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5

    三日之期,如約而至。

    余半山仍舊是不請自來,“你們考慮的怎么樣了?”

    雖是這么問,但他篤定,太一宗不會拒絕他。畢竟一個金丹修士哪有宗門聲譽重要?正常人都知道應該怎么選擇!

    凌虛黑著臉,臉拉的老長,皮笑肉不笑道,“余老頭,你就這么肯定我會把徒弟嫁給你?”

    “哈哈……”余半山大笑,“本來還不肯定,但你這么說,我就確定了!”

    余半山張狂的模樣,讓凌虛氣的牙根癢癢,被蔣臣乾死死抱住胳膊,才險險忍住沒上去揍他。

    “兩手空空就想娶我徒弟,做夢去吧!”

    余半山了然,“余某自然不會空手而來,聘禮方面你們只管提!”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凌虛也不跟他虛與委蛇,看向蔣臣乾,示意他報聘禮單子。

    蔣臣乾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清了清嗓子,念道,“一萬顆極品靈石,一萬株高階靈植,一萬把靈器法劍……”

    余半山額頭青筋暴起,不等蔣臣乾念完,就拍桌而起,“放屁!”

    一萬顆極品靈石?什么概念?!一顆極品靈石等于一百顆上品靈石,等于一萬顆中品靈石,等于一百萬顆下品靈石!幾乎就是一條小型靈石礦了!

    這就算在上古時期資源豐富的時候,也沒有人能拿的出來,更何況現在修真界式微,資源匱乏,他上哪去弄那么多靈石?更別說還有一萬株高階靈植,一萬把靈器法劍!

    這絕對是想讓他知難而退!

    凌虛冷冷掃他一眼,“這些都拿不出來,還想娶我徒弟?”

    余半山額頭青筋直跳,眼睛瞪的凸起,“是你欺人太甚!故意刁難!凌虛,你真不怕我把紅蓮仙子的事捅出去?”

    “怎么?我徒弟不值這個價?別忘了,她可是極品水靈根,還是純陰之體,你不就是看出了她的體質,才處心積慮的想要娶她?化神修士可不止你一個,你要是捅出去,還能占得先機?”

    余半山冷笑,“原來你們太一宗也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賣徒弟都是明碼標價!”

    他說的這么難聽,凌虛卻不以為意,看這老犢子吃癟他心里高興還來不及呢!還是瑤瑤有主意,順水推舟坑他一把,豈不大快人心?

    雖然,他對瑤瑤說的一定能脫身,有些擔憂。

    “我們如何,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只說拿不拿的出吧?”

    余半山當然拿不出,別說他拿不出,整個天玄宗都拿不出,可是他又極為要面子,讓他說句拿不出實在是為難他了。

    他面色陰沉,怒不可遏,“凌虛,這是你逼我的,你可不要后悔!”

    凌虛皮笑肉不笑,“那就是拿不出了?正好,慢走不送!

    余半山氣極,甩袖離開。

    待他走了,蔣臣乾道,“師伯,他不會真的說出去吧?”

    “放心,到嘴的肥肉他不會舍得放棄的!他還得回來!

    “……”蔣臣乾沉默了一下,“師伯,用肥肉形容師妹真的好嗎?”

    凌虛:“……”

    果不其然,余半山片刻之后又返回來了,這次他明顯冷靜許多,也不再端著架子,“你們要的太高,我確實拿不出,我帶著誠意而來,凌虛你也別獅子大開口,不如好好談談?”

    凌虛冷哼一聲,算是應了。

    兩位化神修士面前,蔣臣乾不敢多言,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唇槍舌劍,一番討價還價,最終以五十顆極品靈石,一百株高階靈植,一百把靈器飛劍的價格成交。

    薄暮瑤知道后,還小小意外了一下,“沒想到我這么不值錢!

    她記得當初師父隨手給她的儲物戒里,都有不止五十顆極品靈石!

    大白道,“別不知足了,就這些都要讓天玄宗大出血了!不是誰都像你師父那么有錢的!”

    薄暮瑤有些意外,原來大白也認識師父嗎?看它說話的語氣還挺熟稔。師父到底跟太一宗有什么關系?薄暮瑤真是越來越好奇了。

    坑了余半山一把,凌虛雖然高興,但也不得不憂心接下來薄暮瑤能不能成功脫身。

    余半山心急,一刻也不想耽擱,把道侶儀式定在了一個月之后,所以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薄暮瑤卻很淡定,該干嘛干嘛,甚至還很悠閑的下山去撿寶。

    當然,還跟著一只木青青麻雀。

    “哎!臭女人,你真的要嫁到天玄宗?”

    薄暮瑤連忙捂住這個大嘴巴,不讓她亂說。她與余半山準備結為道侶一事,她怕節外生枝,根本沒在宗門說,因此別人都不知道,只有住在霧隱峰的木青青知道。

    “這些事你別管,我馬上就把你送回天玄宗!

    木青青撇了撇嘴,“不管就不管!

    木青青自小在天玄宗長大,對宗門很有歸屬感。而余半山作為天玄宗唯一的化神修士,還是很被這些后輩崇敬的。在她看來,薄暮瑤能跟化神修士結為道侶,還是薄暮瑤高攀了!所以她實在不明白為什么霧隱峰提起這事來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按她自己來說,未來的道侶要么是她喜歡的,長相俊美,要么實力高強,如果兩樣都占,那當然最好不過。如果只占一個,想必她也是愿意的。當然,這些是在遇見無雙師兄之前的想法,現在嘛……

    木青青正在想入非非,沒注意薄暮瑤已經停了下來,一頭撞在了她后背上,鼻子都撞酸了。

    木青青捂著鼻子不滿道,“你干嘛突然停下來!”

    空曠寂寥的山谷里,周圍一個人影也沒有,薄暮瑤盯著遠處的白衣男子,眼中閃著一道莫名的光芒,輕聲道,“你想見的人……來了!

    木青青一愣,想見的人?

    她繞過薄暮瑤,往前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個人……

    “師兄!”

    木青青興奮的大喊,她在凡間蹉跎這么久,終于看到了親人,好像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一樣。

    可是她喊出的卻是一陣“嗚嗚”聲,因為薄暮瑤又給她下了噤言咒。

    木青青瞪著眼睛看薄暮瑤,強烈的表示抗議,薄暮瑤卻無視了她的不滿,直接走到徐初陽前面。

    “薄暮瑤?”徐初陽面色淡淡的輕問,像是要確定她的身份。

    “是我!

    “那就沒錯了!毙斐蹶栒f完這句話,周身氣勢陡然一轉,似是一頭蘇醒的野獸。他祭出自己的法器,道了一聲,“得罪了!

    薄暮瑤卻沒有拔劍,而是目光坦然的看著他,“我自認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幾次三番的置我與死地?”

    “呵!”徐初陽輕笑一聲,“你與我無仇,可是輕輕討厭你呢!所以……你只能去死!

    薄暮瑤嗤笑,她看書的時候就對徐初陽的腦回路難以理解,他對木輕云好像有種莫名的執念,不管做什么都是以木輕云為先,她當時也只當男主是忠犬型的,可是現在她發現,就算是忠犬也太過了吧?

    “那你可知木輕云為什么要殺我?木輕云從小在宗門長大,我一個凡間孤兒,與她從無交集,她為什么處心積慮的要殺了我?而且是剛筑基就目標明確的去找我?像是……早就知道什么似的,你從來都不懷疑嗎?”

    徐初陽黝黑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暗色,“你想說什么?”

    “我想說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我不信以你的聰慧沒有猜出來木輕云是奪舍的?猜出來了,只是不愿相信吧?自欺欺人的騙自己,她還活著……對嗎?”

    徐初陽的臉上終于打破平靜,眼中閃過一絲陰鷙,“休要胡言亂語!”

    薄暮瑤并不把他的威脅放在眼里,冷笑一聲,“你這么護著那個木輕云,不怕真正的木輕云傷心?從小照顧自己疼愛自己的師兄,對一個披著她皮的女人噓寒問暖,嘖,你說她知道了會不會氣哭?那丫頭哭起來可嚇人了!把霧隱峰的花花草草都驚的不長了……”

    她一邊說一邊觀察徐初陽的反應,徐初陽眼中的陰鷙漸漸被一抹亮色取代,“你說什么?!她還活著?我就知道她沒死,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他輕聲低喃,神色激動莫名,驀地又抬頭看向薄暮瑤,“你一定知道她在哪對不對?快點告訴我她在哪!”

    他眼中迸射的光芒讓薄暮瑤不敢直視,這一刻她相信,徐初陽喜歡的是真正的木輕云。

    她退后一步,讓木青青暴露在他面前,并且解了木青青的噤言咒。

    “師兄!”木青青委委屈屈的喊了一聲。

    徐初陽仍是有些不敢置信,他雖然知道了木青青還活著,但也沒想到下一刻她就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雖然她容貌平凡,修為不再,還有一股腐尸的味道,但他還是一眼認出這才是他的輕輕。不需要用什么驗證,只那雙眼睛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的輕輕,有一雙漂亮的眼睛,能直射靈魂的眼睛。

    木青青看他半天不動,還以為他在嫌棄自己,越發委屈了,“師兄!你是不是不愿認我?你還想著那個女人對不對?!她只是一個占了我身體的賤人!你怎么可以對她好!嗚嗚,師兄你一點也不喜歡我,你竟然沒看出來那個女人是假的,你也沒有第一眼就認出我來……我不過換了個身體你就不認識我了!我知道我現在又老又丑,還是一具尸體,你一定不喜歡我了!嗚嗚……”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结果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规则 分分时时彩 新疆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手机网赚项目 哈灵浙江麻将二维码 江西多乐彩任四多少钱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走势 中石化股票行情走势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