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天才犯罪 > 第一卷 清風別墅_第四章 噩夢

第一卷 清風別墅_第四章 噩夢

    如果說這不是一起意外死亡事件,而是他殺的話,那么兇手殺人之后,來無隱去無蹤。這一點實在太過可怕,不管是監控視頻還是別墅,都如同紙糊的一樣,毫無防備能力。

    回到警局,我把所有收集的資料都交給了唐峰之后,便獨自離開了。昨晚到現在,實在把我折騰的夠嗆,在加上那張莫名其妙的恐怖照片,此時回想起來,后背還是一陣冰涼。

    簡單的應付了一下晚飯之后,我便躺在床上,沒過多久就睡著了。

    當我再次被吵醒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鐘左右,罪魁禍首還是那該是的電話鈴聲。我迷迷糊糊中接起電話,才知道打電話的人是唐峰。

    有的時候想想真的很郁悶,如果他不是我的師傅,我真想讓他見識下我的小暴脾氣。

    我壓根就沒有聽明白他在說些什么,只記得他強調了一句,“10分鐘之后,穿衣,下樓!

    這時我才慢慢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聽唐峰的語氣,好像又出了什么事情。來不及多想,趕忙穿戴整齊之后,匆匆下樓。

    當我到達小區門口的時候,遠處一束遠光燈正好照**過來?纯磿r間,我就知道,那一定是唐峰的車。

    全警局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守時。

    唐峰的車技很好,坐在他的車上,絲毫感覺不到眩暈感?粗麌烂C的神情,我也一直忍著沒有開口,心理也在幻想著各種即將發生的場景。

    時間不過15分鐘左右,我們便來到一個新建沒有多久的小區,我記得好像是叫香江花園。

    小區的建設很是不錯,綠化做的非常到位,我匆匆撇了一眼,緊跟在唐峰身后。從我上車到現在,他沒有說過一句話。幾次話到嘴邊,我都硬生生給壓了回去,心想,這連續發生命案,他的壓力一定很大。

    香江花園屬于高檔小區,其中建筑只有不到10棟,每一棟都有15層。大概步行了5分鐘左右,我們直接坐電梯上了5棟10層。

    秦璐身為法醫早到現場,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可李貴仁和周菊居然也早到了。我掃了李貴仁一眼,心說,這慫包,難道今天是打了雞血了。

    “唐隊”秦璐臉色有些不太自然,看著唐峰,欲言又止。

    唐峰蹙眉,沉聲說道:“直說”

    “不管是案發現場,還是死者的死亡原因,幾乎和清風別墅那起命案,如出一轍!比绻f在之前還能理直氣壯的說清風別墅命案是意外死亡的話,那么現在,秦璐的底氣明顯不足。

    唐峰聽到這樣的結果,面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良久之后才嘆息著往客廳走去。

    這間套房實用面積大概有120平方左右,客廳也比較大,設備擺放和清風別墅沒有多大區別。

    客廳中央,一張長一米八左右的木制沙發椅,兩側各一張一人坐木制沙發椅。中間放著雙層玻璃桌,桌上除了一個果盤之外,還有一瓶紅酒和一個酒杯,紅酒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前方一臺液晶顯示器,同樣播放著一部恐怖電影。死者是一名年輕女子,年齡26歲,依靠在沙發椅上,披頭上發。

    著裝普普通通,在她衣服的領口似乎還有一大攤酒跡,嘴角還有一道輕微的劃痕。

    我忍不住伸頭湊了過去,女子嘴角的劃痕應該屬于新傷,而且像是被指甲劃傷的。

    “有什么不對?”出奇的,唐峰沒有詢問我,反倒是秦璐開口向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沒有回答,心想,難道是在死前掙扎的時候自己劃傷的?

    如果一個人是意外,那兩個人呢?兇手通過什么殺人?喝酒喝死人?這一點,我始終沒有想明白是為什么?

    就算酒精中毒死亡也在情理之中,可那機率實在少的可憐,反正我從警這么久,是頭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

    還有,兇手似乎太過心急了一點,辛辛苦苦營造的意外死亡現象,硬生生被他自己給破壞了。

    越想我越是覺得頭疼,這一切看似合理,又很反常。

    “兩名死者的身份調查清楚,看看是不是有關聯!碧品逶诓榭戳艘蝗χ,對周菊吩咐道。

    周菊的性格大大咧咧,看似沒心沒肺,其實內地里卻是很細心的人。對于唐峰的交代,她也沒有任何異議。

    “貴仁,你協助秦璐,不管翻閱多少資料,都給我查清楚,這酒精中毒到底是怎么回事!碧品灏逯,冷冰冰的說道:“還有,這次的報案人是誰?”

    從死者的家住環境,不難看出,房屋雖然夠大,可居住的只有她一個人。在加上房屋門窗都完好無損,誰能知道這家里有人酒精中毒死了?

    “只是一個匿名電話,查證過,這使用的是一張*!崩钯F仁悶聲回答,這顯然又是一個無厘頭的線索。

    等待一切忙完之后,回到家中,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半了。

    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就像慢動作電影一樣,不斷在我腦海中重復播放,可就是沒能找到關鍵點。

    經過晚上這么一折騰,我也有些困意,索性也不在多想,昏昏沉沉中也睡了過去。

    夜里我做了一個噩夢,夢中一個女子吊掛在房梁上,蒼白紫青,毫無血色的面孔,布滿血絲的雙眼,死死的盯著我。

    似乎想要訴說著什么,卻始終無法開口,我能看出,她的神情有些不舍,有些哀傷。

    緊接著,一個男子出現在女子身后,他滿臉猙獰,身上滿是血跡,手中一個短刀,還有鮮血滴落。

    他就這樣一步一步朝我走來,而我腳下像是灌了水銀一樣,怎么掙扎都移動不了,直到那把短刀刺向我的胸口,才讓我從噩夢中驚醒。

    仔細想想,夢中的內容又遺忘了不少,只是模糊中有簡單的印象。那名女子上吊的背景,讓我感覺有些熟悉,只是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來。

    我就這樣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喘著粗氣。我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做這樣一個噩夢,甚至胸口都在隱隱作痛。

    拿起手機一看,時間已經是早上8點30分,沒有任何未接電話,只有一條未讀信息。信息的內容再次讓我渾身冰涼,和我第一天收到的那條信息一模一樣,只是照片中的主人,不在是陳子欣,而是昨晚死的那名女子。

    “真是操蛋!痹陔娫捇負軣o果之后,我真的氣的肺都要炸了。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恐嚇了,這是要嚇死我的節奏。

    轉念想想,我頓時感覺頭皮一陣陣發麻,發這些照片給我的原因是什么?那他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為什么單獨針對我?

    一個個問題,壓的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上海快3预测下期号码推荐 理财就是理生活 6码2期计划2700本金 排列3开奖号码 青海11选5走势图和策略 广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甘肃十一选五任六多少钱 今天福建快3开奖结果 好运快三彩票正规吗 股票涨跌由谁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