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7

    薄暮瑤垂眸,與木輕云平視,目光不解的看著她,“我與你素不相識,你為何要害我?”

    木輕云表情一滯,說不出來。她當然不能告訴薄暮瑤是因為一本書的緣故。

    “因為你該死!”她咬牙切齒道,完全忘了余半山還在一旁站著。

    薄暮瑤還沒什么反應,余半山先怒了,沉著臉冷哼一聲。

    這聲音里加了化神修士的一絲威壓,木輕云瞬間被震暈過去。

    薄暮瑤抬頭錯愕的看向他。

    “這女人敢對你不敬,留著干什么?該死的是她才對!”

    薄暮瑤垂眸,掩住眼中的情緒,狀似不經意的掃過木輕云手腕,“咦?這個是……”

    “怎么了?”余半山趕緊過來問。

    薄暮瑤有些不確定道,“她手上戴的好像是我父親留給我的遺物……”她說著,蹲下來,從木輕云手上摘下了空間手鐲。

    現在的木輕云還沒有完全祭煉手鐲,小說中的她也是在最后弄死薄暮瑤時,取了薄暮瑤全部的心頭血才算祭煉成功,所以薄暮瑤輕而易舉的摘了下來。

    晶瑩剔透的碧綠色手鐲,上面沒有任何花紋,只有幾道紅絲。沒有任何靈氣波動,看著就像凡間再普通不過的普通鐲子,余半山只掃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薄暮瑤就是知道他看不出鐲子的玄機,才敢這么明目張膽的拿過來。此刻她拿著鐲子,狀似沉思,“真的是我父親的遺物!我六歲的時候就遺失了它,沒想到在她這里。這女人果然與我有什么淵源嗎?”

    她表現的越坦然,余半山越是不疑有他,走過來接道,“那就等她醒來再問!闭f著,摟上她的纖腰,準備帶她離開。

    薄暮瑤低頭不語,任余半山摟住自己。

    她看了一眼系統的倒計時。

    ……11,10,9,8……

    很好,馬上就可以了。

    余半山毫未察覺有什么不妥,笑意不減道,“瑤瑤,我今天留下來陪你好嗎?”感受著手中柔軟細膩的觸感,再想到接下來的事情,余半山不禁心頭火熱。

    6,5,4……

    “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什么,只是想跟你熟悉一下……”

    3,2,1。

    時間到。

    薄暮瑤驀然抬頭,露出一個魅惑至極的微笑,“可是,我不想陪你呢!

    余半山被她的笑晃了心神,片刻后才反應過來她說了什么。

    什么意思?余半山還來不及思考,就感覺一陣目眩頭暈,然后四肢無力的軟到在地。他大驚失色,忙試著去調動靈氣,卻發現丹田已被封印,經脈干澀,竟然無法調動分毫!

    余半山驚怒交加,“你對我做了什么?!”

    原來的那點旖旎心思早拋到九霄云外了,這個時候他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定是這女人做了手腳!

    薄暮瑤也不再掩飾自己,微微一笑道,“我可什么都沒做,不過是在身上放了些香料!

    只不過香料有毒而已。

    系統出品的“神仙醉”,連神仙都能放倒,何況他一個化神修士?

    余半山怒不可遏,“原來你之前都是裝的?好!老道自認英明一世,沒想到栽到了你一個丫頭片子手里!不過你別得意太早,化神修士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現在放開我,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我一定讓你后悔……!這是什么?!”

    余半山一聲慘叫,臉色瞬間蒼白。與此同時,他身后的一處地方多了一縷灰燼。

    原來他自知難逃一劫,一邊說話轉移薄暮瑤注意力,一邊偷偷摸摸分出一縷神魂逃命。卻沒想到薄暮瑤竟然還有埋伏!

    她用紅蓮業火把周圍都屏蔽起來了,為的就是防止余半山逃走。余半山慌不擇路逃走時,沒有發覺,一頭撞了上去。

    余半山臉色難看,知道硬的不行,便試圖用軟的來打動薄暮瑤,“瑤瑤,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我們是雙修道侶,本該互相幫助,你為什么對我下此毒手?我承認,我一開始是對你別有心思,可這幾日相處下來,我已經被你吸引,也放棄了那個想法,只想與你做一對神仙眷侶,你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發誓,我一定都聽你的,絕不會做一絲一毫傷害你的事……”

    薄暮瑤冷笑一聲,“別說這么好聽,今日若不是我有些手段,恐怕現在已經被你采補完了吧?這些事你我心知肚明,你就不必費心思為自己洗白了!”

    薄暮瑤不想再與他多說,身上“吱吱嘎嘎”一陣響動,然后瞬間變了另外一個人,卻是與木輕云一模一樣。她就這樣直接走過去,把手放在了余半山的丹田上。

    余半山見她軟硬不吃,現在又這般舉動,不由雙眼赤紅,目呲欲裂,“你這個毒婦!老道一定不會放過你!不把你挫骨揚灰難解我心頭之恨……”

    薄暮瑤看著他輕聲低喃了一句,同時一股陰冷的、充滿毀滅氣息的力量沖進余半山的丹田,然后余半山瞬間石化,化做一堆粉末。

    即便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象,即便她殺人只是自衛,薄暮瑤還是不習慣這樣殘酷的手段,雖然它很好用。

    她釋放一個清塵術,清理掉身上沾的粉末,轉身走到木輕云身邊。

    地上的女人,毫無知覺的躺著,她只要像剛才那樣,這個女人就會無聲無息的消失。

    但薄暮瑤沒有這樣做,當然不是因為心軟,她們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她沒必要有任何顧忌!只是系統說,她不能殺木輕云,她可以壓制她,可以像木輕云對她那樣毀了她,就是不能出手殺了她。

    雖然它沒說原因,但薄暮瑤知道,它不會無緣無故的這樣要求,必然是有它的考慮。所以,她只能暗自可惜這大好時機。

    不過,她剛才殺余半山時用的是木輕云的樣子,應該夠她頭疼了吧?

    這就不得不說系統給她的千變萬化的可貴之處了。修士的命碑很是奇特,尋常遮掩之法,不管你掩飾的再完美,在命碑面前總會現出原型。所以,修士死前傳回的畫面,必是去除偽裝后的人。

    但薄暮瑤的千變萬化卻不同,命碑也不能發現她的偽裝。所以,這個黑鍋木輕云背定了!

    薄暮瑤跨過木輕云的身體,毫不猶豫的離開。

    凌虛得到她的傳信,已經在外面等著她了?吹剿旰脽o損的出來,這才松了口氣,“怎么樣了?”

    薄暮瑤壓低聲音道,“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趕緊離開!

    死了?!

    余半山一個化神修士就這么死了?!

    凌虛看薄暮瑤的眼神越發震驚了,雖如此,但他腳下卻片刻不停的離開。

    待他們離開之后,天玄宗某處陡然發出一聲怒吼,“誰殺了老祖!”

    卻是寧致遠的聲音。

    不提天玄宗如何兵荒馬亂,薄暮瑤被凌虛提著,一路疾馳,離開了天玄宗的地盤,一直到了太一宗的地界他才慢了下來。

    凌虛憋了一路的話,終于忍不住問了出來,“你真殺了他?”

    薄暮瑤看他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覺得有些好笑,師尊他老人家什么時候露出過這一面?

    “是,我真殺了他,師尊您不要懷疑了,你徒弟沒有掩飾修為,也沒什么逆天手段,只是用了點比較厲害的毒,再加上用美人計讓他放松警惕,然后就得手了!

    她說的輕描淡寫,但凌虛聽的咂舌,這丫頭可真是膽大包天,敢于化神修士謀皮!這得多好的心態才能忍住不露餡?更別說心智、眼力、手段也是缺一不可。

    這下他是真的確定,薄暮瑤就是祖師爺說的那個人,拔下斬神劍真的不是走了什么狗屎運。

    天玄宗里一片混亂,蓋因他們宗的頂梁柱,唯一一個化神修士——

    死了!

    還是被人殺死的!

    殺他的人竟然是本門弟子!

    木承天拍桌而起,怒不可遏,“放屁!我女兒怎樣我還不知道?她怎么能殺得了化神修士?”

    寧致遠示意他先冷靜,宗門里唯一的化神修士死了,以后就只能靠這些元嬰修士了,他現在還不能得罪他!笆虑槭怯心抗捕,半山師伯命碑上傳來的畫面你也看到了,事實究竟如何,我們還是問問木輕云吧!

    “這還用問嗎?”說話的是一個向來與木承天不和的馬姓長老,此刻看見木承天吃癟,他不介意落井下石,“她不是說了嗎?她是無垢靈體,又是極品木靈根,半山想采補她,所以她才下此毒手。寧保清白不顧強權,木承天你生了一個好閨女!”

    他雖然這樣說,但卻用陰陽怪調的語氣,明顯是在嘲諷他女兒竟然連化神修士都敢殺。不過一個金丹期的丫頭,半山師伯看上她是她的榮幸,竟敢拒絕,還殺了他,他雖然羨慕嫉妒半山在宗門的崇高地位,但也知道,一旦半山不在,宗門必將落好幾個臺階,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這點道理他還是懂的。

    木承天氣的要死,他正為輕輕的事著急上火,姓馬的還在這里落井下石,當真以為他會顧忌同門之誼,不敢動手不成?

    修士子嗣艱難,木承天就木輕云這么一個女兒,難免疼寵,一遇上她的事,木承天就容易失去理智,更何況這次是出了這么大的事!偏偏還有人冷言諷刺他的輕輕,木承天馬上就要忍不住爆發了,卻聽到一個聲音道,“掌門,師父,各位長老,我知道她為什么殺半山師祖!

    卻是徐初陽進來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浙江 体彩6十1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甘肃十一选五怎么玩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分分彩好的打法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江西时时彩开奖号码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走势 股票跌破发行价能买 微信红包刮刮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