事,你要是實在不放心,就去霧隱峰看看!

    “師伯剛才不是說師叔閉關了嗎?”

    蔣臣乾干笑一聲,“啊哈,那個,又不是死關,隨時可以出來嘛!”

    沈寒衣得知想要的信息,朝蔣臣乾行禮,“掌門師叔慢走!

    蔣臣乾松了口氣,轉身快步離去,他這個師侄真是越來越嚇人了!連他這個一宗之主在他面前都會不由弱了氣勢。

    沈寒衣目送他離開,臉上仍舊是面無表情的模樣。

    薄暮瑤被凌虛嚴令禁止在宗門行走,甚至不能出門半步!以免在人前露出馬腳,她只好閉門修煉,順便查探一下系統升級后的主線任務。

    主線任務是一個系列任務,第一個就是:召集我的小伙伴。應該是指系統讓她找的那些人,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六十三。

    薄暮瑤算了一下,她已經確認了五個,意思是還差三個咯,看來以后還得繼續撩漢。

    因為第一個任務已經完成超過百分之六十,所以第二個任務也解鎖了:探索九洲秘辛。

    九洲秘辛?薄暮瑤有些不明所以,她現在在青洲,其他八洲都沒去過,要探索什么秘辛?

    還是說這個問題在青洲就能找到答案?

    后面的任務就看不見了,看來是要把九洲秘辛的任務弄清之后才能繼續下個任務。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