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無法自拔 > 26.第 26 章

26.第 26 章

    訂閱超過百分之80的妹子可直接看,沒有的請8點來看

    男人最后一次結束, 兩人身上均已布了層密汗, 半燙的皮膚貼合在一起,因汗水而讓對方身體的抽離變得有些干澀。

    懷荊抽身而起, 身下女人的手卻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肩膀。窗外不知誰家陽臺的燈光照射進來,切割了一片照射在床前的衣柜。

    眸色微動,懷荊沒有繼續起身,雙臂支撐在女人身體的兩側?粗粑鼭u漸平穩,迷離的圓眸也重歸清澈。

    散落的發絲因為汗,濡濕得貼在白中透紅的頰邊。許星空的視線不太穩,稍微躲閃了一下, 望向了略有光亮的陽臺。

    “以后……不要來我家了!鄙硢∪崛醯呐曉诤诎抵袀鱽。

    一層淡薄的清冷漸漸掠上了未褪去情、欲的淺褐色雙眸,懷荊輕聲一笑,答應了。

    “好!

    臨近十月,天氣轉涼的同時, 國慶和中秋假期也馬上到了。辦公室里,閑聊的話題也從今天買什么衣服, 變成中秋節回家買什么禮品。

    中秋節網上搞得huo dong力度比實體店要大,陳婉婉成家后深諳精打細算之道, 所以都是在網上買東西。她買的時候看著劃算,就拉著許星空一起買。臨放假前幾天, 許星空中午每天都要去公司的前臺拿快遞。

    公司中午休息的時間是一個小時, 許星空吃過午餐后才下的樓。前臺人不算多, 從前臺xiǎo jiě手里接過快遞, 許星空道了謝,準備回辦公室。

    她還未走,身后一個女人低呼了一聲,將她給絆住了。

    “快看,是懷總,在大門口呢!

    女人話音一落,許星空心下一動,視線就隨著她飄了過去。

    旋轉門那里,呼啦啦來了一群西裝革履的男人,為首的正是懷荊。盡管都是穿著西裝,但他永遠是最顯眼的那一個。

    男人背光而來,細碎的陽光圍著他的身體四散而開,頎長高大的身材在地上拉了一道長長的影子。

    他身邊站著一個男人,那人中上的長相,正語速急促得和他說著話。他長眉微蹙,薄唇緊抿,深邃淺褐色雙眸中裝著些許嚴肅,似在考慮著些什么。

    待那人說完,他也開了口,細小低沉的聲音在空曠明亮的大廈里四散而開,似乎是在說著什么重要的安排,表情嚴肅認真。

    帶著工作中那嚴肅認真的表情,男人視線平平地朝著前臺這邊一掠,恰好對上了許星空的目光。

    許星空眸光一動。

    在她反應的瞬間,男人的視線已經收回。他說話的動作仍舊未停,但在他收回視線的那一瞬,他臉上的嚴肅認真同時一收。

    微抿的雙唇右邊唇角略微一揚,似乎是笑了笑。

    他的表情變化太過迅速,以至于許星空沒有跟上。在她要仔細看時,男人卻和一行人邊討論著事情邊上了電梯。

    許星空心跳得有些快,腦海里閃過剛剛男人的那一笑,她臉微微一紅,拿著快遞回辦公室。

    電梯剛剛載著公司的高層上行了,許星空也沒再等。她到了樓道,準備爬樓梯回去,順便鍛煉下身體。

    抬腳剛邁上臺階,就聽到了二樓也有人在爬樓,爬樓的同時,還在聊著八卦。

    上面兩個女人似乎還沒從剛剛見到懷荊的激動中回過神來,感慨了好幾句懷少真帥之類的話后,涼涼地嘆了口氣。

    “你知道剛才和咱懷總說話的那個男人是誰嗎?是他哥!

    “親哥?”另外一個人驚訝了一下。

    “堂哥,懷氏集團現任總裁懷昌朝的長子懷陽平。說是長子,不過是個私生子!蹦侨松衩刭赓獾卣f道。

    “這關系也太復雜了!绷硗庖粋人說出了許星空的感嘆。

    “唉,說起來咱們懷總也挺可憐的,懷氏集團先前的總裁是他父親懷昌卓,本來他是懷氏集團的下任總裁的。誰想到懷昌卓十幾年前去世了,后來集團總裁就成了懷昌朝的了。懷總父親去世后,他母親就出家了,就只有一個親mèi mèi,還在國外讀書!蹦侨苏f道,“懷總挺慘的了,不然現在他已經是下任懷氏集團總裁的接班人了,怎么輪到只管著一個珠寶集團。他們說懷少的奶奶,是懷氏集團的主心骨,這兩年有意將公司全權交給懷昌朝。她和懷少畢竟是隔輩,不如自己親兒子來得實在!

    “那懷總現在不就孤苦伶仃一個人?”那人心酸道,“我不介意他孤身一人,讓我來陪他吧!

    那人說完,兩人一起哈哈大笑起來,說八卦的妹子拍了那人一下說:“你想得美!

    兩人到了辦公室所在樓層,說說笑笑的走了。許星空停下腳步,想了一會兒兩人說的話。富貴人家關系向來是復雜的,就算看著和氣也是表面。

    許星空邁上臺階,高跟鞋在樓道里傳來一聲清脆的回響。

    她想起了他說的一句話。

    好久沒吃過家常菜了。

    許星空心底抽了一絲心酸,她說不讓懷荊去她家,只在乎了她的名聲。而懷荊喜歡去她家,是在乎什么呢?

    許星空想了一路,回辦公室時都若有所思的。陳婉婉見她進來,走到她旁邊,拿著她快遞說:“同時下單的你怎么的比我早到?”

    “不知道!痹S星空回過神,和陳婉婉閑聊,“你拆開看看吧!

    陳婉婉嘿嘿一笑,將快遞拆開,邊拆邊問道:“你國慶小長假打算怎么過?”

    “回老家待著!痹S星空說。

    陳婉婉眼皮一翻,無奈道:“中秋回家待一天就行了,其他時間出去玩兒去啊。你現在可是單身,做點單身女性該做的事兒。要國慶天天在家待著,肯定被逼著相親!

    許星空聽陳婉婉說著,漸漸笑開了。

    她始終沒有那么瀟灑,在她心里最牽掛的永遠都是家人,出去玩兒倒不如回家幫著母親擺兩天小吃攤來得安定。

    海邊不光白日的陽光透徹,就連夜晚的圓月也比其他地方的皎潔。上次在許星空家沒開燈做了一次后,懷荊似乎喜歡上了這種半亮的朦朧。夜晚也只是拉開紗窗,臨近八月十五的圓月透亮,隔著玻璃投射進光芒,灑了一地的銀輝。

    剛結束了一次,許星空半趴在床上,眼皮蓋了一半的眼睛,困倦席卷了全身。她盯著地面的月光,輕聲說。

    “中秋節放假我要回家了!

    女人的嗓音透著事后特有的xing gǎn沙啞,像是一層薄紗被風輕輕拉過心頭,格外撩撥。

    許星空這句話的言外之意是中秋假期這幾天,不能和懷荊約了。而懷荊,自然也體會到了這層意思。

    他躺在女人身邊,看著她肩膀下陷,小巧精致的蝴蝶骨凸起,蝴蝶骨下腰線細致,沿著脊柱深入到被子下的黑暗之中。

    “淮城?”懷荊問道。

    兩人的第一次就是在淮城,他記得她開了一輛淮城車牌的車。

    “嗯!痹S星空輕輕應聲。

    “幾天?”懷荊視線上移到女人的后頸間,上面有幾處新種的紅色。

    困倦讓許星空跟不上懷荊的思路,她倒也算不清楚是幾天了。她閉上眼睛又半睜開,說道:“放幾天假就回家待幾天!

    眸光一垂,懷荊唇角一揚。

    “那明天集團開會,公司的假期定得短一些!

    快要睡著的許星空被懷荊這句話徹底給嚇醒了,她身體一轉,眼睛里閃過一絲焦急和不確定。

    “真……真的?”

    她受驚的模樣,倒真是像極了小動物。

    眸色一軟,懷荊低頭過去,在女人紅粉色的耳垂上輕咬了一下。男人輕聲一笑,聲音和熱氣一同傳入許星空的耳間。

    心中竄過一絲熱流,許星空臉紅得更厲害了。她將頭略略一撇,自言自語地嘟囔道。

    “就知道你是開玩笑的!

    懷荊又是一笑。

    許星空清醒了,索性睜開了眼睛。她盯著窗外的圓月,想起今天聽到的八卦來。

    “你中秋去哪兒?”

    對于懷荊的事,許星空倒是第一次過問,他略微挑了挑眼尾,懶懶地說:“回家!

    “回家?”

    這個回答,倒讓許星空一驚,她側過頭,有些不相信一樣地看著懷荊。

    懷荊被她的反應弄得一愣,輕笑一聲后,哭笑不得道:“不然呢?你以為石頭縫里蹦出來的?”

    “沒……沒有!痹S星空連忙搖頭,果然八卦還是不可信。

    她搖頭搖得急,脖頸間也漸漸紅了。懷荊看著女人一點點轉身,閉上眼睛準備睡覺。平靜的月亮照著她的睫毛,在眼瞼下留了半圈黑影。

    “你問我這個干什么?”懷荊突然問了一句。

    許星空的眼睛瞬間睜開。

    她還未反應過來,男人已經欺身壓了上來。他笑著看她,眸中像是覆蓋了一層月光。

    “難道,你想和我一起過中秋?”

    睜開眼時,視線里是還在沉睡的懷荊。

    他睡著時的神色,與醒著時不大一樣。表情嚴肅,眼睛緊閉,閉成得那道線也是上挑的,長卷的睫毛在眼瞼下留了半圓形的剪影。長而濃密的眉毛微蹙著,薄唇緊抿著,格外冷漠。

    這才是他本來的樣子,不是左右逢源,張揚輕佻的,而是慵懶疏離,事不關己的。

    想到這里,許星空覺得有些好笑。她不過是第二次與他有深入接觸,她怎么會了解他?而所謂的深入接觸,不過是身體上,他深入了她……

    許星空覺得陽光讓她無地自容,狂風驟雨后,羞恥感像巨浪一般吞噬了她。

    但她仍然記得自己昨日聯系懷荊時的想法,雖然羞恥,可也沒什么好后悔的。

    她腰間很酸澀,下面也因昨日的摩擦而有些疼,昨晚兩人做的很瘋狂,她和王舜生一年都未必有昨晚的次數多。而身體的愉悅和快感,更是判若云泥。

    身邊這個男人,很懂如何取悅女人。他的性經歷很豐富,許星空并不覺得有什么,反而覺得這樣挺好。

    兩人本就是性、伴侶,提其他的顯得太矯情,而且未來若是斷了,男人能比她斷得更加干凈。

    雖然心里上這般安慰,許星空的羞恥仍舊褪不去,尤其是想起她昨晚在男人身下的一舉一動時……

    許星空起了身。

    懷荊家這個臥室很大很空,裝修得比她家更為簡潔明了,主要是白色和灰色的淺色調。大床正對著一面墻壁,墻壁上畫著抽象油彩。在油彩和大床中間,有個沙發的卡座,卡座中間是一張石桌。桌上光潔如新,什么都沒有。

    整個臥室,沒有絲毫的生活氣息。

    許星空去了浴室洗了個澡,脖子和鎖骨上略微有點癢,她照了一下鏡子,很紅。男人后入的時候咬的,當時只覺得**蝕骨,沒想到咬的這么厲害。他特別喜歡在做的時候咬人,不輕不重,咬的時候渾身戰栗,咬過后只覺得有些癢。

    看著看著,許星空的臉又紅到了脖子根。許星空擦干身體,將自己昨天的裙子套上,出了臥室門。

    等一出臥室門,許星空瞳孔一張。

    臥室在二樓,出門即是扶梯。扶梯下是比臥室還要空曠的大客廳,客廳的裝修和臥室相同,也是簡潔現代。正中央是沙發和桌子,對面是大壁爐。

    這套房子讓許星空驚訝的是客廳外。

    客廳和陽臺是落地窗連接的,落地窗外陽臺上養著藤蔓類的綠植,倒是整套別墅最有生活氣息的一個地方了。

    陽臺外連接著純凈的泳池,而再往遠了去,則是碧藍浩瀚的大海。

    夏城本就發達,而沿海更是寸土寸金的地方,更何況這棟房子占據了沿海最好的視野。

    有錢人的世界,窮人的想象力抵達不到。

    許星空看著落地窗內被風吹起的窗簾發呆,風簌簌吹過,輕而柔軟,雖是秋風,但海邊總是柔的,聲音都好聽許多。

    這海風之中,夾雜了一兩聲細微的喵嗚聲。

    許星空回神,仔細聽了兩下,喵嗚聲更加清晰了。

    視線隨著聲音過去,許星空眼睛微微一睜,看到了沙發上一只貓。許星空心下一動,從樓梯上走了下去。

    走到沙發前,小貓似乎并不怕生,一雙圓圓的藍眼睛盯著許星空。頭是楔形,眼睛圓且是藍色,毛發半長濃密,眼角和額頭有淺褐色的色塊。

    是一只布偶。

    貓咪在看到許星空后,頭微微上揚,脖子上的毛發比其他地方要厚實些,像是系了條圍脖。它身體后仰,右前爪抬起,沖著許星空又叫了一聲。

    “喵嗚~”

    聲音很溫柔,帶著些奶氣。

    許星空的心霎時間軟了。

    她趴在沙發椅背上,手輕輕的伸到布偶貓面前,唇角勾起了個笑,聲音小而柔,勾了勾手指說:“過來!

    貓咪似乎聽懂了,它將身體放下,邁著步子,優雅小巧。走到許星空的手邊,抬眼看著許星空。

    許星空先猶豫了一下,后來將手放在了貓咪的頭頂,觸手的柔軟和溫暖,讓許星空笑容更加深了。她摸了兩下,小貓眼睛微微瞇了起來,索性坐在了沙發的角落,抬頭看著許星空讓她摸。

    懷荊醒來時,身邊已經沒人了。想起和女人第一次的經歷,也是在第二天早上不見了蹤影。她很擅長逃跑,明明晚上在他的引導下可以那么放蕩,可性、欲褪去后,又恢復她原有的保守,不敢面對這ji qing消失后的畫面。

    他隨手套了件睡衣,起身開了門。在走到樓梯前時,懷荊視線落在了樓下沙發上,那一抹紅色讓他眸色略微一沉,唇角一揚。

    海邊的陽光比市內的陽光,往往要澄澈明亮些。夾雜著海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上的玻璃,光影因為各種阻隔,滲透得參差不齊,但切割面卻十分工整。

    沙發上,女人背著陽光,像是被壓彎身體一樣,蜷曲著趴在沙發背上。身體的彎曲將后面的裙角提起了一部分,原本過膝的長裙,如今更蓋在她膝蓋窩上面一點。雙腿修長筆直,膚色白皙透粉,女人神色溫柔帶著笑,逗弄著手邊的貓咪,絲毫不知自己的后方是多么的誘人。

    懷荊喉頭一動,起身下了樓。

    男人雖穿了棉拖,但許星空還是聽到了腳步聲。她聽著腳步聲漸漸逼近,許星空臉上的笑容漸漸籠上了一層緊張。她視線往腳步聲那邊看過去,男人笑著走了過來。

    許星空沒有動,她感受著男人一步步靠近她,最后,站在了她的身后。

    男人的氣息在陽光下,氤氳開來,一下將她籠罩住了,像他的身體一樣。他掀開了她后方的裙子,里面因為她怕吵醒他睡覺,并沒有穿內褲。

    許星空呼吸急促間,男人沖撞了進來。

    摸著貓咪的手,微微一抖,喉間溢出一絲聲音。

    男人動作一頓,側眸看了一眼許星空。

    女人并未有什么動作,她身體又壓下去一點,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另外一只放在貓咪頭頂的手漸漸下移,蓋住了貓咪的眼睛……

    他的闖入,她是同意的。

    這才是他本來的樣子,不是左右逢源,張揚輕佻的,而是慵懶疏離,事不關己的。

    想到這里,許星空覺得有些好笑。她不過是第二次與他有深入接觸,她怎么會了解他?而所謂的深入接觸,不過是身體上,他深入了她……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开棋牌网站要多少钱? 华东25选5开奖结果 辽宁体彩11选五软件 20选8中奖规则奖金 天天爱海南麻将官方app 在网上赚钱的方法 韩国快乐8官网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梦幻千炮捕鱼攻略技巧 欢乐斗棋牌斗牛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