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

    “!我要殺了那個賤人!”唐音音看到沈修謹臨死前的畫面,一聲尖叫,目光赤紅的沖出大殿。

    何清蓮連忙道,“攔住她!”

    玄明玄秋一左一右的上前架住她,玄秋勸道,“你先冷靜,總要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冷靜?你讓我怎么冷靜?被殺的不是你們的道侶,所以你們都不著急!事情不是很明顯嗎?那個賤人殺了我夫君!你們不是都看到了!現在你們攔住我,是要包庇那個賤人嗎!”

    花漸離沉下臉,“唐音音!你嘴巴放干凈點!事情沒有結論之前,別這么著急給我徒弟扣上殺人兇手的帽子!”

    唐音音尖聲厲叫,“還要怎么結論?那賤人殺了我夫君你自己沒看見嗎!鐵證如山,蘅蕪你休想包庇她!”

    現在的她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完全沒有了平日的楚楚可憐,語氣尖銳,完全聽不進任何意見。

    花漸離冷哼一聲,“鐵證如山?確實!不如我跟你細數一下這些鐵證第一,我徒弟是極品水靈根,可以說是最好的爐鼎體質第二,剛才的畫面是瑤瑤衣衫不整,動彈不得的被玄真為所欲為第三,玄真堂堂元嬰修士,費勁心思的混入一群煉氣期弟子中進入元空秘境,目的為何?難道不是玄真心生歹意想要采補瑤瑤嗎?還好我家瑤瑤命大,被人救了!這就叫多行不義必自斃!”

    “你胡說!就是那賤人殺的!她勾引修謹未遂,就惱羞成怒痛下殺手!你為了包庇她就扯出一個莫須有的人來!元空秘境怎么會有外人?!”

    花漸離嗤笑,“你的意思是說,我徒弟剛剛筑基就能殺了一個結嬰多年的元嬰修士了?沈修謹堂堂元嬰修士連一個筑基期的弟子都打不過,他還不如死了干凈!”

    “你!”唐音音雙目赤紅,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器,她現在恨不得殺了花漸離,她夫君尸骨未寒,這人還往他身上潑臟水!實在可恨!

    倆人之間唇槍舌戰,旁人都插不上嘴,何清蓮眼看事態升級,暴喝一聲,“都別吵了!”他看了一眼花漸離,轉過去對唐音音說道,“你先冷靜一下,事實究竟如何,我們等薄暮瑤回來再問個明白!”

    “她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殺了人!”唐音音目光怨毒的盯著花漸離,因為薄暮瑤,她現在連花漸離都恨上了,“她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會信,除非你們用搜魂術!”

    元空秘境里,三天時間一晃而過,因為沈修謹的事情,薄暮瑤沒心情去找什么靈獸靈藥,只跟著衛韶臣四處轉了轉。

    等秘境出口開放時,便跟著眾人出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鄭東來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總是不經意的留意著她,好像是……怕她逃走。

    薄暮瑤驚了一下,隨即想起,原著中說過,命碑可以記錄修士臨死前的畫面。

    所以,宗門已經知道是她殺了沈修謹嗎?還讓鄭東來看著她?雖然沈修謹是咎由自取,可是,殺了他應該會有麻煩吧?不知道宗門現在是什么態度?師父知不知道?還有,她該怎么解釋她一個筑基期能殺了元嬰期的沈修謹……

    薄暮瑤一時之間心亂如麻,不過,即便如此,她也沒有想過要逃走。因為合歡宗還有她的師父師兄,她最親的兩個人。而且,她潛意識里還是覺得宗門會秉公處理這件事,畢竟是沈修謹想要采補她在先,她只是自衛。

    隨著臨近宗門,薄暮瑤突然有些心慌,眼皮直跳,她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衛韶臣見她一路上都是沉默不語,這會又突然臉色蒼白,不由擔心道,“別想了,都過去了!”他以為她還在為沈修謹的事后怕。

    薄暮瑤勉強沖他笑笑,“我沒事!

    “賤人拿命來!”

    他們乘坐的飛舟剛剛落在道場上,就看見文清殿里沖出一道白色身影,手持一把青色法劍,滿臉怨毒的朝薄暮瑤刺過來。

    薄暮瑤被她的威壓鎖中,動彈不得,眼看著那劍氣就要落到她身上,另一道紅色身影更加快速的飛來,抱起薄暮瑤騰空而起。

    “唐音音你干什么!”

    薄暮瑤靠在師父懷里,感受著他說話時胸腔的起伏,差點掉下眼淚,像是在外受了委屈的孩子,終于找到了親人。

    唐音音不說話,只是怨毒的盯著薄暮瑤。這時候,何清蓮等人也追過來了。

    看到底下被唐音音的劍氣傷到的弟子,何清蓮不禁眉頭一皺,對鄭東來說,“你速速帶他們去療傷,趕緊離開這里!

    鄭東來應下,迅速帶著其他人離開。衛韶臣擔憂薄暮瑤,想要想留下,卻被鄭東來按住,“沒你什么事,別過去添亂了!

    衛韶臣只得隨他走了,他覺得有蘅蕪真君護著,她應該不會有事吧。

    白玉臺上,何清蓮道,“玄玉你太沖動了,就算你心中悲痛也不該直接下殺手!總得先問清楚真相!”

    “真相就是她殺了我夫君,還有什么好問的!”唐音音不想知道什么真相,她只想將殺了她夫君的人除之而后快!她不覺得蘅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賤人死,與其到時候讓他找出理由護著小賤人,還不如先下手為強,先殺了那個賤人再說!

    花漸離當然知道她打什么算盤,冷笑一聲,“唐音音你再敢放肆,就休要怪我不顧同門之誼了!”

    何清蓮怕他們又吵起來,連忙道,“好了,都別說了,先問問情況吧!彼D頭看向薄暮瑤,目光銳利而又威嚴,極有壓迫感,完全沒有平日的和藹可親,讓薄暮瑤心都懸了起來,“我且問你,玄真長老是不是你殺的?”

    此話一出,在場的幾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她身上。

    薄暮瑤沒吭聲,看了一眼師父,花漸離道,“別怕,照實回答!

    薄暮瑤這才點了點頭,“是!

    話音剛落,唐音音立刻尖叫,“果然是你!我要把你挫骨揚灰,為我夫君報仇!”

    何清蓮沒管她,又問道,“你為什么殺他?”

    薄暮瑤緊緊咬住嘴唇,面色蒼白,一副隱忍又屈辱的模樣,“他要采補我……”這時候還不用苦肉計什么時候用?

    她的回答在眾人意料之中,沒有人感到意外,因為事情很明顯,所有人都看出來了,只有唐音音不肯接受罷了!

    果然,唐音音立刻反駁,“你胡說!修謹那么正派磊落的人怎么會做這樣的事?明明是你勾引不成就痛下殺手,現在想推卸責任就胡亂潑臟水,我斷容不得你這樣污蔑我夫君!”

    何清蓮示意玄明拉住唐音音,又接著問薄暮瑤,“那么,你是怎樣殺了玄真的?”

    這個問題才是大家關心的,不僅他們,連花漸離都好奇她是怎樣殺了一個元嬰修士的。

    “我……”薄暮瑤猶豫了一下,似是不知道該不該說,她又看向花漸離,花漸離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她這才接著說,“師父給過我一枚針形下品寶器,用來防身,我趁他不備射進他身體里,然后把它自爆了……”這是她在路上編好的說辭,她相信師父不會拆穿她。

    “嘶!”何清蓮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這小丫頭下手這么狠,而且這么有魄力,下品寶器都能說爆就爆。寶器可不是法器、靈器,可遇不可求,他堂堂一宗之主,也不過才三件寶器罷了!

    花漸離自然知道他沒有給過她一枚針形寶器,心底疑惑,卻沒有拆穿,反而漫不經心道,“有個八品器師的師父,我徒弟就是這么任性,把寶器扔著玩!”

    為了給薄暮瑤脫罪,花漸離不惜爆出來了自己八品器師的身份。

    果然,何清蓮幾人震驚道,“蘅蕪你說真的?你已經是八品器師了?!”

    “你什么時候見我說過假話?”

    這倒是真的,何清蓮頓時就心花怒放了,有個八品器師坐鎮,他們合歡宗要發達了!本來他還在想損失了一個元嬰修士,宗門高層修士實力受損,他怎樣才能保住合歡宗岌岌可危的地位,現在這個問題不用擔心了!

    唐音音冷笑,“八品器師又如何?宗門什么時候規定八品器師的徒弟就可以隨意殺人了!她殺了我夫君必須得死!”

    郭穎提醒她說,“那不叫隨意殺人,不過是自我防衛!”

    “呵!防衛?她說修謹采補她,證據呢?她元陰未失,僅憑一面之詞就說修謹采補她,誰信?除非你們用搜魂術!”

    搜魂術,這是一個極為歹毒的法子,施術人要將神識入侵被施術者的識海里,讀取對方的記憶。此法歹毒之處在于,被搜魂后的修士,基本上都變成白癡了!

    花漸離自然不同意用搜魂術。

    唐音音冷笑,“既然如此,那就把她按門規處置吧!以下犯上,殘害同門,足夠讓她魂飛魄散了!”

    事情陷入了僵局,唐音音非要用搜魂術來看清真相,花漸離當然不可能同意,他們誰也說服不了誰,就這樣僵持住了。

    花漸離不耐煩跟她扯皮,帶著薄暮瑤離開,唐音音氣極,尖叫著一定要殺了薄暮瑤。

    回到天璣峰,花漸離道,“你回去休息吧,不要胡思亂想,為師會解決這件事的!

    薄暮瑤錯愕,都不問問她隱瞞的真相嗎?

    花漸離看出她的疑問,反問道,“我問你就會說嗎?”

    不會……她不能告訴任何人關于陰氣的秘密?墒,所有事都瞞著師父也讓她很愧疚……

    花漸離輕輕笑了一下,“瑤瑤不要多想,我說過不好奇你的秘密是真的不好奇,你不必愧疚;厝ズ煤眯逕,萬事不用管!

    薄暮瑤點點頭,目送他離開。

    一連幾天,外面都是風平浪靜,薄暮瑤也不知事情進行的如何了。她待在洞府里,也靜不下心修煉,只好安心養傷,順便查看了一下任務獎勵。

    副本任務探索丹宗遺址完成,任務獎勵雷系術法大全

    這……薄暮瑤驚喜,這獎勵太出乎意料了!雷系術法可不比水系術法,水靈根是最常見的基礎靈根,其術法就算遺失了一些,也依然有很多。而雷靈根,本來就極為稀少,相應的,雷系術法就更少了,本來她還發愁怎么找雷系術法呢,沒想到系統獎勵給她了!

    薄暮瑤瞬間就忘了傳承被衛韶臣搶走的不悅,在她看來,十個丹宗傳承也不如她的雷系術法來得重要!靠丹藥輔助終究不是正途,丹藥堆上去的修為哪有自己腳踏實地修煉的穩固?

    薄暮瑤把現在的處境拋在腦后,專心致志的研究起雷系術法,畢竟有了實力才能再談其他。

    這天,花漸離從外面回來,臉色鐵青,目光陰沉,薄暮瑤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種模樣,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