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無法自拔 > 27.第 27 章

27.第 27 章

    訂閱超過百分之80的妹子可直接看, 沒有的請8點來看  “姐!

    聽到熟悉的聲音,許星空先是一笑,抬頭望過去,許星遠站在一輛白色的大眾polo跟前, 沖他揮手。

    她今年28歲,許星遠比她小了五歲,今年23他們姐弟倆的長相都不算差,許星遠也長得挺白凈,中等的個頭, 站在陽光下像是日系小帥哥。

    他笑起來時候,眼睛彎成月牙,左眼明亮清澈,右眼卻是暗淡無光。

    許星遠有殘疾,一只眼睛是壞的。

    許星空笑著走過去,端詳著自己的弟弟;闯潜认某且磕, 氣候也熱些。許星遠只穿了一件運動衫, 身上還有些黑色的油漬。

    許星遠書讀得一般,初中畢業后去上的技校,現在在一家qi chē修理廠工作。

    見姐姐過來, 許星遠將她手里的行李箱接了過來。許星空打開車門,看著他將行李放在后備箱,笑著說:“變帥了!

    像姐姐一樣, 許星遠害羞時也極易臉紅, 他上了駕駛座, 只是笑了笑,發動了車子。

    將安全帶系好,許星空問了一句。

    “媽怎么樣?”

    “挺好的!痹S星遠開著車,說道:“前些天手腕疼,帶她去醫院看了看,現在已經好了!

    林美慧開的小店是賣灌湯包和餛飩的早餐鋪,她平時不舍得雇人,自己頂一個勞力,早上忙起來,一直包包子和餛飩。

    “許家有來嗎?”許星空問道。

    自從許星空的父親許世華去世后,許家親戚與他們家就沒什么聯系了。后來王舜生的生意做大,他們才漸漸來了聯系。許星空上次說了自己離婚后的情況,許家就沒停過給她介紹對象,許星空不勝其煩。

    “沒來!痹S星遠冷嗤一聲,說:“不過這幾天給你安排相親了!

    “嗯!痹S星空淡淡地應了一聲,并沒有放在心上。她側眸看著自己的弟弟,笑著問道:“那你呢?”

    正在開著車的許星遠,臉又微微紅了紅,方向盤打了個轉,許星遠說。

    “姐,我談戀愛了!

    許星空眸光一動,微微張了張嘴。

    車站離著老城區挺遠,等到家的時候,林美慧已經在小區門口等著了。他們家的小區很老,里面擁擠不堪,車子根本進不去。許星遠將車子停在外面的馬路邊,拉著行李箱下來,和許星空一起朝著小區走去。

    林美慧大老遠就看到了自己的一雙兒女,她先笑了笑,待看清許星空后,發現女兒有說有笑的,似乎開朗了不少,她的心也漸漸放下了些。

    “媽!痹S星空走近,笑著叫了一聲。

    林美慧拉著許星空的手,笑了笑說:“回家吧!

    秋高氣爽的午后,小區的人多是湊在樓下打牌聊天。許星空一家人過去,碰到幾個熟人打了招呼。待許星空他們走過去后,幾個人語氣驚訝地問道。

    “許家大女兒離婚了不打算找了?就這么單過?”

    “相了不少,都沒被看上。聽說她生不下孩子,人家王家才不要的!

    “嘖嘖,可惜老許了,做了一輩子jing chá,造的什么孽,兒子眼睛不好,女兒成了下堂婦!

    小區的大媽聊天時大多是不知道自己聲音多大的,被這樣戳著脊梁骨,許星遠有些忍不住。林美慧看了他一眼,許星遠這才沒發作。

    許星空家是簡單的兩室一廳,很狹窄,但倒住得挺舒服。一進家門,所有的不快似乎都不見了。許星空將行李放進她的臥室,出來后將頭發挽起來成了個馬尾。

    “星遠叫了他女朋友來吃飯,哎,你還沒見過他女朋友吧!绷置阑巯盗藝,著手開始做晚飯。

    “我來吧!痹S星空接了圍裙過來,“你手腕剛好,還是別太累了。我讓同事從泰國帶了些膏藥回來,你疼的時候就貼一貼!

    說完,許星空笑著看了一眼許星遠,說:“星遠剛跟我說,今晚剛好見見!

    “哎,就普通女孩子,沒什么好見的!痹S星遠被說得臉紅,但眼睛里閃著光。小伙子戀愛都寫在臉上,看得出他挺喜歡他女朋友的。

    許星空心里挺高興,一般女孩子都不會喜歡許星遠,畢竟他一只眼睛殘疾。有小姑娘看上他,說明小姑娘心地挺善良的。

    五點的時候,許星遠開車去接了他女朋友過來了。

    小姑娘名叫周童童,是以前許星遠在技校的同學,長得胖乎乎的,個頭不高,但笑起來兩個小酒窩,特別甜。叫星遠的時候,后面“遠”字拉長,里面有著說不盡的喜歡。

    見了許星空,周童童還挺害羞,吃飯的時候,和許星遠坐在一起,說著笑著,就漸漸放開了。性格還是挺活潑開朗的,剛好和許星遠互補。

    小姑娘性格好,也勤快,吃過飯后,許星空收拾餐桌,她端著收拾好的碗筷就去了廚房,準備刷碗。

    “我來吧!痹S星空過去接過來。

    周童童趕緊說:“我幫你!

    許星空笑了笑,看了她一眼。周童童對上她的視線,也笑了笑,她挺喜歡這個姐姐的。

    “你技校里學什么專業?”許星空和周童童閑聊。

    “會計,我現在在城樂匯服飾廣場做會計!敝芡f。

    “那挺好!痹S星空說道。

    她還未繼續說話,周童童的shou ji突然響了。周童童趕緊沖了下手,就勢在身上擦了擦,然后去了廚房的角落,接了diàn huà。

    “喂爸爸,啊,我和同事在外面吃飯,沒有,我沒有在許星遠家……”

    小姑娘盡量壓低了聲音,眼睛還往許星空這邊偷瞄著。許星空視線沒變,認認真真地洗著碗,似乎并沒有聽到她說話。洗完碗以后,許星空擦了擦手,出了廚房。

    周童童打完diàn huà就急匆匆的走了,許星遠要開車送她,她也沒讓。許星遠叮囑她路上注意安全,小姑娘笑出兩個小酒窩說知道了。待關shàng mén,許星遠回了自己的小房間。

    林美慧坐在沙發上,揉捏著自己的手腕,夕陽垂灑進這個小屋子里,照亮了她頭上的白發。

    許星空也起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晚上一起看過新聞聯播和天氣預報后,許星空吃了點水果回了自己房間。她剛進門不久,門口就響起了敲門聲。許星空從行李箱旁邊抬頭,喊了一聲進來。

    林美慧打開了門,許星空看到她,笑了笑叫了一聲:“媽!

    許星空和母親林美慧的關系算不得十分親昵,但卻是十分親近的。兩人雖不似母女那邊有過多的身體上的親昵接觸,但心里都知道對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還沒收拾好么?”林美慧將門關上,進門坐下后問了一句。她唇角是帶著笑的,因為她感覺得到許星空與離開淮城時變得不一樣了。

    她現在打扮得時髦了,比以前看著要年輕漂亮,最重要的是笑得開心,眼睛也比以前有神多了。

    她經歷了一次婚姻,也算是長大chéng rén了。既然是大人,她做長輩的就不管太多。只要許星空開心就好,又何必去管那些背后的指指點點。

    “收拾好了!痹S星空將衣服放進小木柜,她的臥室很小,只有一張床和一張靠墻的書桌。書桌旁緊挨著一個貼墻的那種小木柜,還是父親許世華在世的時候給她打的。當時笑著說是給她打的嫁妝,她都離婚過一次了,小木柜也還在她房間。

    “星遠沒早和我說他談戀愛的事情,我沒給童童買禮物。明天有時間的話,去商廈給她買套護膚品吧!痹S星空說。

    提起周童童,林美慧的笑容消去了些,她問許星空。

    “你覺得童童怎么樣?”

    聊起周童童,許星空認真了些,她點了點頭,說:“不錯,看得出是真喜歡星遠,而且小姑娘性格好,人也老實!

    “嗯!绷置阑埸c了點頭,低頭盯著自己外套邊上磨開的衣角?戳艘粫,她把頭抬起來,看著許星空。

    林美慧年輕時長得挺美的,但現在她看上去比同齡人要老一些。她父親去世早,她辛辛苦苦將許星空拉扯大,還送她讀了大學。操勞了一輩子,想保持年輕也難。

    林美慧動了動唇,看著許星空笑了笑,拍了拍大腿后就要起身。

    “童童她家看不上星遠嗎?”許星空低聲問了一句。

    聽了這句話,林美慧的動作一頓。她抬頭看著許星空,眼睛里有著很為復雜的情緒,多種情緒交織在一起,最終卻是認命一樣嘆了口氣。

    “不太同意!绷置阑壅f,“眼睛倒是其次,就是……”

    聽林美慧這么一說,許星空倒是松了一口氣。既然不嫌棄星遠的眼睛,其他的事情她都能努力一下。

    “他們倆要是真成了的話,我這個當姐姐的也沒有什么好給的!痹S星空話一頓,說:“當時王舜生給了我兩套房子,把那套大點的給星遠吧,反正我也住不著!

    許星空話說得挺隨意的,而林美慧卻聽得有些激動。她從床上站起來,眼神抖動了一下,叫了一聲。

    “星空啊……”

    許星空知道自己的母親想要說什么,她視線平視著她,笑了起來。

    “我現在最親的就是你和星遠了,只要你們好,我就好!

    和林美慧商議好后,許星空把這件事告訴了許星遠。許星遠聽了,當即就不同意了。

    “那是你的房子,干嘛給我。我有手有腳,能賺得來,我不要!”許星遠坐在沙發上,將帽子摘掉扔到了桌子上。

    他知道王舜生給了他姐姐兩套房子,可那兩套房子是用什么換來的,對許星空意味著什么,他也心知肚明。許星空現在要把房子給他,就等于他在喝她的血。

    “算我賣給你的!痹S星空對許星遠說,“只是不收首付,也不用貸款利息,你每個月給我打一部分錢,行吧?”

    兩人多年姐弟,許星空算是最懂得許星遠的脾氣的。知道他不會要,所以一開始就想好了法子。

    許星遠還要說什么,許星空將臉色一擺,問道:“我的話你也不聽了?”

    看著許星空,許星遠眼眶一紅,坐在沙發上沒再說話。

    房子的事情商量好后,許星遠和周童童說了。周家一開始不同意,許星遠的眼疾倒是其次,主要是尋思著他們家窮,連套房子都沒有。而且他家就兩室一廳,還有個二婚嫁不出去的姐姐,到時候他們小兩口住哪里?

    既然房子的事情定好,兩家人也就見了面吃了頓飯。周家有兩個孩子,周童童有個大哥,已經成家立業了。周童童是小女兒,平時保護得挺好的。

    許星空對周家印象挺不錯的,雖然要房子才同意自己女兒和許星遠交往,也是為了他們的女兒著想,這是無可厚非的。

    兩家吃飯的時候,許星空說手續等國慶假期后就辦。周家人也沒有催,他們也認得許星空,知道她是王舜生的前妻,房子的事情肯定沒有唬他們。

    吃過飯,許星空一家人準備回家。星遠不喝酒,回去仍舊他開車。許星空坐在副駕駛上,和坐在后面的林美慧聊周家人。

    “挺樸實的,看童童也能看得出她家人不錯……”許星空正說著,她包里的shou ji突然響了。和林美慧說著話,許星空將shou ji拿了出來。在看到shou ji屏幕上顯示的人名時,許星空閑閑的眼神突然一緊。

    心跳驟快,許星空將diàn huà掐斷,重新放進了包里。

    “誰?”許星遠開著車往許星空的方向瞟了瞟。

    將車窗漸漸放下,涼風吹進來,許星空臉上的溫度降下去了些。

    “同事!痹S星空淡淡地回了一句,轉頭看向窗外時,只留了耳后一片紅暈。

    回到家后,許星空就回了自己房間。她將門關好,拿了shou ji出來,點開了剛才的diàn huà。

    今天十月六號,八號上班,原定七號是返程的日子,男人才打了diàn huà過來。

    許星空咬了咬唇,走到了書桌邊坐下,外面天色將黑,室內不算明亮也不算黑。

    她聽著外面許星遠和母親的說話聲,好像在討論事情。許星空將shou ji屏幕打開,撥了剛才她拒接的那個diàn huà。

    diàn huà很快接通,那邊傳來了男人低沉的聲音。

    “喂!

    放假這幾天,兩人都沒有通過diàn huà。再聽男人的聲音,許星空有種恍如隔世感,像是耳朵第一次聽到這個聲音,她甚至微微紅了臉。

    “喂!痹S星空沒了話。

    diàn huà那端有了些聲音,似乎是他從椅子上起來,男人聽了許星空的聲音后,沉沉的笑了笑,隨后問道。

    “幾點回來?我去車站接你!

    直接去車站接,說明了男人的迫不及待。許星空的回憶,也漸漸得打開了些,想起了兩人在一起時,男人的迫切而頻繁的需求。

    他是迫不及待了。

    “我……我有事情要辦,要請假,明天不回去!痹S星空聲音發顫,輕而柔。

    “哦?”熟悉的尾音上揚。

    許星空心下一緊。

    “我不太想準假!蹦腥饲榫w平平的說。

    許星空被他說得心里有些沒底,猶豫一下后,輕輕問了一句。

    “為什么呀?”

    南方的女人,平日說話都自帶了些嬌嗲,而聲音一放輕,這種感覺則會放大無數倍。

    讓人心癢難耐。

    diàn huà那邊男人似乎笑了笑。

    “為什么……你不知道么?”懷荊說。

    “我是正常請假,公司不發我工資的,而且我請假這幾天,全勤獎也會被扣掉!

    女人聲音一壓,顯得聲線更加柔軟了。她說得認真,懷荊卻聽得揚起了唇角。

    “那也不行!

    許星空:“……”

    他應該是管不到這么細致吧?io集團像她這種底層小員工的請假條,應該到不了總裁的手里。

    許星空心中惶惶,剛要說話,對方卻先說了一句。

    “除非……”

    似乎是有轉機的,許星空一聽,握緊shou ji問道:“除非什么?”

    男人沉沉一笑,懶懶地說:“除非你做頓飯給我吃!

    原本以為他會提什么過分的要求,聽了他的話,許星空的情緒倒是漸漸松了下來。她盯著窗臺上用透明器皿養著的綠蘿,答應了。

    “你想吃什么?”許星空問道。

    diàn huà那端是沙沙的響聲,像是他在翻閱文件。他并沒有馬上回答,似乎真的在想。許星空等待了一會兒,男人才給了回復。

    “想了半天,最想吃的好像還是你!

    許星空:“……”

    耳垂漸漸泛紅,許星空眼睛往格子窗外看著漸漸失色的晚霞,心中像是被撩撥了一下,身體也泛了層熱。

    她被當過“快餐”,也被當過“早餐”,她知道他吃自己是怎么吃的。

    “你人還沒回來,急什么?回來再聯系你!睉亚G調戲完,低沉的聲音里夾著笑意,說完后,就和許星空告別,然后掛掉了diàn huà。

    許星空將diàn huà掛斷,耳邊男人的聲音卻像是在回放,她垂眸看著shou ji,抿了抿唇。

    懷荊掛了diàn huà后,從辦公室椅子起身?諘缍碌馁即筠k公室內,已經開了燈。燈光透過落地窗的玻璃照射了出去,外面黑暗的天空,將落地窗的玻璃變成了一面天然的鏡子。

    懷荊站在落地窗前俯瞰著燃起燈火的夏城,車水馬龍如流星一般,近了些看,倒也有些星空的模樣。

    他唇角略微一揚,修長好看的手指勾住脖子上的領結,頭略微一歪,伸手一扯,領帶打開。骨節分明的手指微微發力,將領帶扯下扔到桌子上,懷荊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出了門。

    何遇和他約在了夏城郊外的一座中餐廳湘竹軒。

    像夏城這種發達城市,真正有錢的地方往往分散在郊區這種人跡罕至的地方。劃一片地,請設計師設計老式建筑,從大門進去,就是小橋流水,亭臺樓閣。走過長長的亭臺小橋,進入一個包間,里面的擺設也是中國古代的畫風。來這消費的大多非富即貴,也正是如此,餐廳的裝修極為考究。細看下來,也沒有任何違和感,倒真像是一腳踏入了穿越門,進入了古代一般。

    懷荊進了一間別廳,換了鞋后上了別廳的高臺,穿過走廊后,一轉彎,視線一片開闊。

    這是餐廳的vip包廂,立在高山之上,裝修雅致經典,十分有古代田園詩歌里寫的那種拋卻塵世的悠閑。

    何遇席地而坐,面前的長桌上已經擺放滿了菜肴,懷荊來晚了些。他大步流星地走了過去,何遇回頭,沖他一笑。

    兩人均被評為夏城四少,然而卻又大不相同。與懷荊的雅痞慵懶相比,何遇的氣質則是溫潤如玉,優雅內斂。

    “怎么才來?”何遇倒了杯茶給懷荊,在他坐下時,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氣彌散開來。

    金秋十月,桂花飄香的季節,這桂花茶也是十分應景。

    何遇和懷荊,都是中餐的愛好者,兩人經常一起找中餐廳約飯。

    “接了個diàn huà!睉亚G手肘撐在桌上,依然懶懶的,將筷子拿了起來。

    兩人作為好友,吃飯沒那么多講究,既然都來了,也就一起吃了起來。吃東西的時候,偶爾摻雜兩句閑聊。

    “姑媽最近怎么樣?”何遇問道。

    何遇口中的姑媽,正是懷荊的母親何清如。懷荊父親懷昌卓去世后,何清如就去了清九山上的卿平寺出了家。

    “中秋節剛去看了她,挺好的!睉亚G語氣淡淡,說:“眾多尼姑中,她是最潮的那一個!

    何清如雖然出家,但對于時尚潮品的喜愛沒有消減,平時各大奢侈品牌出了什么新品,懷荊都會給她買一份然后送過去。

    算起來,何清如也不算是出家,頂多算是清修。

    聽到這里,何遇也是笑了笑,抽了紙巾擦了擦嘴,他問道:“你們和tie集團合作的新系列,代言人確定了么?”

    “沒呢!睉亚G挑著魚刺,漸漸吃得有些興味索然,這魚是十分名貴的海魚,然而卻始終差了那么一些味道。

    “不過,懷陽平推薦了個女明星!

    手上的動作一頓,何遇抬眼看他,問道:“你用?”

    懷荊輕哼一聲,笑起來,說:“用啊,干嘛不用!

    何遇不知道懷荊在想什么。

    兩人雖然同為商人,但懷荊更具有開拓精神,所以他才能在十年的時間內將io這個小公司發展壯大成上市公司,并且在懷氏集團占據一片席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管家婆一波中特已公开 重庆幸运农场app计划 韩国快乐8什么时候停的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 服装搭配师资格证 神来棋牌新版本 四川快乐12中奖口诀 南粤风采36选7好彩1 私募资产配置基金 澳洲幸运8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