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7

    徐初陽找到真正的木輕云,自然不會再任假木輕云擺布,所以他沒有對薄暮瑤動手,甚至還為上次的事對她道歉,然后帶著木青青走了。

    薄暮瑤不是圣母,對險些殺了自己的人說原諒就原諒,但徐初陽活著比他死了更有價值,所以,她暫時放下了對他的那點成見。

    而且,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自己就是紅蓮仙子一事,知道的人不多,除了師尊、掌門、小白,就沒有別人了,可他們三人,薄暮瑤能確定不會傳出去。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有人猜出來的。

    這個人也不會是別人,必然是十分了解她,又與她有仇的人,所以,除了木輕云她還真想不出別人。

    薄暮瑤猜的沒錯,確實是木輕云猜出了她就是紅蓮仙子。畢竟紅蓮仙子的由來就是因為薄暮瑤眉間有一抹紅色蓮紋。那時候她還不會遮掩之法,所有人都看見了她的這抹蓮紋,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修真界女修紛紛效仿她在眉間畫上一模一樣的蓮紋。

    木輕云曾經身受紅蓮業火之苦,自然對它印象深刻。薄暮瑤“飛升”時,她正在閉關結丹,所以對這件事沒有關注。在她收服無垢靈火出關后,已經是兩年后了,見到宗門女修全都畫著薄暮瑤眉間那種蓮紋,自然大驚失色,打聽清楚前因后果,她稍一思考就知道,這場飛升必是薄暮瑤制造的。

    眉間紅蓮是鐵證之一,原因無他,每種異火,天地間都只有一簇,不會有兩個人同時有一種異火的情況存在。并且在原著中也沒有過什么紅蓮仙子飛升,七萬年來第一個飛升的人就是薄暮瑤,隨后就是她的男人們。

    雖然不知道薄暮瑤制造這場飛升的原因,但不妨礙她利用此事讓太一宗名聲一落千丈。

    沒了宗門庇護,薄暮瑤一階女修,還是極品爐鼎體質的女修,又能翻出什么浪花呢?

    所以才有了向余半山告密之事。她連木承天都沒告訴,就是希望能有個位高權重之人出面揭穿薄暮瑤的騙局!還有什么人能比一個化神修士有分量?

    只是她沒想到,余半山竟然早就在覬覦薄暮瑤的爐鼎體質,因為顧忌太一宗的凌虛道人才沒有強取豪奪,這件事反而讓他有了把柄要挾太一宗。

    雖然與所預期的目標有些偏差,但有化神修士出手毀了薄暮瑤,也是她喜聞樂見的,所以,她比余半山還期待結侶那天的到來。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到了大典當天。

    化神修士的結侶大典,怎么說也得廣邀天下修士,接受四面八方的恭賀。但這次的結侶儀式,太一宗、天玄宗雙方心知肚明,那只是為了面上好看,實際上就是娶了一個爐鼎。

    天玄宗不愿家丑遠揚,太一宗不愿毀了薄暮瑤名聲,所以雙方都默契的沒邀請外人,太一宗更是只有凌虛一人出面,他還是來給薄暮瑤撐場子的。

    沒有熱鬧非凡,沒有鑼鼓喧天,沒有賓客盈門,只冷冷清清的幾個人在場,見證了這場儀式。

    修士的結侶儀式,各種各樣,全看各人喜歡。但最重要一環是必不可少的,就是發心魔誓。不管是什么婚書,都不如這個誓言約束力強。

    心魔誓也分人,一般也就是若是xxx,就修為不得寸進,與大道無緣云云。一般如果不是特別相愛,就不會把話說死,會留些余地。畢竟修士生命漫長,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么。

    但余半山與薄暮瑤連這一環都省了,連個留有余地的心魔誓都沒有。

    可見這儀式真的是走個過場。

    余半山沒有發心魔誓自然是不想有所顧忌,因為他肯定會采補薄暮瑤的,他是強勢的一方,所以怎樣都無所謂。但薄暮瑤身為弱勢的一方,竟然沒有要求他發誓,以保障自己的權益,薄暮瑤沒有,凌虛也沒有,這讓他心頭疑惑了一下。

    不過也沒有關注太多,畢竟對他來說,對方只是螻蟻,再怎么掙扎也是徒勞,她還能玩出什么花樣不成?

    儀式結束,凌虛臉色臭的發黑,目送著薄暮瑤與余半山離開。

    天玄宗的掌門寧致遠笑瞇瞇過來跟他說話,“凌虛前輩,難得來我天玄宗一趟,不如留下住些日子,也好讓在下盡一盡地主之誼!

    “不用你說我也要住些時日!”凌虛冷聲道。

    寧致遠表情一滯,他真的只是客套一下!明知道自己徒弟要被采補,干什么要留下來給自己添堵?關鍵是他留下來,半山師伯肯定不能動那女娃娃了,總得等凌虛走了才能動!就算是心知肚明的事,但也不能在人家師父眼皮子底下把人家徒弟采補了!

    但話已出口,無論如何也收不回來了。寧致遠打起笑臉,道,“如此我就安排一下,還請凌虛前輩移步!

    “哼!”凌虛冷哼一聲,率先走了出去。

    薄暮瑤跟著余半山回了他的洞府。說是洞府,其實也是占了一座山頭,與師父師尊不同的是,余半山這里人來人往、仆從環繞。

    薄暮瑤不喜歡這里的氛圍,輕蹙了一下眉頭。這一點變化被一直留意她的余半山發覺,揮手譴退下人,“都下去!

    仆人魚貫而出,山上頓時清靜起來。

    余半山上前握住薄暮瑤的手,薄暮瑤不喜,于是就甩開了。

    余半山竟然也沒有生氣,回味了一下掌心柔軟的觸感,不由咂了一下嘴。即便面前這個女人是要被他當做爐鼎的工具,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工具真的很勾人,連他都有些心動了。

    美人就該捧在手心里寵著,所以,他不介意對她好一點,在采補之前。

    “我可以叫你瑤瑤嗎?”他拿出十二分的耐心,用輕柔的語氣對薄暮瑤道,只是這溫柔無端讓薄暮瑤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由退后了一步。

    余半山猶未察覺,“瑤瑤別怕,我現在不會對你做什么,我先帶你熟悉一下這里!

    薄暮瑤心中冷笑,現在不會做什么,那以后呢?彼此心知肚明的事,何必要遮遮掩掩?他要是爽快點露出本來面目,她還能敬他壞的坦蕩,現在只讓人覺得惡心。

    她沒有憤怒反抗,反而順從的跟著他,他帶她去哪,她就跟著去哪?此婆浜,卻一言不發,木著一張臉,不哭不笑。

    余半山嘆了口氣,他知道沒有哪個人在明知會有什么下場時,還能強顏歡笑,自己確實強人所難了,便也沒有再逛,帶著她回到了洞府。

    “瑤瑤累壞了吧?你先休息,我去隔壁,有事你叫我!庇喟肷阶哉J還是有些風度的,自然不會一上來就對她用強,他準備循環漸進,待彼此熟悉了才好辦事。

    薄暮瑤仍舊是一言不發,眼神木然的落在一處,不去看他。

    一連幾天都是如此,麻木的似是沒有靈魂,余半山寧愿她跟自己哭鬧,也不想看她這幅模樣。

    而且,他耐心也耗盡了,不想陪她磨了。

    所以,他這天送薄暮瑤回來后,沒提出要走,而是留了下來。

    “瑤瑤,我覺得是因為我每天都離開,才讓你對我如此生分,所以我今天留下來陪你好不好?”

    薄暮瑤沒吭聲,余半山便自顧自的坐到了她身邊,手也攬上了她的肩頭。

    薄暮瑤瞬間僵硬,似乎是預見到接下來的事情,不由顫抖。

    鼻尖傳來一股暗香,美人身上的味道都這么好聞。余半山深吸了一口氣,輕聲安撫她,“別怕,我不會弄疼你的!

    薄暮瑤驀然抬起頭,淚光點點,緊咬下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

    讓余半山看的心都酥了。

    “我……我就想知道,是誰跟你說我是紅蓮的?”

    她的聲音也是充滿惶恐,讓余半山不由心生憐惜,“是我宗的一名弟子,名為木輕云!

    他不覺得這個問題有什么不能回答的,反正對他來說,這兩個女人都是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根本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威脅。

    “木輕云?我不認識她,她為何要害我?”雖然恐懼,薄暮瑤還是疑惑的問了出來,“你能帶我去見見她嗎?我想看看是不是得罪過她而不自知……”

    她低下頭,語氣一瞬間無助到了極點,“總要……死個明白啊……”

    余半山瞬間就心疼起來,不由把她擁在懷里,“瑤瑤別怕,我不會讓你死的!”這一刻,他突然做了一個決定,他要留這個女人一命,就算采補后她修為不能提升,壽命無幾,他也要留住這個女人,好好陪她度過余生,許她一世無憂。

    薄暮瑤被他抱在懷里,心里嘔的要死,卻沒有反抗,頭頂又傳來一聲輕笑,“你要見她,何必親自過去,我去給你把她帶來!

    說完就消失不見,不過片刻就又出現在薄暮瑤面前,邀功似的道,“瑤瑤,我把她帶過來了!”

    他并不覺得自己的舉動有何不妥,美人終于肯跟他說話了,而且就這么一個小小的要求,別說木輕云了,就是木承天,他也能給她帶過來,因為他眼里不需要顧忌這些螻蟻。

    木輕云突然被擄來,正在發懵,待看到面前的人是薄暮瑤,她突然生出一些不好的預感,驚恐不定的尖叫,“薄暮瑤你要做什么?!”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可以挣钱的棋牌游戏? 湖北11选5号码预测 有什么棋牌游戏? 贵州11选5走势图手机板 二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 西甲首轮完整积分榜 贵州11选5综合走势图 杭州麻将规则 新华保险股票行情走 30选5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