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天才犯罪 > 第一卷 清風別墅_第三章 無影無蹤

第一卷 清風別墅_第三章 無影無蹤

    不知道為什么,就算白天的清風別墅區,也給我一種陰涼的感覺,或許是因為這里地處郊區,四面環山。又或許是,我真的見鬼了。

    想想就覺得毛孔悚然。

    至于李貴仁笑話我是因為體虛,我根本沒予理會。昨晚如果來的是他,我估計他應該會腎虛。

    因為昨晚來的匆忙,走的也比較著急,所以對于門口的幾名保全人員根本沒有來得及細心盤問。

    此時在觀看監控視頻的時候,不免多交談了幾句。

    三棟別墅的第一任主人,是一名年輕女子,名叫李嘉敏,雖然已經成婚,可別墅中住的只有她一人。她的丈夫,在兩年前就一直沒有出現過。

    至于她為何要自殺,這一點連保全人員也不清楚。

    陳子欣住進清風別墅大概也有兩個月時間,基本都是足不出戶,只有偶爾需要購買日用品才會出門。

    而她的職業也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一名知名懸疑恐怖小說的作家,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這一個星期的監控視頻都在這里了,你們看看有沒什么可疑的地方!遍_口的保全人員名叫張鑫,對于我們的要求,配合度極高。

    門口的保全人員一共有四名,基本就是兩班倒的形式,目前在場的有兩人。另外兩人,其中一人休息,一人已經請假一個多星期,據說是家中有事。

    清風別墅區一共有20戶住戶,每一個住戶都有獨立的監控視頻,由于家庭住戶,監控視頻的內存儲不是非常高,所以只能保存一個星期的視頻錄像。

    到了第二個星期,就會開始重新刷新,重新錄制。

    這一個星期的監控視頻中,除了陳子欣出門兩次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人靠近過這棟別墅。

    房東張慧蘭也是在昨晚才開車到別墅,按這情況來看,似乎唯一的嫌疑人就只有張慧蘭了。

    可按照唐峰的說法,這張慧蘭應該不會是兇手,那這想到這里,我腦中再次浮現出那張照片。

    “這一個星期內,這里有沒有出入過什么陌生人嗎?”我強忍著恐懼,撇了李貴仁一眼,發現他也是瑟瑟發抖。

    這混蛋本就弱不禁風,現在就連膽子也這么小。

    “陌生人”張鑫沉吟之后,疑惑的望向另外一名保全人員,見他搖頭,才繼續回答:“住在這里的人非富即貴,所以對于人員出入問題,我們都做的非常詳細!

    “至于陌生人,一個星期以內是沒有,只不過”張鑫沉吟不決,顯然他也不太確定。

    “不過什么?”我頓時心理一緊,連忙催促。

    “不過在一個星期以前,陳子欣的男朋友來過,至于什么時候離開的,我就不知道了!睆場蚊嫔行┎惶匀,特別在說道陳子欣男朋友的時候。

    我當時也沒有覺得奇怪,或許他們之間有過什么矛盾吧。因為保全人員和陌生拜訪的人,發生口角,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可惜一個星期以前的拜訪,對于我來說,實在沒有什么卵用。

    “有沒有出入登記表給我一份?拿這一個月的”我想著,既然來了,如果不帶點什么東西回去,那還得面對唐老頭的怒火,索性有個交差。

    只是心中的恐懼感,讓我邁出的步子,忍不住想要收回。俗話說,這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頂著,這案件破不了,不是還有唐老頭嘛?

    在看看李貴仁,我真的覺得,我已經完全夠爺們了。

    這棟兩層別墅此刻已被警方用警戒線圍了起來,可能由于時間問題,別墅內的電路問題還沒來得及維修。

    整棟別墅給人的感覺,昏暗、陰沉。陣陣涼意侵襲,四周張望一陣之后,我心理只想著早點把唐峰交代的事情辦完,離開這是非之地。

    客廳臺桌上的紅酒和酒杯雖然已經被收走,可此刻重新站在這里,我一眼就能分辨出它們昨晚擺放的位置,確實和唐峰說的毫無差別。

    我壯著膽子開始四下查看,李貴仁這混蛋是局里出了名的,嘴門沒有把關,我要是表現的膽小怕事。

    這一回去,估計全警局的人都得知道不可,那以后我還怎么做一名勇敢的人民公仆?

    別墅廚房整理的很干凈,飯桌上也沒有剩菜剩飯,唯一讓我奇怪的是,這廚房和碗具都刷洗的這么干凈,為什么連一個清潔用品都沒有,可這和案件似乎也沒有多大關系。

    在想想陳子欣死前的打扮,或許她真的要去赴宴也不一定。只不過因為什么事情,最后沒有離開,而獨自飲酒呢?

    “誠實,看看冰箱里面有沒喝的?”當我想要離開去其他房間查看的時候,李貴仁詢問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

    “這混蛋,連死人的東西都敢喝!蔽倚睦戆盗R,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停頓,可當我打開冰箱的時候。

    空蕩蕩的冰箱,讓我呆愣在原地。

    一絲疑慮,猶如一顆種子種下,開始滋生發芽。

    我記得很清楚,保全人員張鑫說過,陳子欣是一名知名作家,為了寫作,基本足不出戶。那么按這樣的情況來看,陳子欣的吃飯問題,應該都是在家自行解決的。

    按理來說,這冰箱應該裝滿食物才對啊,可為什么,是空蕩蕩的呢?

    我有那么一刻,都在懷疑,我是不是看錯地方了。

    我使命的搖了搖頭,這別墅,這死亡案件,怎么越來越透著一股荒誕的感覺。你越是看的清楚,越是覺得對不上號呢。

    直到李貴仁走到我身邊,才把我從神游狀態中拍醒?蓻]心沒肺的他,還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怎么連個喝的都沒有!

    也幸好這里只有我們兩個,要是在外面,我鐵定會裝作不認識他。

    有了這么一個盲點,我查看起其他地方,更是仔細萬分。只要是別墅范圍內,有物品存在的地方,我都會用手機拍上一張照片。

    這次的命案,不管是意外死亡也好,鬼神作怪也罷,身在其位謀其職,問心無愧才是我想要的。

    別墅一樓設有一個主臥和一個公用洗手間。洗手間中擺放著簡單的洗刷用品,洗臉池旁邊擺放著洗發水、沐浴乳、洗面奶和洗潔精。

    房間中的家具社別,簡單、齊全。衣柜中掛著十幾件換洗的衣服,有外套短袖和睡衣。長這么大,我還是第一次這么靜距離觀察女人的衣服,心中不免有些激動和好奇。

    詳細翻找一番之后,才發現,陳子欣昨天晚上身上穿的那件衣服,確實是她唯一的一件晚禮服。

    “如果按照唐老頭的的猜測,那么陳子欣昨晚穿的這么隆重,陪她喝酒的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應該不低。又或者,她確實為了去參加宴會,那么是因為什么事情,被留下的呢?”我心中愈發的肯定唐峰的這個猜測,也因為他的感覺一直都很準。

    接下來的查看,幾乎沒有任何可用的信息,我和李貴仁也沒有心思在這別墅中逗留,在拷貝了一份昨晚播放的恐怖電影之后,隨即想要離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五排五列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中奖规则表 上证指数吧东方财富网股吧 北京福彩快三开奖号 股票有什么平台 哪个彩票有秒秒彩 一分时时彩官网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号 好运彩彩票网官方端口 广东快乐十分定位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