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無法自拔 > 6.第 6 章

6.第 6 章

    等男人最后一次沖擊的顫抖后,許星空的雙腿像是斷了的弦一樣,一下軟了。她身體順著沙發下滑,并未滑到底。腹部墊住一只手,將她撈了起來。

    后背貼靠在男人的胸膛上,能感受得到男人胸腔內心臟劇烈的跳動,許星空漸漸回神,扶住沙發后輕輕拿開懷荊的手,聲音沙啞地說:“我……我自己能站住!

    懷荊一笑,沒有堅持,將手放開了。

    在男人松手的瞬間,許星空身體又是一軟,她雙膝微彎,與此同時,她感覺到有什么東西流了出來。

    許星空身體一僵。

    在她僵硬的瞬間,身后男人輕笑出聲,在她沒反應過來時,男人一個用力,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不……”許星空身體只掙扎一下,雙腿一動,臉色瞬間變紅。

    “放下來?”懷荊作勢要放。

    “我……”許星空著急地看著他。

    這下,懷荊直接笑出聲,抱著她去了二樓的浴室。

    許星空又洗了一遍澡,將衣服穿上后才出了浴室。她將領口往上拉了拉,但收效甚微,脖子上被懷荊又咬了兩個新的紅暈。

    許星空出去的時候,懷荊已經換好衣服了。他穿著襯衫西褲,站在拉開窗簾的落地窗前。身材頎長,寬肩窄臀,一雙長腿修長筆直像白楊。男人看著窗外,左手抬起,右手正在系著袖口。骨節分明的手指靈巧好看,透著陽光,像是透明了一樣。

    聽到后面的聲音,懷荊回頭。許星空身體仍舊是軟的,若不是長裙遮住,能看得到她雙腿在輕微發抖。

    “洗完了?”懷荊語氣輕松地問了一句,說:“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可以在這里休息,午餐阿姨會準備給你!

    “不用了!痹S星空拒絕掉,著手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邊收拾邊說:“我馬上走!

    她不能在這里休息,更不能讓他家的阿姨做飯吃,在她這里,他們兩人的關系是一夜情對象,并不是她被他包養。

    他們兩人的關系里,她絕對不能是弱勢的一方。

    懷荊倒并不在意這些,他系好袖口后,遞給了許星空一粒藥和一杯水。

    “抱歉,我昨晚和今早都沒有戴套。事后避孕藥挺傷身體,以后我會注意!睉亚G說,“至于安全方面……昨晚你看過我的體檢報告了!

    許星空抬眼看著懷荊拿著的水和藥,接過來后直接吞了下去。

    其實她不需要避孕藥,她和王舜生結婚這么多年都沒生下孩子,真能懷孕的話倒是奇跡了。

    但她并沒有多說,若是多說,搞得像是她想生下他的孩子一樣。

    許星空走下樓梯時,腳邊一抹白色漸漸走到了樓梯跟前,白團子仰起頭,碧藍色的眼睛盯著許星空看著,輕輕地叫了一聲。

    “喵嗚~”

    許星空心一軟,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她蹲下身體,伸手揉了揉小貓咪的腦袋。小貓咪似乎知道她要走,用側臉和耳朵輕柔地蹭著她的掌心,瞇著眼睛格外不舍。

    “喜歡貓?”

    聲音是從樓梯上方傳來的,許星空手一動,手邊的貓咪抬頭看看她,最后和許星空的視線一起移到了樓梯上方。

    懷荊看著一人一貓的目光,竟不覺得違和。他已經套上了西裝外套,比剛才更添了一股雅痞的氣質,邊笑邊走下樓來。

    許星空回神,將視線收回來,她點了點頭,從地上站起來,說:“嗯,想有個活物陪著!

    許星空向來喜歡小動物,但王舜生的父母不太喜歡這些東西,所以她從來沒有養過。

    “抱回去吧!睉亚G盯著腳邊的小貓,云淡風輕地說了一句。

    許星空愣了一下,抬頭看著懷荊。

    懷荊身體靠在樓梯扶手上,沖許星空一笑,說:“我養不了,平日都是阿姨照顧。它跟我不親,倒與你挺有緣的!

    看男人的神色,不像是隨口說說或者是跟她開玩笑,許星空有些受寵若驚,說:“謝謝!

    垂眸看著她頸邊的幾抹紅色,懷荊一笑,說:“不客氣!

    養貓不是個輕松活,懷荊將貓送給她后,順便將貓咪的用品也送給了她。她拎著大大的貓籠和一堆貓的日常用品,站在沿海公路的站牌邊等公交。

    太陽漸漸高了,日光卻不灼熱,配著涼涼的海風,格外舒服。

    懷荊看她大包小包,提出要送她,被許星空拒絕了。

    兩個人誰也不依附誰,誰也不欠誰,關系干凈利落,到時也能斷得干凈。

    懷荊要的就是這樣的,她能滿足,因為她想要的和他想要的是一致的。

    周一一上班,陳婉婉就拉著許星空去了茶水間,剛要說話,陳婉婉打量了一眼許星空,恨鐵不成鋼地說:“你怎么又包裹得這么嚴實?”

    許星空穿著高領毛線衣,將小外套裹了裹說:“有點冷!

    “行吧行吧!标愅裢裰攸c不在這,她又高興道:“周六跟你約會的那個,對方給你評價很高啊,你什么想法?喜歡的話我就跟那邊人說了,不喜歡我幫你回絕掉!

    許星空想起黃鑫,抿了抿唇,說:“回絕掉了吧!

    許星空拿了杯子去打熱水,陳婉婉看著她心不在焉的模樣,冷不丁地問了一句。

    “你是不是有男人了?”

    手上的熱水差點灑到手上,許星空關掉熱水,回頭看著陳婉婉,說:“沒……沒有啊!

    食指敲了敲下巴,陳婉婉一臉探究地說:“看你面色紅潤,容光煥發的,像是被男人滋潤了一樣啊!

    “你瞎說什么?”許星空穩了穩心神,說,“沒有!

    陳婉婉拍了她一巴掌,哈哈笑起來,說:“你緊張什么,我開玩笑的!

    周日一天的瘋狂,讓許星空有些疲勞。正在翻譯著一份資料,李妙雪走過來,將文件夾放在了她的桌子上。

    許星空抬頭,李妙雪臉色并不好看,她手指指著文件夾,新做的美甲有些反光。

    “為什么犯這么低級的錯誤?”

    許星空將文件夾抽出來,翻看了兩頁,抬頭和李妙雪解釋道:“這不是我翻譯的!

    李妙雪聽了解釋,鼻間一聲哼笑,問道:“那你意思是我錯怪你了?”

    許星空抬眼看看李妙雪,又抬眼看了看離她很遠的陳婉婉,將文件夾往手邊一收,說:“我馬上改!

    “下班前給我!崩蠲钛┱f完轉身走了。

    李妙雪找她的茬,其實是在找陳婉婉的茬。若她跟她鬧起來,陳婉婉的那個性格肯定和她鬧起來。她本就是靠著陳婉婉的關系進的,李妙雪又是翻譯部的老員工……吵起來的話,對陳婉婉和她都沒有什么好處。

    許星空看了一下文件,翻譯的錯誤都很低級,但這篇文件很長,要從頭到尾改。她將手邊的工作做完后,就著手修改。

    晚上七點的時候,許星空微信響了。她揉了揉脖子,抬眼看了一下辦公室內,就只有幾個員工還在加班。

    將shou ji拿過來,許星空點開屏幕看了一眼,心下一緊。

    微信是懷荊發過來的,消息很簡潔。

    將屏幕鎖屏,黑色的屏幕上映出了她的臉。許星空重新將shou ji解鎖,敲了幾個字發了過去。

    許星空拒絕完,放下shou ji繼續工作。錯誤改了一半了,不出意外的話,她九點之前應該能回家。不知道今天要加班,早上臨走前都沒有給mi mi多放貓糧。

    在許星空剛開始工作時,微信又震動了一下。許星空側眸一看,屏幕只顯示有一條微信,并沒有顯示內容。

    懷荊是她的秘密,她昨天回去時把所有的shou ji提示都換成了“不顯示內容”

    將shou ji打開,許星空看到了懷荊發的微信。

    這條消息,許星空不怎么明白。她抿了抿唇,敲了幾個字。

    沒等她鎖屏,下一條消息就發了過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