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天才犯罪 > 第一卷 清風別墅_第十六章 逼迫

第一卷 清風別墅_第十六章 逼迫

    感謝陌路人、一杯水、輕描淡寫的打賞,謝謝大家。感謝群里一直忙活著接待的小伙伴們。

    希望大家在看書之余,不要忘了登陸下QQ賬號,來個收藏和推薦……

    顧亮的死,我沒有告訴尹大娘,并非刻意隱瞞,實在是不愿看到這個對兒子滿懷希望的老人,再度陷入沉重的悲傷中,無法自拔。

    那天顧亮偷偷的離開,尹大娘雖然沒有過多責怪,可我隱約能看到她的雙眼,含有淚光。

    或許對于她來說,這是最好的結局,心中永遠存有一份念想,在有生之年,還能幻想著自己的兒子,還有回來的那一天。

    直到后來,我才發現,其實最大的傷害,不是接受現實,而是欺騙隱瞞。你永遠自以為是的給予,卻沒來得及問別人是否需要。

    父愛母愛對我來說,是遠的要命的東西,明明知道得不到,卻還是想要奢求,這或許就是那種從內心深處的渴望。

    父母在我13歲那年,就雙雙離世,死于車禍。那時候年齡還小,加上父母突然離世,給我的打擊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F在回想起來,我都不敢想象,自己一路是怎么走過來的。

    我最初的夢想是要當一名老師,教書育人。直到父母不幸去世以后,我才覺得自己更加需要力量,去保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

    所以我一直很羨慕顧亮,可為什么,身在其中的人,永遠不能珍惜,是因為得到的太容易了嗎?

    在離開尹大娘住處時,天色已經愈發的黯淡,我沒有急著回家,而是想起了李貴仁,他還欠我兩頓燒烤。

    我倆在尋覓一陣之后,還是在城北街選擇了一家燒烤店。這里的特色小吃非常多,味道也是極好。

    因為是李貴仁請客,我絲毫沒有心疼自己的腰包,本著怎么貴怎么點的原則,著實讓他一陣肉疼。

    剛坐下沒多久,我就看到了張鑫和他另外一名同事,想必應該就是葉浮生了。兩人穿著工作制服,顯的精神無比。我抬手看了下腕表,知道是他們工作交接的時間,就沒有多做挽留。隨意交談了幾句,二人就直接離開了。

    再次確認一次之后,張鑫也有些摸不著頭腦,清風別墅3棟,不管是鬧鬼,還是李嘉敏的個人信息,都像是被一面神秘面紗蓋著。

    我知道,等這層面紗揭開之日,就是兇手伏誅之時。

    也不知道是誰謠傳,借酒能消愁,可我卻是越喝越是煩悶。

    沒過多久,李貴仁就開始搖頭晃腦,連說話都有些大舌頭。我也是有些迷迷糊糊,畢竟我們都不經常喝酒,所以酒量也是有限。

    “誠實,我特么發現,和你在一起……就是……晦……氣,在清風……別墅。兇手沒找到……居然……找到……”李貴仁忽然指著我的鼻子臭罵,就連一句話都說的十分費勁,可見真的是酒勁上頭了。

    上午是我和他一起去清風別墅找兇手的時間,我一直只顧著自己四處查看,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在干些什么。

    此刻聽聞,不覺有些好奇,可看李貴仁這大舌頭的熊樣,我就忍不住打斷了他,“找到什么?”

    這混蛋居然沒有應答,我使命的搖晃了幾下,他微瞇著眼睛,緩緩抬頭,臉上掛著賤賤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猥瑣。

    “一……一堆垃圾……”李貴仁一臉嫌棄,可見他對上午的經歷,似乎非常不滿。

    我犯暈的腦袋,強提著精神,本以為會有出乎意料的回答,等來的卻是毫無下文。

    那這一堆垃圾又是什么意思,清風別墅我也去過幾次了,里里外外都收拾的非常干凈,怎么會有什么垃圾,難道是廢品?

    還沒來得及多問,李貴仁直接一頭栽在了桌面上,不管我怎么叫喚都叫不醒他。

    我心理暗恨,不會喝,你不會少喝一點,F在好了,整這么多馬尿進去,我特么還得送你回家,真是出門沒看黃歷,倒霉透頂。

    辛辛苦苦把李貴仁拖回家之后,我也是累的上氣不接下氣,一倒頭,直接在他家里過了一夜。

    可能是因為醉酒的緣故,也有可能是因為知道兇手不會在出來作案的原因,這一夜我睡的香甜無比。

    早上起床,時間已經是在上午10點30分左右,口干舌燥都是其次,只覺得腦袋生疼的厲害。對于昨晚的對話,我已經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今天勢必是要和張慧蘭攤牌了,不管結果如何,她說也好,不說也罷。我都要想方設法,撬開她的鋼牙。

    只不過話雖如此,可我心理卻是沒有一點把握。張慧蘭在明明知道張蕓是被人預謀殺害的情況下,居然還能抱著兩年的秘密,死守著不開口。這其中的厲害關系,我相信她會懂得考量。

    “前面交代你的都記住了吧?”從李貴仁家中開車到張慧蘭所住的小區,路程大概花費了20分鐘時間,這段時間,我和李貴仁一直在商量著對策。

    可到臨門一腳的時候,我任然對李貴仁放不下心來,主要還是因為他以往的種種表現,實在沒有靠譜過。

    “行拉,我什么時候給你拖過后腿?”李貴仁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顯然對我的不信任感覺十分不滿。

    我一翻白眼,心說,你有不拖后腿的時候嗎?

    從張慧蘭的臉色,我不難看出,她對于我們倆的到來,顯的有些反感。

    張慧蘭雖然心中排斥,不過待客之道,確實做的相當到位。我低頭喝著手中的藍山咖啡,心中盤算著如何打開話題。相比起這外國人喜歡的苦澀味道,我更喜歡華夏茶味的清甜,雖然我也不懂茶道。

    我暗中給李貴仁使了個眼色,可這二貨卻只顧著張望家中的擺設,絲毫沒有在意他剛剛作出的保證。

    心中甚是無奈,只好自己率先開口打破沉靜,“張姐,我們此行的目的,我相信您也應該清楚,只是我心理一直想不明白一點!

    張慧蘭眉頭微皺,卻沒有回應,而是平靜的看著我,等待下文。

    “您應該很清楚,張蕓并不是自殺,而是她殺。您不想抓到真兇,還她一個公道?”我緊盯著她,一字一句,猶如尖刀,刺破她自我保護的軀殼。

    沒有一個母親會不在意自己的兒女,張慧蘭也不例外,從她微變的面色,我就知道,她也在心痛。

    這時,李貴仁也終于進入了該有的狀態,輕嘆一聲,自顧著說:“你當時是沒看到啊,那慘狀。啪,就像西瓜碎裂一樣,四分五裂,慘不忍睹啊!

    李貴仁一邊自述,一邊還在比劃,十足的演技派。

    張慧蘭瞳孔收縮,面色越發蒼白。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燕赵风采排列七今晚开奖结果 华东15选5近30开奖结果查询 分分十一选五下载手机版 新股的涨幅为何是44% 湖北11选5前三直 金猎人配资 广西快3遗漏值 2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江苏快三预测 福建体彩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