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2

    “你說什么?!”木輕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我說你是騙子,真正的木輕云還好好的在天玄宗呢!對了,我上次見她的時候她已經筑基大圓滿了,現在應該已經結丹了吧?不到三十歲的金丹真人!嘖,怪不得被人稱作天玄第一女修,長的漂亮,實力又高,資質非凡,又有一個元嬰真君的爹做靠山……”

    薄暮瑤一邊說一邊看木輕云的反應,果然見她成功黑了臉,一副氣炸了的模樣。

    木輕云是真的氣炸了,薄暮瑤這么一說她還有什么不明白的?這必是哪里來的孤魂野鬼占了她的身體!

    可惡!太可惡了!占了她的身體搶了她的一切!憑什么她在凡間受苦受難的時候,對方卻用她的身體過得風生水起?什么天玄第一女修,資質非凡,這些本該是屬于她的才對!

    木輕云冷笑一聲,“不過是有人奪舍了我的身體!假的終歸是假的,我就不信我爹他看不出來!”

    薄暮瑤還是一副不信的表情,“如果是奪舍的,木承天一個元嬰真君怎么會看不出來?但凡奪舍總會有痕跡吧?天玄宗還有化神修士在,竟然全宗上下都沒人發現!可見……”說到這里,薄暮瑤狐疑的看了一眼木輕云,“可見她是真的!”

    木輕云真的要氣炸了,瞪圓了眼睛道,“她是假的!我才是真的!一定是她用什么秘術掩蓋了自己奪舍的痕跡,我爹才被她騙了!!氣死我了!我要回去跟那個女人算賬!敢占了我的身體,我一定要讓她生不如死!”

    她瞪著薄暮瑤,“我跟你說這些做什么?你把我送到天玄宗,我自有辦法讓我爹相信我才是真的!”

    薄暮瑤沉默了一會兒,似是在考慮她話中真假,木輕云雖然氣炸了,但也不敢再造次,她怕薄暮瑤真的不相信她,然后把她一個人丟在這里,那她得何年何月才能到天玄宗?不行!她一定要盡快回到宗門,揭穿那個女人的真面目!

    “你考慮的怎么樣?我真的是木輕云,如果我爹知道你幫他找回了女兒,一定會有重謝!

    薄暮瑤似乎終于做出了決定,看著木輕云,道,“姑且相信你是真的木輕云吧……”

    木輕云臉上一喜,卻又聽薄暮瑤說,“但我不能送你去天玄宗,我跟那個木輕云有過節,上次在畫山秘境時,她險些置我于死地,對了,還有一個叫徐初陽的,竟然為了她,對我下黑手,我跟他們有死仇,可不能去天玄宗自取滅亡……”

    木輕云頓時暴跳如雷,“你說什么?這女人不僅搶了我爹,還搶了我師兄?!師兄最疼我,他怎么會分不出來那個不是真的我!可惡!可惡!一定是那個女人迷惑了他!不然師兄絕不會看旁的女人一眼!”

    薄暮瑤心里微微一愣,看木輕云這反應,徐初陽對她還真是不同一般。不管是《女配》還是《問仙》,徐初陽都是木輕云的忠犬,區別只是穿越·木輕云和真·木輕云。

    那么,他到底喜歡的是哪個木輕云呢?

    “你說徐初陽喜歡你?不對啊,他和那個木輕云出入成雙成對,儼然一副神仙眷侶,他要是真喜歡你,怎么這么快就變心?”

    詐聽此言,木輕云微微一愣,隨即臉上出現一抹薄紅,惱羞成怒道,“你胡說什么?誰說師兄喜歡我了?他只是我師兄!他也不會喜歡別人,他就是我一個人的!”

    薄暮瑤無語,得,跟這種刁蠻任性的大小姐根本沒辦法交流,隨即假裝無奈的攤手表示,“我幫不了你,你另請高明吧!”

    木輕云急了,“你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這里誰會過來?我得等到什么時候才會再碰見另一個人?”

    “那是你的事咯!”

    “我不管!反正你必須帶我走!不然我告訴我爹!”

    薄暮瑤給她澆冷水,“你確定你爹會認你?”

    木輕云又準備炸毛,薄暮瑤輕飄飄的吐出一句,“帶你走也不是不行……”

    木輕云鄙夷的看她一眼,眼中滿滿的嫌棄,“我就知道你想坐地要價!說吧,想要靈石還是法寶?不管什么我都讓我爹給你!”

    薄暮瑤伸出一根指頭,在木輕云面前搖了搖,“我不要靈石,也不要法寶,送你只是為了給那個木輕云添堵,反正是真是假,你們自己去扯吧,不關我事。我帶你走,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你得聽我的,不能隨便亂來!

    木輕云瞬間又炸了,“我憑什么聽你的?!你讓我自殺我也得聽你的嗎?”

    薄暮瑤微微一笑,“不會讓你自殺,只是在你去天玄宗之前,這一段時間聽我的。你脾氣這么壞,我怕你給我惹來不必要的麻煩,畢竟修真界像我這么好脾氣的沒幾個!”

    木輕云黑著臉不說話,她堂堂天玄宗元嬰真君的愛女,何時受過這等委屈?竟然有人說她脾氣不好!不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半晌才不情不愿的答應,“好……”

    薄暮瑤笑道,“如此便好,不過咱們不熟,為了以防萬一,你還是發個心魔誓吧!

    “你不要得寸進尺!”木輕云咬牙切齒怒道。

    “我這也是為你好啊,萬一你還沒到天玄宗呢,就四處宣揚你是真正的木輕云,被那個女人知曉了你的存在,讓她做好防范,甚至鼓動你爹見面就殺了你,根本不聽你解釋,你說怎么辦?”

    木輕云一聽也有道理,于是就聽她的發了心魔誓。

    發完誓她才回過神來,明明是這女人不信她,竟然還忽悠說是為她好!

    薄暮瑤無視了她的憤怒,笑瞇瞇的拿出白云法器,對她道,“上吧,總不會在凡間待久了,連飛行法器都不知道了吧?”

    木輕云一眼就被這個法器吸引了,滿眼的驚嘆。她境界雖然不在了,但眼力還是有的,這法器做的真漂亮!看著就不像什么低級貨,沒想到這臭女人還挺有錢的!

    但一聽薄暮瑤打趣她,立刻撇了撇嘴,滿臉嫌棄說,“什么垃圾貨?比我爹給我的差遠了!”

    薄暮瑤沒搭理她的酸溜溜的語氣,放了靈石讓白云自己飛行。

    然后離木輕云遠了點,打坐閉目養神。

    木輕云過了新奇勁有些無聊,揚聲對薄暮瑤道,“喂!臭女人,我問你一件事!

    薄暮瑤睜開眼睛,目光平靜的看著她,“你爹就沒教你什么叫禮貌嗎?還是說你的教養就是如此?”

    木輕云不甘示弱,“你又沒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

    “這不是借口,即便你修為低微,但也應該能感到我境界高你許多,喊我前輩并不為過!”

    “切!說了半天還是沒說你的名字!你該不會是怕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回頭向那個女人出賣你吧?放心,雖然我一見面就討厭你,但一碼歸一碼,那個女人是我的敵人,也是我的敵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就委屈一點,暫時跟你統一戰線吧!”

    薄暮瑤涼涼一笑,“我謝謝你!”

    “不謝不謝!蹦据p云不知道是真的沒聽出來薄暮瑤在諷她還是故意裝傻,竟然應了她的道謝!皩α,我問你,你知道我無雙師兄現在怎么樣了嗎?他不會也被那個女人迷住了吧?”

    薄暮瑤挑眉,“你說陌無雙?”

    “嗯嗯!蹦据p云點頭,眼中竟然還有點羞澀,不看她那張滄桑的臉,還真像少女懷春。

    “他啊,他哪個女人不喜歡?大眾情人嘛……”

    木輕云瞪她,“你別胡說!我無雙師兄對別人那叫禮貌性溫柔,他其實誰也不喜歡,是那些女人自作多情罷了!”

    “你還挺了解他,還禮貌性溫柔?這倒挺形象。那你呢?對你也是禮貌性溫柔?”

    “當然不是!他對我是真溫柔!”木輕云驕傲的斜她一眼。

    薄暮瑤曬然一笑,還以為這丫頭能看清陌無雙的本質,是個通透的,原來也是自作多情中的一員。

    薄暮瑤不說話,木輕云急了,“你快說啊,我無雙師兄近況如何?”

    “我怎么知道,我跟他又不熟!”

    木輕云驚訝,“你是不是女人?修真界還有不喜歡我無雙師兄的女修在?他可是修真界第一美男!哪個女人不費盡心思打聽他的消息!”

    薄暮瑤不由樂了,“他又不是靈石,誰都得喜歡他嗎?也就你這種天真無知的小女孩,會被他迷惑。徐初陽對你多好,眼前人不珍惜,喜歡一個花花公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木輕云竟然難得的沉默了一下,隨即道,“你不懂,師兄他不會喜歡我的!

    薄暮瑤奇了,木輕云這反應,也不像是不喜歡徐初陽的樣子?或許是沒發現?感情人家是兩情相悅!

    喲!這感情好,她就喜歡有情人終成眷屬,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她一定要幫這丫頭跟她師兄恩恩愛愛白頭偕老!

    嗯,順便給木輕云添堵。

    薄暮瑤壓下燃燒的八卦之心,對木輕云道,“我跟你說,你這樣直接打上門去是不行的,有句話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得先摸清對方的底細,這才能一擊必中!

    木輕云有些狐疑的看著她,“我怎么突然覺得你這么熱情?”

    “沒有,那是你的錯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