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無法自拔 > 70.第 70 章

70.第 70 章

    許星空被送去醫院, 疼得有些受不住。迷迷糊糊中, 懷荊抱著她做完了一系列檢查。等將她放到病床上后,她翻個身就睡了過去。

    柳謙修拿著檢查結果到病房的時候,懷荊正坐在病床前看著許星空。下午六點,斜陽染紅了晚霞,將男人側臉的輪廓照得更為立體。

    床上許星空還在安靜地睡著, 懷荊眸色低垂, 長卷的睫毛打了一層陰影在下眼瞼處, 清澈透亮的雙眸里帶著如水的溫柔。

    柳謙修與懷荊認識多年,從未在他臉上見過這樣的神情。

    他輕扣了一下門, 懷荊微微回頭,待看清是柳謙修后, 動作小心地起身, 走了過來。

    “檢查結果!绷t修將手上的牛皮紙文件袋遞了過去。

    柳謙修穿著白大褂, 身高與懷荊差不多,修長挺拔。懷荊長相精致凌厲,他比起懷荊要清淡些。像是磨礪去了棱角, 有種超凡脫俗的感覺。

    他有一雙十分好看的眼睛, 眸色黑亮, 一眼望不見底,看人時如在竹林中穿梭的涼風。

    懷荊是清冷, 如清泉。柳謙修是孤冷, 只看著他眉宇間, 就像看到了煙霧飄渺的高山。

    接過柳謙修手中的文件袋, 將結果拿出來輕看了一眼。懷荊本專業學醫,一眼就看得出結果是什么。

    眼中情緒變化起伏,最后歸于平靜。

    他測的結果是準確的。

    “要準備賀禮了!绷t修說。

    抬眸看了他一眼,懷荊把文件收進文件袋,淡淡地說:“別再給我送活物了!

    咪咪就是柳謙修送的。

    恍若未聞,柳謙修唇角微壓,看著好友,問:“什么心情?”

    微舔了舔下唇,懷荊對上柳謙修的視線,道:“你體會不到。就像你的心情我也體會不到!

    兩人追求不同,懷荊和許星空組建家庭,有愛情,有愛情的結晶,開心愉悅,充實幸福。柳謙修孤身一人,超然自在。

    但兩人偏安一隅,過得都是自己最想要的生活。

    說到這里,兩人對視一眼,皆是一笑。

    許星空在醫院睡了一晚,第二天醒過來時,昨晚難受的癥狀都沒有了。她剛睜開眼,坐在一邊的懷荊就起了身,俯身吻了吻她的額頭,男人唇角溫熱柔軟,吻完后,柔聲問道:“還疼么?”

    現在已經是上午九點,病房的窗簾大開,陽光將病房照得溫暖又清亮。許星空抬眼看著懷荊被陽光打亮的睫毛,還有被照透的淺褐色的眼睛,心里像是塞滿了棉花糖。

    “不疼了!痹S星空搖搖頭。她看到懷荊眼睛里帶著些疲勞,有些心疼,“你昨晚沒睡嗎?”

    他精神和體力向來好,許星空很少見他有累的時候。昨晚她做完檢查就睡了,他應該照顧擔心了她一夜。

    這樣一想,許星空覺得自己沒心沒肺的。

    “睡了一會兒!笔种冈谠S星空眼睛下面的臉頰上剮蹭了一下,懷荊眼中含了些笑意,“檢查沒問題,我也沒擔心!

    聽說自己沒問題,許星空也算松了口氣,她問道:“那今天要出院嗎?”

    懷荊看了一眼時間,說:“嗯,可以!

    醫院對病人真是有奇效,許星空本來昨晚難受得要死,結果在醫院什么藥都沒吃,只住了一晚上就好了。

    在許星空出院的時候,她碰到了來找懷荊的柳謙修。

    和何遇一樣,柳謙修是懷荊的好朋友,但何遇和懷荊兩人的交往主要是在生意上,而和柳謙修的交往更多是在生活上。

    懷荊和柳謙修是校友,他畢業回國進了io,柳謙修則在醫院做了一名外科醫生。懷荊回國后,偶爾會來醫院找柳謙修。

    許星空和懷荊剛認識的那會兒,鐘俞軍腦溢血被她送來醫院。當時許星空還意外他為什么來醫院,看來那次是來找柳謙修的。

    懷荊給兩人互相介紹了一下,許星空和柳謙修打了個招呼。

    打過招呼后,許星空和懷荊出院。在上車的時候,許星空心里還想著柳謙修。她將安全帶系好,對懷荊說:“柳先生看著有點像神仙!

    這是許星空對柳謙修最直觀的評價。

    柳謙修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繁忙的醫院里,人們為了生死忙忙碌碌。而他站在穿梭的人流之中,似乎看透了生死。

    一身白褂,不食人煙。

    “嗯!睉亚G沒有否認,他向許星空簡單地介紹了一下自己的這位好友,“他不但是個醫生,還是個道士!

    許星空:“……”

    許星空檢查結果沒什么問題,她自己也覺得身體沒有什么不舒服的?苫丶页赃^飯后,懷荊就讓她臥床休息。

    今天是周一,許星空本想出院后就回公司的。她上午要和顏嘉琳出現場,上周把材料都準備好了。

    但懷荊堅持不讓她去公司,許星空也就沒再反抗,待在家里休息了。

    不光她沒去上班,懷荊也沒去,但他仍然有工作。兩人剛回家,他就打電話讓leo送文件過來。leo一來,兩人就進書房忙去了。

    待在臥室有些無聊,許星空下樓去了客廳。今天陽光大好,咪咪正蹲在落地窗邊吹著海風曬著太陽。聽到樓梯上的腳步聲,咪咪回頭,湛藍色的眸子里閃著光,喵嗚了一聲。

    許星空一笑,走到咪咪身邊把它抱起來,揉著咪咪的毛發,坐在了陽臺上的躺椅上。只坐在躺椅上待了一會兒,許星空又覺得有些困。

    她覺得自己困得不太對勁,精神老是集中不起來,不一會兒,就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懷荊叫她起來時,她都不知道睡了多久。

    睜開眼,懷荊站在陽光下,身上覆蓋了一層柔光。

    許星空腦袋微微動了動,朝著他伸出雙臂,懷荊一笑,將她抱在了懷里。

    將臉窩在男人頸間,許星空雙臂摟住他的肩膀,雙腿攀在他的腰上,像小孩子一樣被懷荊抱著,安心又幸福。

    “我好困!痹S星空懶洋洋地說。

    手輕輕拍著許星空的背,懷荊在她耳邊輕笑一聲,咬了咬她的耳垂,說:“困了就睡一會兒!

    強撐了一下精神,許星空抱著懷荊,說:“不能睡了,一會兒該去接莞莞了!

    “你要睡我就在家陪你!睉亚G說,“她這么大年紀了,自己打車回來就行!

    “那不行的!痹S星空睜開眼睛,“說好要去接她的!

    最終,在許星空的堅持下,懷荊還是帶著許星空去了飛機場。

    等到出門后,視野開闊起來,許星空也有了些精神。她看著車窗外的藍天,和懷荊閑聊。

    “親人里,莞莞和你最親吧?”許星空問道。

    兄妹倆年齡差距大,懷荊父親去世,母親出家的時候,懷莞才五歲,她算是懷荊一手帶大的。

    懷荊看了許星空一眼,應了一聲后,問道:“怎么了?”

    “沒怎么!痹S星空笑了笑,說道:“感覺你應該挺有養孩子的經驗的!

    女人說話時,唇角夾著一絲笑意,明亮的眼睛望著前方,神色溫柔又嫻靜;蛟S是有了預感,許星空最近談起孩子時,眼睛里都是帶著希望的。

    “養孩子的經驗我不需要!睉亚G沉聲道:“我只要有養妻子的經驗就好了!

    許星空抬頭看了懷荊一眼,抿唇笑了笑,悄悄紅了臉。

    兩人到機場時,時間剛好。一到機場出站口,少女嬌俏的喊聲就傳了過來。

    “哥,嫂子!”

    兩人循著聲音看過去,一臉興奮的懷莞像花蝴蝶一樣飄了過來。

    之所以說是飄,是因為懷莞確實有飄的潛質。幾個月不見,她似乎又抽條了,穿著高腰短褲和一件黑色的印著搖滾圖案的背心,在出站口的人群中分外耀眼。

    她雙腿修長,身材纖細,扎了一個丸子頭,一張小臉俏麗明艷,帶著亮色的墨鏡,氣質出挑。

    雖然身高腿長,可畢竟還是個孩子,臉上的笑容稚嫩又天真。

    看到懷荊和許星空視線看過來,懷莞拉著行李箱,生龍活虎地跑了過來,不一會兒就跑到了許星空和懷荊的身邊。

    現在懷莞要比許星空高了,她往許星空身邊一杵,許星空都要抬頭看她了。

    “嫂子好~”懷莞像是和許星空很熟一樣抱住她胳膊,撒著嬌打了一聲招呼。

    聽得出她語氣里對自己的喜歡,許星空心里也很開心。但懷莞當面這么叫她,許星空還是有些害羞。

    臉一紅,她“嗯”了一聲后,說:“你好!

    懷莞是打心底里喜歡許星空的,這種喜歡從她想讓許星空做她的德語老師就開始了。許星空身上有一種特別吸引人的柔美,她從小缺乏母愛,有個哥哥還這么冷淡,許星空的出現,讓她感覺自己某塊缺失的親情拼圖被拼完整了。

    懷莞本來是要去大宅和梅老太住在一起的,但她剛回國,許星空還是想著讓她先住在他們家一段時間。畢竟在這世界上,他們兄妹倆一直是最親的。

    許星空的這個提議,懷莞是一百個同意的,抱著許星空高喊萬歲。一邊的懷荊,見許星空高興,就沒有反對。

    回到家后,許星空先帶著懷莞去客房將行李安排好了。在她們兩人在客房收拾的時候,懷荊去了書房。

    懷莞從小在國外生活,獨立能力比較強,許星空在里面幫了一會兒后就先出來了。出來時,剛好碰見懷荊從書房出來,手上拿了一個牛皮紙材質的文件袋。

    今天是工作日,因為她住院,上午懷荊就沒有去上班。下午接了懷莞,過會兒還要去卿平寺見何清如。他手下掌管著整個集團,又趕上年中,工作繁重,昨天因為照顧她還沒怎么休息……

    想到這,許星空眼底閃過一絲心疼。她看了一眼窗外,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等去了卿平寺再回來,估計就得八九點了。他要是八九點后再處理工作,那今天晚上又得忙到凌晨。

    “要不讓司機送我和莞莞去卿平寺吧!痹S星空抬眼和懷荊說道,“你去公司忙工作就行,有我陪著莞莞,你放心!

    書房門未關,房間內有陽光照在懷荊的背上。他看著許星空眼中的心疼和信誓旦旦,眉眼一柔,拿著文件在腿上輕拍了一下。

    他舔了舔下唇,垂眸看著許星空,說:“工作的事明天再說,今天我有急事要做!

    懷荊說去卿平寺有急事,然而到了卿平寺后,他卻什么都沒有做。那份文件從到了何清如的房間后,就被放在了一邊。

    待吃過晚飯,四個人在何清如的房間內閑聊。

    雖說是三個不同年代的女人,可許星空與何清如和懷莞卻是有聊不完的話題。何清如和懷莞一直說著曾經的事情,懷荊抬眼望著窗外,漫不經心地聽著,偶爾在許星空問她什么時,他才笑著說兩句。

    一家人聊著天的時候,窗外天色漸漸變黑,一輪月牙高懸,星空漫天。

    房間里漸漸只有月光,只能看得清模糊的黑影了。何清如打開了燈,燈光照亮了整個小屋。

    在她打開燈的時候,懷荊也站了起來。他伸手拿過一邊的文件袋,垂眸看著身邊正看著他的許星空,說道:“出去走走吧!

    許星空愣了一下,剛剛大家聊得正開心,不知道為什么懷荊突然要帶她出去走走。而且他們出去,留何清如和懷莞在房間里,有些不禮貌吧。

    她這樣想著,何清如倒是無所謂,她笑了笑道:“出去走走吧,卿平寺的星空挺美的!

    既然何清如也這樣說,許星空點點頭同意了,起身隨著懷荊出了門。

    何清如的房間在半山上,出門后,抬頭就能望到漫無邊際的星空。山野里的空氣清新,夜晚微微帶了些涼意。許星空抬眼看著星空,心曠神怡,笑著對站在身邊的懷荊道:“真的挺美的!

    夜涼如水,懷荊的臉隱入黑暗之中,但他皮膚白,很快許星空適應黑暗后,就看清楚了他的臉。

    他的五官真的是精致得無可挑剔,光是看著,許星空的心跳就漸漸加速了起來。

    懷荊神色中帶著些她從未見過的情緒,許星空還未問他,懷荊拉住她的手,邊往山下走邊沉聲說道:“在我心里,我牽著的這個星空才是最美的!

    懷荊的一句話,讓許星空猝不及防,她眼底漾上一層蜜,笑起來都是甜甜的。

    不知道懷荊要去哪兒,許星空跟著他,一路走到了姻緣樹下。

    夜晚的姻緣樹,與白天相比,添了一層神秘感。

    清風吹拂,樹枝亂動,姻緣牌輕輕地響著。

    姻緣樹的院子口,透了些寺院的燈光過來。燈光朦朧,剛好能看清姻緣牌上寫的字。

    許星空站在姻緣樹下,仰頭望著樹頂,一眼就看到了她和懷荊的名字。她伸手指著姻緣牌,問道:“姻緣牌能掛多少年?”

    將從許星空臉上的視線投放到姻緣牌上,懷荊抿了抿唇,說:“在你我的有生之年!

    一句話,就是一輩子的承諾。

    許星空回過頭,看了一眼懷荊。她眼底帶著笑,看著懷荊緊繃的神色,問道:“你怎么了?”

    懷荊似乎有事要和她說,從進卿平寺開始,許星空就察覺到他有些不對。

    在她說完后,男人側眸看了她一眼。淺褐色的眸色看不真切,只能看到他眼中帶著稀釋不了的深情。

    懷荊將手上的文件袋遞給了許星空,說:“聘禮!

    眼底閃過一絲訝異,許星空沒想到這文件袋里的東西竟然是給她的。她知道懷荊要給她的聘禮是什么,上次剛起草文件的時候,他就告訴她了。

    低頭看著男人手中的文件袋,許星空心里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她覺得滿當當的,但又覺得缺了一塊。

    “我不要!痹S星空抿了抿唇,看著懷荊,眼底有些抱歉,“我總感覺……”

    “你感覺我給了你聘禮你沒給我嫁妝像是占了我便宜?”懷荊問道。

    “?”話被搶斷,許星空的情緒也斷了一截,待聽明白懷荊的話時,許星空心里有些悶,點了點頭說:“嗯!

    垂眸看著許星空,懷荊將手上的文件袋遞到許星空手里,說:“你打開看看最后一頁!

    文件袋被塞到手里,許星空有些呆愣,她看了一眼懷荊,又看了一眼文件袋。最后,將文件袋的纏線打開,抽出了里面的文件。

    里面的文件有七八張,第一張就是上次她看到的股權轉讓書,上面懷荊已經簽了字?粗鴳亚G的名字,許星空心情有些沉,她直接翻到了最后一張。

    最后一張跟文件無關,是一張檢查單。單子開頭寫了她的名字,是她昨天晚上去醫院做檢查出來的結果。

    “這是……”許星空眨了眨眼,原本低沉的心臟,像是被注入了新的血液,開始熱烈地跳動了起來。

    懷荊說:“嫁妝!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凯撒大帝 赚钱 二人麻将游戏规则 四人麻将单机下载 _百家乐群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99pc蛋蛋 发行股票的条件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刮刮乐一本一本买必亏 贵州茅台股票k线图 心悦麻将吉林辽源