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天才犯罪 > 第一卷 清風別墅_第六章 第四個人

第一卷 清風別墅_第六章 第四個人

    C市的秋夜,略顯冰涼,昏暗的路燈,將三三兩兩的影子,越拉越長。夜晚22點之后,才是這座城市,紙醉金迷的開始。

    綻放的霓虹燈,編織了秋夜的美,卻抹不去心中暗淡的色彩,C市在男男女女搖晃的紅酒杯中傾聽著人們心靈的最深處。

    看慣了眼前模模糊糊的色彩,戴上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面具。他們都想活在別人內心里,到頭來卻發現,一直偽裝的自己,才是最為可悲小丑。

    擺弄身姿,搖擺在低音炮的音樂聲中。也許在這一刻,他們不需偽善,只需要綻放。

    很難想象,在這樣一家吵鬧的酒吧當中,一名年輕男子卻能安安靜靜的坐在一角,低頭品嘗著手中的紅酒,絲毫沒有被他人影響。

    只不過他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一個人。

    哪能想到,白天如喪家之犬一樣的顧亮,晚上卻能忘我的搖晃在舞池中。只不過在昏暗的角落,一雙微瞇的眼睛,注視著他,他卻是渾然不知。

    “這劉誠實也是太沒用了一點,就讓你在逍遙幾天吧,反正遲早都要下去贖罪!蹦贻p男子低著頭喃喃自語,隨后把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就在這時,又有一名青年走到了男子身邊坐下,同樣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搖晃了幾下又重新擺放到了桌臺上。

    “我現在對這紅酒,似乎有些后怕了!鼻嗄昕粗t酒,自嘲笑道,像是對自己說,又像是說給年輕男子聽的。

    年輕男子笑了笑,沒有接話,雙眼依舊盯著顧亮。

    “你這樣做,真的值嗎?”青年順著他的目光,輕聲嘆息。

    年輕男子神色追憶,隨即又露出痛苦之色,慘笑道:“沒有什么值不值得,我只要他們付出代價!

    “可是警方現在一定知道你的下一個目標是誰了”

    “知道又怎么樣,有顧亮這炮灰在不是嗎?”

    發生在酒吧的這一幕我自然無從得知,在閑逛了一天之后,才接到唐峰的電話,說是周菊的調查已經有了結果,讓我明天早點到警局。

    我很想打個電話詢問周菊,兩名死者之間到底有什么關聯,兇手是有目的性的殺人作案,還是隨機?

    想了許久,還是按奈住了心中的沖動,回到家中。不知道為什么,我現在心中反而有些期待,明天早上是不是還有人給我發彩信?

    結果在早上收到彩信的時候,我足足沉默了5分鐘,以往收到的兩張彩信都是已經被害的兩名死者?蛇@次收到的居然是顧亮的照片,這是怎么回事?我愣是沒想明白,難道顧亮也被害了?

    他不是兇手嗎?

    我越想越是不對勁,這件事情我誰都沒有提起,就連唐峰我都沒有多一次嘴。心想,早上回警局一定要和唐峰提一提。在我看來,唐峰這智商超過120的腦袋瓜,應該能看的比我明白些。

    因為所住的小區離警局也沒有多少距離,索性我每天都是步行上下班。

    “心情不錯啊!眲偟骄,我就看周菊迎面走來,看她滿面笑容,不由調侃了一句?礃幼,似乎查詢的結果還不算差強人意。

    “小有收貨!敝芫展首魃衩,噓聲回應。

    被她這么一弄,我頓時心理有些癢癢的,想要早點知道,她又不肯明說。

    直到會議開始15分鐘之后,從書面上的資料,我大致了解到。在香江花園被害的女子,名叫董芳。不僅和陳子欣認識,兩人還是大學同學兼舍友,彼此之間關系非常融洽。

    最重要的是,在這次周菊收集的資料中,我還注意到了一張陳舊的照片,按照照片的角度和尺寸來看,照片中應該有四個人才對,可實際上呈現出來的只有三個人,其中陳子欣和董芳已經被殺。

    照片右上角一大片直接被人撕扯了下來,痕跡非常明顯,看樣子應該在很久以前就被撕開了。

    由于時間間隔實在久遠,周菊根本查不到這被撕去的那一片到底是誰,F在唯一知道的估計也就照片上還活著的那名女子了。

    照片是在董芳的遺物中找到的,由此也可以判斷出,保存完好的那三人,關系應該比較不一般,至于那第四人,還有待考察。

    這次的殺人兇案,就好像一個無底洞,在深入調查的同時,牽扯出的內容也越來越多。

    除開這些以外,接下來的其他線索分析,我基本都沒有聽進去。心理一直在盤算著,這幾天收到的彩信照片,該怎么和唐峰解釋。

    “誠實,接下來,你繼續盯緊顧亮,務必在最快的時間內逮到這小子!卑讣绞敲骼,唐峰的思路也愈發的清晰起來,“秦璐,死亡原因的調查你和貴仁繼續跟進!

    說來也是可笑,一眾人到現在居然都還沒弄明白,兇手到底是通過什么方法殺的人。

    唐峰吩咐完人員分工之后,踩著王八步準備離開,就被我喊住了?蛇@老小子居然擺了擺手,輕描淡寫的說道:“有什么事情等抓到顧亮再說吧!

    我心里那個氣啊,這整的什么事,好像我說什么都是微不足道似得。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唐峰一定又是找局長泡茶打屁去了。

    我對他很了解,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有一種錯覺。唐峰雖然沒有說放任我們不管,可他好像刻意在避開自己,有意無意的讓我們所有事情都親力親為。

    “周菊,幫我查一下,這照片上第三人的所有資料信息,如果可以的話,這少掉的那個人也一起查!蔽倚睦镟止玖藥拙,轉而沉聲對周菊說道,后者輕輕點頭,也沒有多問。

    就在這時,我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一看是張鑫打來的電話,我就知道,顧亮跑不遠了。

    和張鑫簡單聊了兩句,在確認顧亮的行蹤之后,我便拿上了配槍。心說,這次要是在讓你跑了,我以后就跟你姓顧,叫顧誠實。

    當我找到這混蛋的時候,他居然跟個沒事人一樣,還有心思在麻將桌上叱詫風云。

    看顧亮這賊眉鼠眼的樣子我就來氣,一巴掌重重蓋在他頭上,嘴里還忍不住罵道:“自摸,我讓你自摸,你特么現在還有心思再這打麻將!

    我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著實把顧亮嚇的不輕,只見他愣坐在那,居然也不知道跑路。也有可能他知道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所以就放棄抵抗了。

    “老大,我這小賭怡情,你不至于要抓我吧?”愣了半響,顧亮終于回過神來,搓著雙手,滿臉陪笑。

    “昨天見到我,不是跑的比兔子還快?”感情這孫子還不知道我為的什么事情來找他,當然,也許這都是他裝的,看他昨天逃跑那賊樣,我就知道他狡猾的很。

    “昨天”

    “行了,你解釋也沒用,起來,跟我回局里在說!蔽铱此嘀,眼珠子轉個不停,索性不給他解釋的機會。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排列五开奖信息 什么是股票指数 今日山西快乐十分走势 配资谈谈网论坛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 甘肃快三今天推荐号遗漏 齐鲁股票配资网 河北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排列三分析预测总汇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选2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